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六章 教训悍妇
    周末,司马钰儿打来了电话,她在粤记酒楼定了包间,请花晓芃姐弟和林思一起来吃饭,她还叫上了弟弟一家人,有种提前定亲的感觉。

    临出门前,花晓芃转头望着弟弟,“秀恩爱,你会吧?”

    花小锋微微一怔,一脸茫然的看着她,不知道是没理解她的意思,还是不会秀恩爱。

    花晓芃抓住他的手搁在了林思的腰间,简单明了、直接、粗暴。

    花小锋颤抖了下,想要收回来,被她死按着,没法动弹,“待会儿我们去酒楼的时候,你就得这样,你们要表现出热恋的感觉,千万不要瞎解释,说什么你们还是朋友,还没开始交往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狂汗,有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,“非得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非得这样。”花晓芃表情严肃,“思能不能扬眉吐气,就得看你的态度了。这个司马宏远比较势利,当初他就是认为马玉竹比思妈妈更有用,和马家联姻能够增加司马家的势力,所以就把她们母女无情的抛弃了。现在他之所以记起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女儿,想要跟她修复父女关系,就是因为他想要和我们家联姻,这样即便以后我的公公把陆氏交到谨言手里,司马家也不会失势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的脸上有了一丝愤怒之色,转头望着林思,“你不会打算原谅司马宏远,重新叫他爸爸吧?”

    林思抿了抿唇,“他再不好,也终归是我爸爸,我的命是他给的。再说了,马玉竹一直欺负我,虐待我。我翻身了,才能把这笔账讨回来,替我妈妈出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露出了一点怪异的笑容,“我明白了,全力配合你们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笑了,朝林思抛去一个鼓励的眼神。

    假戏真做,日久生情的概率还是挺大的,她和陆谨言就是这一种。

    去到粤记酒楼,司马钰儿和弟弟一家人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马玉竹是非常不想来的,但司马钰儿非要她过来,她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来了。

    花小锋牵着林思的手,亲密无比,俨然就是一对处在热恋中的情侣。

    林思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,犹如小鹿乱撞,虽然知道是演戏,但被花小锋这么牵着,依然让她心湖荡漾。

    花晓芃觉得弟弟就是本色出演,以前一直绷着,现在放开了。

    包厢内一片安静,大家都没有先开口说话,只能司马钰儿来暖场,“时间过得可真快,一转眼,我们家思就长成大姑娘了。我还记得她是早产,出生的时候瘦瘦的小小的,在保温箱里住了一个月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还挺担心这孩子不好养。”司马宏远笑了笑。

    花小锋搂住了林思的肩,“好养啊,我们家思最好养了,您看您没养她,她都长大了。”他用着开玩笑的语气,却嘲弄十足,像一记耳光,重重地打在司马宏远的老脸上,让他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花晓芃赶紧道:“你误会你未来的岳父大人了,他成天在外奔波,工作繁忙,家里的事都是由司马夫人操持的。这继母虐待继女的时候肯定都是背着丈夫的,怎么会当着丈夫的面呢。你未来的岳父啊,一看就是比较惧内的,他心里是很关心思的,只是家有悍妻,没有办法表达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实际上是在向司马钰儿做一种暗示,要想缓和关系,只能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马玉竹的身上。

    马玉竹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一拍桌子跳了起来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是说我虐待这个死丫头片子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没有吗?”花晓芃反问一句,“前几天在派对上,你还打了思一巴掌呢?你这么凶悍恶毒,怎么相夫教子?”

    提到这事,马玉竹就来气,她鼻子里的假体都差点被林思给打歪了,“她也打我了,把我的鼻子都打出血啦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她就得乖乖挨打,不能还手?”花晓芃的目光凛冽异常,犹如利刃一般。

    她越关心林思,越为她撑腰,就越让司马钰儿和司马宏远觉得,她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达到了非常亲密的程度。

    花小锋很配合姐姐演戏,手指覆上了林思的脸,一副心疼的模样,“打哪了?怎么不告诉我?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了。”林思摇摇头,心里一阵暖。

    “以后谁敢欺负你,就告诉我,我揍死她。”花小锋暴怒的瞪了马玉竹一眼,让马玉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,下意识的躲到了司马宏远的背后,“宏远,你看看这个死丫头,翅膀硬了,就想来找我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宏远是只狡猾的老狐狸,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站在马玉竹这头,得让她把这口黑锅背到底,“你但凡对思好一点,她能这样吗?思是我的亲生女儿,也就是你的女儿,你应该把她当成亲生的一样看待,怎么能背着我欺负她呢?”

    马玉竹的嘴角像被马蜂蛰了一下,歪到耳朵根子,一张老脸涨的通红,像猪肝一般,“她妈妈不好好教育他,让她像个野丫头,没大没小,我不过是尽义务管一管她,让她好好做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强烈的恨意从林思胸腔里散发出来,“你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人,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?因为你这个臭小三,我没有了爸爸,我妈妈为了养活我,每天要做两份工,就算她没有时间管我,我也比你教育出来的歪瓜裂枣们强。”

    马玉竹气急败坏,脸颊都在抽动,这个死丫头片子,当初就应该趁她还小的时候,一手掐死,这样她就没有机会来报复她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还没等她开口,就接过话来,“思,不能这样说自己的弟弟妹妹,长成歪瓜裂枣不是他们的错,只能说你后妈的基因太强大了。”

    马玉竹一口老血涌上心头,差点晕死过去,她想要动手,打不过,想要开骂,理亏。而且花晓芃一看就是伶牙俐齿,她根本说不过,只能把怒气憋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这饭不用吃了!”她猛地一拍桌子,拎起包就朝外走。

    司马钰儿姐弟也没有劝阻,她在这里,包厢里只能变成战场,没法好好修复感情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