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五章 骑在大魔王身上
    花晓芃的意志在一瞬间崩溃了。

    她坐了起来,拿起伞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湖边寒风凛冽,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,把大衣裹紧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湿透了,头发上的水像小溪一般,沿着面庞滑落。

    他的脸惨白得可怕,就像大理石一般,没有一丝的血色,连嘴唇也是白的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垂落在两旁,手背上血肉模糊,因为雨水的冲刷,已经红肿起来,十分的吓人,就像要废掉一般。

    她惊恐万分,大叫起来:“陆谨言,你疯了吗?你一晚上都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道惨烈的笑意在他脸上慢慢的浮现出来,他喘了口气,就像一只重伤的、濒死的野兽在苟延残喘,“不用管我,等雨停了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伸出手来,抚了一下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天,滚烫的可怕,把她的手都要烫疼了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每次被她惹火了,都会这样,自杀式自虐。

    “你要死了,我就开瓶香槟,庆祝我的自由。”她赌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低低的吐了一个字,一副自暴自弃,自生自灭的态度,像是在成全她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!”她晕了,他现在估计不仅是淋了冷雨感冒,还有伤口发炎,合并细菌感染,要不及时治疗,没准真会死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回去,我就在这里陪着你淋雨,我可是孕妇,要是感冒了,你的孩子就要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陆谨言就跳了起来,“笨女人,你赶紧给我滚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的腿有些麻了,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,才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好在他身强力壮,要是换成其他人这样自虐,早就晕过去,要叫救护车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子里,花晓芃就给医生打了电话,过来替他包扎伤口,又开了一些感冒药和消炎药。

    花晓芃已经连脾气都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真是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他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“反正,不管你怎么做,我……我都不会原谅你。”她一脸铁石心肠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我不会放手。”他说得斩钉截铁,毅然决然,没有一丝动摇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心里憋着一团怨气,不是那么容易就散掉的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我告诉你,我这个人心眼特别小,容不下一粒沙子。而你,总是放沙子来折磨我,让它们在里面不停的磨,不停的磨,把我的心都磨烂了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来,握住了她的手,“我一定把沙子全都挑出来,要再多放一粒,就把心挖出来赔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你不是把心都给我了吗?还拿什么赔?”

    他苦笑了声:“那就拿命赔,我当你的奴隶,一辈子给你当牛做马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在心里叹了口气,魔王就是魔王,即便屈尊降贵,骨子里霸道的占有欲也不会变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终究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要把她绑到身边,绑到死。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,就是代替花梦黎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缘,也是命,我都认了,你也得认。”他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说。

    小奶包睡醒之后,从楼上跑了下来,看到他双手包扎着纱布,吓了一大跳,“魔王爸爸,我睡了一觉起来,你怎么就变成伤病员了?”

    陆谨言扶额,“昨晚练拳击,不小心伤了手。”

    “魔王爸爸,你是不是又拿墙壁练拳击了,你应该买个沙袋,免得总是把手砸伤。”小奶包歪着头,带着几分忧伤的说。

    陆谨言微汗,赶紧转移话题,“饿了吧,去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瞅了瞅他,又瞅了瞅妈咪,“看起来你们应该和好了吧,看来我昨天的激将法还是有用的。”说完,小眉毛得意的一挑,朝餐厅走去。

    陆谨言风中凌乱,原来昨晚,小家伙是故意拿他和许若宸作比较的,真是个小人精。

    许若宸走了狗屎运,才生出这么好的儿子来。

    花晓芃一头雾水,“什么激将法?小钧对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陆谨言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促狭的微光,“他担心我们会离婚,怕弟弟妹妹还没出生就没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漫不经心,却撞击在了花晓芃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她终究是在乎孩子的,想要给他们一个安定幸福的家庭,而不是一出生,就面临父母的离婚官司,家庭破碎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,吃早餐去。”她抚了抚肚子,朝餐厅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也饿了。”陆谨言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她微微一震,停下了脚步,差点忘了这家伙还处在发烧和半残疾的状态,“我先把你的孩子喂饱了,再来喂你。”她撅撅嘴,走进了餐厅。

    陆谨言长吁了一口气,听这语气就知道,她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了。

    休养生息的这几天,他也没闲着,只把老婆哄住了还不行,还得哄的她开心才对。

    晚上,花晓芃从公司回来的时候,发现院子里搭建了一个台子,台上摆放了一个大幕布,像是要放映露天电影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在搞什么呀?”

    小奶包跑了过来,做了一个嘘的手势,“妈咪,魔王爸爸想要给你一个惊喜,你坐到椅子上,好戏马上就开场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高耸的肚子,满眼的困惑,还有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难不成大魔王要给她放露天电影,玩复古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幕布背后的灯亮了,一段欢快的音乐播放出来。

    幕布上出现了大树和青青草地。

    两匹“狼”手牵手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花晓芃惊讶的掩起了嘴,竟然是皮影戏!

    演得是灰太狼和红太狼!

    红太狼一手插腰,一手握着平底锅指着面前的灰太狼,怒气冲冲的说:“老公,你今天犯了很严重的错误,让我非常失望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老婆,我错了,我自罚跪键盘!”灰太狼搬起桌上的键盘,噗通跪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跪键盘就够了吗?跪键盘我就能原谅你了吗?”红太狼操起平底锅,在灰太狼头上砰砰砰一顿狂敲。

    灰太狼的头上顿时起了无数个大包,“老婆,以后我一定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,每天都勤奋抓羊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还不够,我要罚你把三从四德抄写一百遍。”红太狼又是一记平底锅,打得灰太狼两眼冒金光。

    台下,花晓芃捧着大肚子,哈哈大笑,心里的怨气总算消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虐妻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。

    小羊羔也有逆袭,骑在大魔王身上的时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