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二章 模范老公
    花小锋赶紧闪人,一看老姐就是余怒未消,不能被牵连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薄唇划开了一道迷人的笑弧,“老婆,饿了吧,马上就可以吃了。”

    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奋战,他终于征服了一锅卤汁。

    花晓芃尝了一口,味道竟然还不错,“我是饿了才吃的,不是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抚了抚她的头,“我知道,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,怎么能轻易被原谅呢,我还要继续劳动改造,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吧唧吧唧的吃了一块牛肉,奶声奶气的说:“魔王爸爸做得打卤面好好吃哦,小钧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笑了笑,“姐夫现在也是出得了厅堂,进得了厨房的模范老公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吃着面,没有再说话,她并没有感到多么的动容,因为那根刺还卡在她的心里,一天不拔除,一天不会舒服。

    吃完面,她站了起来,陆谨言扶住了她,“今天我不去公司,带你和小钧去梅苑玩一天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今天我不需要你。”花晓芃甩开了他的手,昨天她最需要他的时候,他跑掉了,今天陪着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她用力有些大,衣服磨破了陆谨言手臂上的水泡,一阵尖锐的刺痛传来,但他有些麻木,因为心在痛,这份痛楚足以掩盖所有生理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你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”她牵起了小奶包的手,“我要带小钧去找他爸比。阿宸跟小钧约好了,今天要带他去看水母,我本来不想去,但临时改变主意了,还是跟最爱我的两个男人在一起比较开心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一脸茫然的看着她,他什么时候跟爸比约过要看水母,他怎么不知道呀?

    陆谨言感觉一道闷雷击打在天灵盖上,这话摆明了就是故意在刺激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给我判死刑,连赎罪的机会都不给我了吗?”

    她冷冷的、愤愤的看着他,眼睛里批判的目光犹如利剑一般凛冽,“你知道吗?没有对比,就没有伤害。以前我怀小钧的时候,许若宸从来都不会错过孩子的产检,就算他在国外,就算有很重要的工作,他也会放下来,飞到大洋彼岸来陪我。而你,明明在我的身边,却连半个小时都等不了。陆谨言,你不是一个好丈夫,更不是一个好父亲,你连及格线都没有达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带着孩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陆谨言仿佛挨了一记闷棍,一阵剧烈的痉挛掠过了他的双肩。这话等于把他完全的否定了,把他打入了十八层地狱,让他无处翻身。

    他像是石化一般,僵硬的伫立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花小锋叹了口气,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,“姐夫,我不知道昨天,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,可以让你抛妻弃子。我想要告诉你的是,我姐这个人性子倔,她要得是‘当时’,不是‘事后’,一旦你做错了,无论怎么弥补,她的心里都会膈应。以后你做事之前,得好好衡量一下,尽量不要对她造成伤害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走了出去,独自在车里待了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他的胸膛里有无数把匕首在搅动、戳刺,搅得他鲜血淋漓,血肉模糊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每一次,他好不容易让他们的关系向前迈进了一步,都会该死的搞砸,退回到原点,甚至更糟糕。

    在花晓芃的心里,他肯定糟透了。

    她的语气,她的声音,她的眼神,她的神态,满满的都是对他的怨恨。

    恨他把她拴在身边,恨他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她想要的丈夫,想要一起生活的人是许若宸,不是他!

    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

    只是一念之差,他的婚姻就再次陷入了岌岌可危的境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晓芃坐在车里,眼睛一直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“要去许先生家吗?”凯罗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随便转转吧。”花晓芃摆摆手,她根本没打算去许若宸那里,只是在跟陆谨言赌气,才故意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小奶包撅起小嘴,“妈咪,为什么不去爸比家,我已经给爸比发了微信,说我们要去找他。他已经从公司出来了,在赶回家的路上呢。要是我们不去的话,爸比会很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狂汗。

    孩子就是孩子,随便一句话,就会当真。

    “既然爸比回去了,就去找爸比吧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总会把她和小钧放在第一位,而陆谨言,永远都让她垫底,在他的心里,总有比她和孩子更重要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其实归根结底,就是因为他不在乎她,不爱她,把她强行留在身边,只是为了满足生理需求,还有他爷爷的一张遗嘱。

    他们到别墅的时候,许若宸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,想爸比了?”他抱起儿子,亲了下他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“妈咪也想你了,昨天妈咪做产检,魔王爸爸把她扔在医院跑掉了,她特别生气,可能要跟魔王爸爸离婚了。”小奶包双臂环胸,叹了口气,一脸的愁苦。

    花晓芃风中凌乱,有种想撞豆腐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许皓钧,你能好好说话吗?”

    许若宸放下孩子,搂住了她的肩,“我是他爸比,在我面前,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。”

    进到房子里,他榨了一杯鲜果汁给她。

    “晓芃,陆谨言要是不能好好珍惜你,等生完孩子,我就给你请最好的律师,来打离婚官司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垂下了眸子,浓密的长睫毛在白皙的眼睑投下了一道凄迷的阴影,“就算能离婚,我也不可能得到两个孩子的抚养权,陆家不会同意孩子跟着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咨询过律师,只要能收集到对陆谨言不利的证据,比如出轨,证明他是过错方,孩子跟着他会对成长不利,还是有可能得到抚养权的。”许若宸深思熟虑的说。

    这话让花晓芃眼睛一亮,和陆谨言的婚姻早已千疮百孔,根本就不值得她留恋了,她在乎的只有孩子。

    只要能得到孩子的抚养权,她可以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“要是离了婚,我就离开龙城,离开这个国家,一辈子都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就再也不会见到陆谨言,再也不会受伤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