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章 抛下老婆找情人
    “什么秘密?”陆谨言深邃的眸子在灯光里闪烁了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林思说她会挖出来的。”她倒了一杯牛奶,慢慢的喝了起来,脸上带着一丝狡狯之色。

    陆谨言揉了揉她的头,“你就这么相信她?”

    花晓芃靠到了沙发后背上,眼睛透过玻璃窗落到了窗外某个不知名的角落,“我是在想,小妈或许没有野心,只是想安安逸逸的做一个贤妻良母,但司马宏远肯定有,他会不停的在小妈耳边游说,把她说动。他们想要掌控陆氏,只需要一个条件,就是小妈有一个儿子。按照现在的医学条件,即便到了小妈这个年龄也是可以实现的,而且她很有可能提前冷冻了卵子。虽然你是长子,在豪门之中放弃长子,传位给幼子的情况数不胜数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“老婆,你最近宫斗剧看得太多了。财团和皇宫不一样,并不是由一个人说了算。而且爸爸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,如果小妈在他心里的地位高于陆氏的利益,他早就和妈离婚了,还用一直拖着吗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的,不过我们至少要弄清楚真相,看清楚一个人的本质,这样才好防备嘛。”花晓芃如有所思的说。

    陆谨言刮了下她的鼻子,“老婆,猜疑总归是猜疑,家庭和睦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她点点头,“母亲在外面也住了一段时间了,应该想办法让她跟父亲和好了。都相处了大半辈子了,终归还是有感情的,没有爱情也有亲情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微微颔首,这件事倒是应该试一试。

    喝完牛奶,花晓芃抚了抚高耸的小腹,“明天要做产检了,奶奶已经约好了王院长,八点钟过去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俯首,吻了下她的肚子,“这一次要做四维彩超吧?终于可以看看两个小家伙长什么样子了,像你,还是像我?”

    “女孩像我,男孩像你,这样比较好。”她嘻嘻一笑,脸上带着幸福的神采。

    第二天,花母也陪着女儿一起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刚到医院门口,陆谨言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是安安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谨言,我在龙庭山庄,你快点过来,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言剧烈的震动了下,几乎是下意识的瞅了花晓芃一眼,她正在看产检项目,老夫人让她先去验尿、验血……最后再做四维彩超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思都在产检上,没有注意到陆谨言的异常。

    在她去洗手间的时候,电话又响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妈,我有点急事,要先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花母微微一怔,“马上就要做四维彩超了,等晓芃做完,你再走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待会看光盘,等她出来,你帮我跟她说一声。”陆谨言看了下表,匆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,老夫人正在和王院长说着些什么,看到孙子离开,就随口问了句:“亲家母,谨言要去哪呀?”

    “他说有急事,先走了,不陪晓芃做b超了。”花母的脸上有了一些不满,她就不信陆谨言能有天大的事,连半个小时都等不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惊愕,正想拿出手机,给陆谨言打电话,被花晓芃阻止了,花母说话的时候,她刚好走过来,全都听到了,“奶奶,没关系的,可能是公司临时有什么事吧,等他回来看光盘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里或多或少都有几分失落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陆谨言这会能有什么事,比她和孩子更重要,让他片刻都不能等。

    老夫人岂能看不出来,安慰的搂住了她的肩,“我们先去做b超,等他回来,我严肃的批评他。”

    进到b超室,看到孩子健康而活泼,花晓芃的心情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小奶包跑了过来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弟弟妹妹了。

    花小锋把光盘放进了电脑里。

    他趴在桌子上,张着大眼睛,好奇的盯着屏幕,“弟弟妹妹长得好漂亮呀,跟我一样好看。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,也是这个样子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妈咪也给你刻了光盘,不过放在美国的家里,没有带回来。”花晓芃微微笑得说。

    花父留意到陆谨言没有回来,就问了句:“谨言呢,没跟你们一起回来吗?”

    花母摆摆手,“别提了,也不知道那孩子有什么紧急的事,接了一个电话就跑了,根本就没陪晓芃做b超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震惊,“不是吧,姐夫不像是这么离谱的人呀?”

    “可能真有什么急事吧?”花晓芃耸了耸肩,失落归失落,但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,她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女人。

    吃完午饭之后,她上楼去睡午觉。

    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是广告推销,没想到是一个神秘女人的声音,“陆夫人,听说早上,你的丈夫抛下在做产检的你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怔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女人没有回答,自顾自的说道:“你就不想知道他去了哪里吗?”

    一点犀利的寒光从花晓芃眼底闪过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安安今天有点不太舒服,不知道是感冒了,还是吃坏了肚子,所以你的丈夫抛下你,过去陪她了,现在应该还在她那里吧?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手指猛然收紧了,浑身碾过剧烈的痉挛,仿佛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是啊,她怎么没有想到呢,能有什么天大的公事能让他迫不及待的离开?

    只有女人,他在乎的女人!

    这并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推开门,房间没有灯,黑乎乎的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花晓芃不在,准备出去找她,转身的一瞬间,眼角的余光瞥见窗边一抹黑色的影子,又转了过来,打开了灯。

    花晓芃坐在窗前,望着外面漆黑的夜色,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,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看着太阳从慢慢滑落下来,没入地平线,看着夜色逐渐的深浓,犹如墨汁一般。

    陆谨言知道她会生气,其实从踏出医院的那一刻起,他就后悔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