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六章 你会收到我们的结婚喜帖
    慕容黛西冷冷一笑,“这样就好,我就是担心有些人吃着碗里,看着锅里,巴不得全世界的男人都围着自己转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露出一点嘲弄之色,“能让全世界的男人围着自己转,也是一种本事,总比像哈趴狗一样倒贴要强得多。”

    慕容黛西仿佛被扇了一记无形的耳光,脸上火辣辣的,羞恼无比,“我跟阿宸很早就认识了,比你要早得多,我们重新走到一起是破镜重圆,不是我倒贴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在心里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许若宸的初恋情人是伊然,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难道是伊然去世之后,许若宸找得一个感情慰藉?

    “慕容小姐,我已经说过,你和许若宸的事跟我没有关系,你说话这么酸溜溜的,像打翻了醋坛子一样,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呢,还是对许若宸没有信心?”

    慕容黛西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花晓芃的话一针见血,戳中了她的死穴。

    她曾经是许若宸的最爱,但毕竟是曾经,是过去式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才是他的现在。

    他的一颗心完完全全都在她的身上,连她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也不在乎,就像被下了蛊,着了魔一般。

    但她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她要争夺的是他的未来。

    花晓芃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,她有。

    当初她之所以被替代,是因为许若宸以为她死了。如果花晓芃也死了,也消失了,许若宸一样会忘记她。

    “相信很快,你就会收到我和阿宸的结婚请柬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眸色微微加深了。

    林思的遭遇让她更加认定,一个继母对孩子造成的影响会有多么的大。

    一个恶毒的继母夹在中间,不但会对孩子的生命造成威胁,还会破坏父子之间的和谐关系。

    许若宸这么优秀,这么完美,她的妻子应该是温柔、善良、直爽型的,而面前的女人满脸写着三个大字:不善良!

    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处在这种女人的阴影和威胁之下。

    安安一直坐在旁边,沉默未语,这个话题跟她没关系,她不想惹火上身。

    不过她确认了一点,慕容黛西是自己的同盟,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慕容黛西不会允许她这样的沉默,她得跟自己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安安,你要像陆夫人一样多喝果汁,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竭力保持着平静,不动声色,陆谨言很肯定的告诉过她,安安没有怀孕,也不可能怀孕。

    慕容黛西这么说,无非是想刺激她,转移矛盾。

    安安故意抬起手,抚了抚依然平坦的小腹,就像是在回应慕容黛西的话。

    但嘴上却是另一套说辞,“瞎说什么呢。”简单的几个字,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,像是把一个谜题丢给花晓芃,让她自己去猜。

    花晓芃并不想猜,站了起来,“我一会儿还要回公司,就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会给她们联合起来攻击自己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她走出去之后,慕容黛西眼里划过一道极为阴鸷的寒光,“如果没有了她,我们都能得到自己的幸福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安安在心里疯狂的赞同,这话说到了她的心坎上,但是有些事只能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“她走到哪里都有好几个保镖暗中跟着,陆谨言把她当宝贝一样捧着,她是不可能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黛西没有说话,她相信,事在人为,只要能报仇,能把许若宸夺回来,她会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花晓芃回去之后,一直在想着安安怀孕这件事。

    要么陆谨言撒谎,要么安安撒谎。

    如果是安安撒谎的话,她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难道就是为了气她,刺激她,让她和陆谨言吵架?

    当门被推开时,她知道是陆谨言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去sunny了,没想到慕容黛西约得人真的是安安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会去。”陆谨言勾了下嘴角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花晓芃怎么看,都觉得有股讽刺她的意味,“那两人都视我为情敌,万一狼狈为奸,联合起来对付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“谁敢动你,我灭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安安你也舍得灭?”她挑眉,眼睛里闪着研判的冷光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和孩子,其他都是浮云。”陆谨言毫不犹豫的,斩钉截铁的说。安安这个话题总能成为不愉快的开始,能避免就避免。

    花晓芃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,“安安是个什么人?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,你自己心里最清楚。总之不是你骗了我,就是安安骗了你。既然你答应,在孩子出生之后,把一切都告诉我,我也暂时不去纠结了。万一你真的骗了我,大不了我们一拍两散,彼此从各自的世界里销声匿迹。我这个人是绝对不会委曲求全的。装死逃走,我都做过了,再没有其他事,是我不能做或者不敢做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吁了口气,“笨女人,就算对我没有信心,也要对自己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下肩,她没有信心,无论是对自己和他都一样。

    他不爱她,对她更多的是生理需求,所以才会有所顾及,不愿对她坦诚。

    她有自知之明,清楚自己的分量,所以不敢要求太多,也不会要求太多。

    只要他还能保持最基本的忠贞,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是想说,安安的事情可以暂时放在一旁,但慕容黛西这个女人,要好好的查一查。万一她是个恶毒的坏女人,万一她真的跟许若宸结婚了,会对小钧极为不利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“她真的在跟许若宸交往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许若宸的身边终究会有一个女人。虽然作为一个外人,我没有权利干涉他的婚恋自由,但是为了小钧,我豁出去了,我不能让小钧有一个心肠歹毒的继母。林思的遭遇就是前车之鉴。小钧长大之后还是要回许家的,要是那个女人视他为眼中钉,肉中刺,处处想把他除掉,那他就会时刻处在危险之中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焦虑感,她是护犊心切,陆谨言看出来了,从之前小钧的言语中,他也隐约看得出来,他和慕容黛西相处的并不愉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