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一章 你是不是思春了
    “对不起,突发了一点状况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他设想了一百种情景,她会生气、愤怒、失望……但没有想过会像现在这般的沉默。

    而他最害怕的,就是她的沉默。

    花晓芃慢慢的转了过来,一瞬不瞬的看着他,许久之后,从牙缝里迸出了一句话,“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一个……朋友那边出了点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就被花晓芃打断了,“什么朋友?男的,还是女的?”

    陆谨言震动了下,动了唇,想要说什么,又被她截过话来,她不想听到他的谎言,还有借口,还不如直截了当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安安吧,你抛下我和孩子,就是因为那个女人出了一点状况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暗吸了口气,“跟安安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挑了下眉,冷不防的把手伸进了他的口袋里,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翻开通话记录,早上安安一共打来了三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的小情人催得真着急呀。”她冷冷一笑,充满了无比的讽刺。

    陆谨言的神经拧绞起来,看起来,他们之间又发生了误会。

    “是安安给我打得电话,但我不是去看安安。”

    她死死的、深深的、直直的瞪着他,脸上有一种心灰意冷的、绝望的神情,像是冰从眼睛一直结到了心底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第一次抛下我去找安安了,其实是安安也好,不是安安也罢,都让我看清楚了一件事,在你的心里,那个人比我和孩子都要重要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胸口如火烧一般的难受,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,“晓芃,这一次是我不对,我道歉,但真的和安安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只有万念俱灰的冰冷,她拿起了桌上的光盘,“你想要看一下孩子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愣了下,伸出手来,想要接过光盘,她猛然把手缩了回来,用力一掰,光盘“砰”的一声,断裂成了两半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重要,就不用看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心也像被劈成了两半,一种近乎恐惧的痉挛沿着四肢百骸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他害怕,他们的关系会重新降落到冰点,害怕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让他们原本就脆弱的婚姻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他弯下腰,把光盘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比你和孩子更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花晓芃愤恨的一甩手,一记耳光狠狠的落在了他的面颊上。

    “你真虚伪,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虚伪的男人。以前,你总说我爱说谎,其实你才是最擅长说谎的人,不仅会说谎,还会演戏。我这辈子最可悲的事,就是嫁给了你。和你在一起,除了痛苦,就只有悲哀,连一丝快乐都感觉不到。如果有一天,我的世界里没有了你,一定处处都是蓝天白天,春光灿烂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像被子弹击中一般,浑身不由自主的掠过了一阵颤栗。

    她的话像鞭炮一般在他耳旁猝响,让他头昏昏目涔涔。

    他的胸中像打翻了一盆烧熔的铁浆,烫得他每一个细胞、每一根神经都在尖锐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去看的人是男的,不是女的,也不是安安,如果是她的话,我不会去。至于电话,确实是安安打得,因为她恰好在旁边。”他说着,轻轻的叹了口气,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都想让你知道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不信,她已经认定了他的罪。

    他是个谎话连篇的骗子、是个腹黑虚伪的混蛋。

    他的话,她一个字都不该信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去,重新坐到了椅子上,望着窗外,不再理会他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动,只是默默的站在她的身后,默默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如果这个时候,自己走了,她会更生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龙城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安安坐在沙发上,慢慢的品尝着盘子里的车厘子。

    她猜,这会,花晓芃一定在和陆谨言吵架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再强大,只要找准了他的软肋,就能牢牢的掌控住他。

    她有这个本事,而花晓芃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花晓芃还没起来,小奶包就跑了过来,“妈咪,魔王爸爸在给你做好吃的打卤面呢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震惊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这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,要是会做打卤面,那母猪都会飞天了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你魔王爸爸可不会做打卤面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会做,都学了两个小时了,还没把卤汁做好呢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把ipad拿了出来,让她看自己偷拍的视频。

    里面陆谨言穿着母亲的围裙,十分的滑稽。

    他在权商场上所向披靡,在厨房里可是笨拙不已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一切菜就切到手指,以至于六个手指头都绑上了创口贴。

    学炒卤汁,不断被油烫到,胳膊上大小水泡起码有七八个了。

    “外婆让他别做了,可他说昨天惹你和弟弟妹妹生气了,要做打卤面给你们吃,当作赔罪。我真担心,魔王爸爸做好打卤面之后,就要进医院了。”小奶包啧啧嘴,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花晓芃关上了ipad,这个混蛋,明显是在上演苦情戏,以为这样她就会原谅他,做梦!

    她穿好了衣服,走下楼去。

    花小锋正站在门口,远程指挥,“姐夫,记得放油的时候,火一定要关小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拍了下他的头,“你这是看戏不嫌事大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这就错了。”花小锋拍了拍旁边桌子上的药箱,“我这是随时准备抢救伤病员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陆谨言转过头来,一脸黑乎乎的油烟,吓了她一大跳。

    天,这还是平时那个高高在上、藐视众生、完美无瑕、俊美无敌的龙城第一少吗?

    “修罗魔王,你没把脸烫着吧?”

    那张脸可是上帝精心创造的杰作、出神入化的艺术品,稍微有一点瑕疵,就是暴殄天物啊!

    花小锋嘿嘿一笑,满眼的戏谑之色,“姐,你应该关心的是下半身,不是上半身,姐夫海拔那么高,脸离锅远着呢,油溅不到那么高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“啪”的拍了下他的头,“花小锋,你这么皮,是不是思春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