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九章 他们藏着一个大秘密
    林思回来的时候,脸颊还带着淡淡的红色手指印。

    陆初瑕眼睛尖,一下子就瞅见了,“表姐,你的脸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自己不小心撞了一下。”林思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瞅了一眼,分明就是手指印,怎么可能是被撞得,刚才她去洗手间的时候,司马夫人也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你继母打的吧?”

    陆初瑕一听,就跳了起来,“太过分了,我去找舅妈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林思耸了耸肩,“我也打她了,我学过柔道,她现在根本就打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朝她竖起大拇指,“表姐,你做得对,对待坏人,就该以恶制恶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让服务生拿来了冰块给她敷脸。

    如果是个惺惺作态的女孩,这个时候肯定会装出楚楚可怜的模样,来博取她们的同情,让她们替她出气,但林思没有,说明她是个直率的人。

    这时,司马钰儿走到了花晓芃这边,“这几天,你和谨言不在,小瑕每天一回家就喊着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再过一段时间,宝宝出生了,她和小钧每天都会有事做。”花晓芃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陆初瑕把小手儿放到了她的肚子上,“真希望我可爱的小侄子和小侄女可以快点出生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摆摆手,“瞎说,快点出生,岂不是早产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,我就再等等吧。”陆初瑕吐吐舌头。

    花晓芃给司马钰儿倒了杯果汁,“小妈,我都不知道思是你的侄女,以后她要和小锋结了婚,我们就是亲上加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真是那样,就是一件大喜事。”司马钰儿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喝了一口果汁,用着极为温和的语气说道:“小妈,我记得四年前,刚到陆家的时候,只有您对我最好了,在我心里,早就把您当成亲婆婆一样看待了。您对谨言也好,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,他对您也比亲生母亲还要亲近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下,把语气一转,“您的弟妹可就完全不一样了,把思当成眼中钉、肉中刺,百般虐待她。”说完,她把思的脸轻轻一转,面向司马钰儿,“您看看,您的亲侄女,被她打得小脸都红肿了。她做人这么恶毒,您应该好好的教育一下她,劝她行善积德,不然会有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林思的心里泛动起一丝涟漪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成长的经历告诉她,这个世界上恶人成堆,好人却不多。

    但花晓芃真的是一个好人,善良的好人。

    对她好的人,她会记住,欺负她的人,她也会记住。

    司马钰儿噎了一下,马玉竹的伤明显比林思要严重很多,但林思埋头不语,她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况且,她要想要笼络林思,缓和姑侄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弟妹那个人性子确实不太好,我已经教训过她很多次了,以后她不敢再找思的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小妈是最明事理了。”花晓芃咧嘴一笑,握住了思的手,“以后谁要敢欺负你,就告诉我和你姑姑,我们一定会为你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思点点头。

    司马钰儿和蔼一笑,“思,以后有空,跟小锋到家里来吃饭,都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思低低的应了声,并没有表现出排斥的表情,反而十分的乖巧。

    这让司马钰儿很满意,她要得就是一个听话的侄女。

    派对结束之后,花晓芃把思送回家。

    思的眼睛一直望着窗外,许久之后,她转过头来,突然冒出一句,“我爸和我姑姑藏了一个很大的秘密,这个秘密跟陆家有关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,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吓了她一大跳,“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思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,但是我会挖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一瞬不瞬的看着她,淡淡一笑,“既然你不知道,又怎么确定他们有秘密呢?”

    思抿了下唇,“晓芃姐,我不是想挑拨你和我姑姑的关系,我只是想要提醒你,我姑姑不像你看到的那么善良无害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握住了她的手,“思,这件事你不能再对任何人说,即便是小锋,这是为了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知道太多的人通常都死得快,会被灭口。

    林思微微颔首,“我知道,我只告诉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搂住了她的肩,“思,不要让过去的恩怨束缚了自己,你还年轻,还有很美好的未来在等着你,早点把我的傲娇弟弟攻下来,才是你的主要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林思抛来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她所要做的事,不仅是为了自己的过去,也是为了她和花小锋的未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进门之后,花晓芃才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陆谨言从小奶包的房间走了出来,他刚刚哄着孩子睡着。

    “派对好玩吗?”他随口问了句,扶着花晓芃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就是想让林思和她的继母见个面。”花晓芃耸了耸肩,似笑非笑的说。

    “让她知道林思现在被你罩着?”陆谨言接过她的话来。

    她呵呵一笑,“我在想什么,都逃不过你的火眼金睛,我这个人天生就爱跟恶势力做斗争,像马玉竹那样的恶毒继母,就是欠教训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浓眉微挑,“小妈也在?

    “在呀。”她点点头,“小妈现在肯定不会维护马玉竹的,她应该想要修复好和林思的姑侄关系。林思要是和小锋结婚,成了我的弟妹,我跟她就是亲上加亲,关系会更加亲密。这对她和司马家都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看着她,目光含蓄而耐人寻味,“你是希望和小妈亲上加亲,还是不希望呢?”

    她摊了摊手,“这当然是好事了,你难道以为思真的会向着司马家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里闪过了一道犀利之色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美丽的红唇凑到了他的耳边,“我要让思变成一双眼睛,替我们盯着司马宏远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哑然失笑,“你这么看重司马宏远?”

    花晓芃把手臂搁在了他的肩头,“今天,思告诉我一件事,司马宏远和小妈藏了一个大秘密,而这个秘密和陆家有关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