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八章 呼呼两个大嘴巴子
    司马媛媛跺了跺脚,“妈,她把我们的风头都抢走了,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夫人搂住了她的肩,“不过就是只烂麻雀披上一件华丽的外衣,怎么可能把你们的风头抢走呢?你们才是全场最耀眼的。”

    林思也看到了她们,但并不打算过去打招呼,和花晓芃一起坐到了沙发上,

    司马媛媛实在忍不住了,就走了过来,“林思,你来这里干什么,这种场合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来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“你能来,她为什么不能来?”

    “她能跟我比吗?她给我提鞋都不配。”司马媛媛鼓起两个腮帮子。

    “你垫起脚尖都没有她高,想要比什么呢?”花晓芃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司马媛媛一张胖乎乎的脸涨得通红,“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妹子,跟我一起来的,谁敢对她无礼,我就让谁吃不了兜着走。”花晓芃说得慢条斯理,语气却十分的冷冽。

    凯罗带着两个保镖挡在了司马媛媛面前,“请你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司马媛媛肺都要气炸了,“林思,你给我等着。”说完,去搬救兵。

    林思望着她的背影,一点阴鸷之色从眼底悄然闪过。

    最后进场的人是司马钰儿和陆初瑕。

    司马媛媛一见到她们,就跑了过来,“姑姑,你可来了,你知不知道今天谁来了,林思那个瘟神,她仗着有人撑腰就欺负我,还骂我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“表姐,你就别演戏了,向来就只有你们一家人欺负思表姐,她怎么会欺负你们?就算欺负了,也是你们活该,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的目光穿过人群,落在了花晓芃的身上,顿时有了几分明了,“行了,你能来,思怎么就不能来呢,她是你的姐姐,不要太任性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媛媛瘪起嘴,“她才不是我姐姐呢。”

    有其母必有其女,她从来都没有把林思当成姐姐看待,在她眼里,她就是个只会讨钱的乞丐。

    陆初瑕松开了母亲的手,朝前走去,“妈,我去找嫂子和表姐,不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跟舅妈打个招呼。”司马钰儿在后面叫道。

    陆初瑕假装没听到。

    她最不喜欢的人就是舅妈,心肠恶毒的坏女人。

    花晓芃看到司马钰儿了,因为身子不方便,就没有站起来,让凯罗过去替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陆初瑕坐到了她的身旁,眼睛望着林思,“表姐,你今天好漂亮呀,小锋哥哥有没有看到,他是不是被你迷住了?”

    林思撩了撩耳边的秀发,一点不自信的凄迷之色从悄然闪过,“小锋哥身边很多漂亮的女孩,我应该是最普通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,在龙城,未满十八岁的女孩子里面,我最漂亮。年满十八岁的女孩子里面我嫂子最漂亮,其次就是你了。”陆初瑕嘻嘻一笑,夸奖别人的同时,还不忘把自己夸赞一般。

    花晓芃搂住了她的肩,“再过几年,我们家小瑕就是龙城第一美人了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得意的摇晃着脑袋,“不知道大姐会不会因为被我替代,气到要追杀我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发现了,陆锦珊没有来,估计是没有像样的礼服,没法出席了。

    林思起身去了洗手间,没想到在那里遇上了司马夫人。

    刚才女儿受了委屈,司马夫人心里正憋着一把火,见到她,不由分说,一巴掌就扇了过去,“该死的小贱蹄子,你还想踩到我的头上去吗?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,只要林思去家里要生活费,她都会又打又骂,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习惯,打她完全就是顺手的事。

    但她忘了,林思已经长大了,不再是从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了。

    她还学了柔道,是柔道黑带。

    一道凶猛的怒火从她眼底闪过,她啪啪两巴掌回了过去,打得司马夫人鼻子冒血,两眼冒金光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还会任你欺负吗?我就是要踩到你的头上去。你的丈夫是陆家的小舅子,我未来的丈夫也是陆家的小舅子,还是正牌的!我踩到你的头上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?”她的声音很低,恰出她口,入她耳,但语气极为凛冽,让司马夫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打我,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?”

    她扬起手来,想要狠狠的教训林思,被她一把拽住手腕。

    她用力的一拧,把司马夫人的手拧到了背后,痛得她嗷嗷大叫。

    “老泼皮,你不是我的对手,以后你再敢动我一根手指头,我就卸掉你两只手臂。”

    司马夫人快要气晕了,她教训不了她,就让司马宏远来教训,想骑在她的头上拉屎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林思一松手,她就灰溜溜的逃走了。

    林思满心的痛快,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,这是给敌人致命一击之后产生的快感。

    欠下的债终究是要还的,马玉竹、司马宏远……所有伤害过她和母亲的人,她都不会放过!

    司马夫人逃回来的时候,鼻子上的血迹还没有擦干净,司马钰儿见了,赶紧问道:“你怎么了,流鼻血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被打了,林思那个贱蹄子,竟然敢打我。”司马夫人气急败坏的说,“我必须让宏远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贱蹄子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司马钰儿打断了,“是你先动手的吧,她早就不是那个可以任你打骂的小女孩了,你就不能忍忍吗?”

    “看到她那副狐妖妹子模样,我就来气,当初就应该打死她,不该留她活到现在。”司马夫人朝地上啐了一口,恼怒的说。

    司马钰儿让服务生拿来一块干冰递给她,“不管怎么说,思都是我们司马家的人,她和花小锋在一起是亲上加亲,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我会让宏远跟她修复父女关系。你要不能忍,就出国去散心,暂时不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夫人剧烈的震动了下,满腔怒火就像被一个木塞子塞住,连一丝气都冒不出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