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三章 追妻失败
    她的话说到了许若宸的心坎里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没有回来,他们一家三口依然在美国幸福的生活着,她怎么可能被陆谨言抢走?

    一旦她重新回到他的身边,他立马带她远走高飞,让陆谨言一辈子都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谈不愉快的事了,你现在是孕妇,要保持心情舒畅,才会对孩子好。最近,我和小钧在玩一种很有趣的游戏,你要不要见识一下?”

    “什么游戏?”她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咪,你把眼睛闭上,跟我们到游戏室去。”小奶包神秘一笑,浓密的长睫毛忽闪着,像翩飞的蝴蝶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她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许若宸搂着她,一起进了游戏室,然后扶着她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小奶包跳上了台阶,“妈咪,我们开始准备了,你不要睁开眼睛哦,等我们说ok的时候,你再睁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不睁开。”花晓芃嘻嘻一笑,等着儿子的惊喜。

    许若宸和小奶包在台上准备道具,十分钟之后,小奶包叫道:“好了,妈咪,你可以睁开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睁开眼,看见小奶包已经换上了小魔术师的服装,原来是要表演魔术。

    小奶包拿出了一顶黑色的魔术帽子,“妈咪,你看好了,这顶帽子里什么都没有哦。”他把小手儿伸进了帽子里,向花晓芃证明帽子是空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将帽子盖在了面前的桌子上,转动一圈,翻了过来,再把小手儿放进去时,从里面抓出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“哇,好棒呀。”花晓芃使劲的拍手。

    小奶包把兔子交给站在旁边的许若宸,又把小手儿伸了进去,从里面拿出了一条丝巾。

    “妈咪,送给你的。”他跑到花晓芃面前,把丝巾递给她,“我表演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真好,我们家小钧变成魔术师了。”花晓芃无比宠爱的亲了下他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他咧嘴一笑,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,“是希洛克老师教我的,我还养了一只小兔子,叫淘淘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把兔子放进笼子里,走过来,抚了抚儿子的头,“上个月,他突然说想学魔术,我就给他请了一个老师,他很聪明,已经学会好几个魔术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笑了笑,“难怪最近隔三差五就跑到你这里来,原来是在偷偷学魔术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狡黠一笑,“我想给你一个惊喜,就让爸比先瞒着你。以后你不开心的时候,我就表演魔术给你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花晓芃把儿子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虽然他很小,但是很懂事,他是上帝恩赐给她的最美好的礼物。

    许若宸薄唇划开了一道迷人的笑意,“我也跟着学了几招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往空中一伸,一朵玫瑰花神奇般的出现在了指间,“鲜花献美人。”

    她接过花来,嫣然的微笑像一滴墨汁落在清水中,慢慢的晕染开来。

    大儿子之所以乐观、快乐,因为他有一个好父亲,让整个家里充满了和谐、欢笑和幸福。

    而肚子里的两个孩子,似乎没有如此的幸运,他们的父亲连第一见面都会玩消失,他能带来的只有悲哀和失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谨言去医院重新拷贝了光盘,整整一天,他都坐在电脑前看着超声影像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花晓芃一直到了晚上才从许若宸的别墅出来。

    进到车里,她才发现开车的人变了,不是凯罗,而是陆谨言。

    她原本笑意盈盈,看到他的刹那间,就仿佛一阵寒流席卷而过,把所有的笑容和好心情都冰凝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接我的妻子回家。”陆谨言把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,整个人都像浸泡在冰海里,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岳母家,而是去了湖滨别墅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矛盾,两个人单独解决比较好。

    花晓芃现在只想着一件事,就是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我们就不能分居一段时间吗,让我安心养胎,我真的很不想见到你。其实昨天你离开了,就不需要再回来了,最好从我的世界里永永远远的消失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嘴角抽动了下,“你可以没有我,但孩子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我就够了。”花晓芃说完,直接上了楼。

    小奶包长长的叹了口气,抬起手来,拉了拉陆谨言的衣角,“魔王爸爸,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,让你提前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陆谨言烦躁不已,直接坐到了楼梯上。

    “妈咪要跟你离婚了,她说等弟弟妹妹出生之后,就找最好的律师跟你打离婚官司。她还说离婚之后,就离开龙城,离开这个国家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说得一本正经,陆谨言俊美的五官刹那间拧绞成了一团,他果然被判了死刑,还没有上诉申辩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捧住了头,把脸埋在了膝盖里。

    小奶包像个大人一般,抚了抚他的头,“魔王爸爸,你又要把妈咪弄丢了。知道什么叫不战而胜吗?我爸比和你的战争就是这样,他还没发动攻击,跟你抢妈咪,你就自己先溃败了,真可怜。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上了楼。

    这话,字字扎心,把陆谨言戳得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他让花晓芃给他四个月的时间,此刻,他才意识到,他根本不会有四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和花晓芃的关系已经脆弱到连一根稻草都承受不住了,随时都会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去到楼上,房门被花晓芃锁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掏出钥匙开门。

    听到响动,花晓芃立刻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陆谨言走进来,没有躺到她身旁,而是从柜子里拿出被子和毯子,铺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样子,是要罚自己睡地铺。

    花晓芃偷偷拉开眼缝看了一眼,又闭上了,假装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房间沉寂的可怕,几乎可以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的声音划过黑暗低迷的传来,“还记得我们刚结婚的时候,你就是这样睡在我的旁边,睡着睡着,我就把你弄丢了。那段时间,我每天都睡在地板上,可是怎么都睡不着,没有酒精,没有安眠药,我就没有办法阖眼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