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三章 下半身一见钟情
    “我跟她说这是我的私事。”林思说得轻描淡写,顿了下,把语气一转,“俗话说,画虎画皮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,有这么一类人,特别的虚伪,特别擅长掩饰内心的阴暗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觉得她话中有话,像是在暗示她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但她未动声色,淡淡一笑,“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。有那么一批人,跟你相处的时候,心里衡量的是你的价值。你对他有用,他就拿你当至亲,甚至是各种跪舔,你要对他没用,他恨不得一脚把你踢到地平线外去。”

    林思乌黑的眸子在阳光里闪烁了下,“难不成姑姑以为我和小锋哥交往,能给她带来什么用处?”

    花晓芃没想到这丫头如此直接,一下子就把问题给点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她应该是希望亲上加亲,这样我和她的婆媳关系就会变得更加融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亲婆婆,陆姐夫的妈妈会不会不高兴?”林思极为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这话简直是一针见血,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或许小妈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过林思能不能让她称心如意,这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有的人是一把双刃剑,用的不好,反倒会伤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周三晚上有一个名媛派对,你跟我一块去吧。如果小妈看到我们这对未来的姑嫂,相处得如此亲密和睦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林思犹豫了下,她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派对,担心自己会出丑,而且她也没有像样的衣服。

    花晓芃看出了她的心思,拍了拍她的手,“你不用准备什么,到时候我会带人来替你化妆打扮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和花小锋带着孩子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小奶包玩得满头大汗,花晓芃赶紧让保姆带着他进帐篷换衣服。

    林思榨了果汁端给大家喝。

    “小锋哥,这是你最喜欢的蓝莓汁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花小锋温和一笑,看到她秀发上挂了一片落叶,就顺手替她摘了下来。当他的指尖碰触到她光滑的肌肤时,她的脸就红了,就像涂了胭脂一般。

    小奶包看着,嘻嘻一笑,“未来舅妈,你的脸红了,是不是害羞了?你以前是不是没有交过男朋友,所以我舅舅碰你,你就会脸红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林思的脸就更红了,像一个熟透了的华盛顿苹果。

    她没有交过男朋友,从来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妈妈不太希望我在上学的时候交男朋友,而且我也担心自己遇人不淑,碰到像我爸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父亲的薄情寡义对她而言终究是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    小奶包歪起小脑袋,一本正经的说:“你放心,我舅舅跟我爸比一样,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,他要跟你结婚了,一定不会找小三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外了,小人精认定安安是他的情人,所以在他的心里,他是一个有污点的男人。

    在他郁闷间,小奶包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我的魔王爸爸其实也不错,他是知错能改型。四年前他因为找小三把我妈咪气走,跟我爸比结了婚,然后就有了我。他很后悔,主动跟妈咪承认错误,妈咪很大度的原谅了他,他们就复婚了,然后妈咪的肚子里就有了小弟弟和小妹妹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风中凌乱,吐血三升,头顶一排黑乌鸦呱呱飞过,脚下一群草泥马呼啸奔驰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跟你妈妈分开,不是因为有小三,我们只是发生了一些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才怪。”小奶包撅撅嘴,“小姑都告诉我了,那个时候破坏你们关系的小三不是安安,而是我名义上的姨妈花梦黎。你把她接到家里来住,天天欺负妈咪,还在她的肚子里放了一个宝宝……”

    花晓芃赶紧塞了一瓣橘子到他的小嘴里,再这么说下去,某人估计要跳脚抓狂,父子关系彻底破裂。

    陆谨言俊美无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黑线,小人精的话,他竟然该死的无力辩驳,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他把头转向了罪魁祸首,“陆初瑕,你就是这样坑哥的?”

    陆初瑕连忙抬头望天,装傻,“我是谁,我在做什么?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花小锋埋头喝果汁,也假装什么都没听到,什么都没看到,这个时候置身事外比较好。

    城门失火,会殃及池鱼的。

    小奶包拍了拍陆谨言的肩,“魔王爸爸,你要记住,你是有黑历史、有前科的人,千万不能再重蹈覆辙了,赶紧跟坏小三安安分开,一刀两断,不要再惹妈咪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妥妥的补刀。

    陆谨言有了一种撞树的冲动,他的一世英名全都毁于一旦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别听大嘴巴小姑胡说,她那个时候也是个小不点,根本不知道我和你妈咪分开的真正原因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抚了抚他的头,像一个大人在教训孩子,“魔王爸爸,男子汉大丈夫要敢作敢当,做错事不要紧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觉得小人精是要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,让他无处翻身,一生黑。

    花晓芃觉得自己不能再看戏了,得缓和父子关系才行。

    “小钧,大人的事是很复杂的,不能单看表面现象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把手搭在了陆谨言的肩头,“我跟你魔王爸爸不是自由恋爱,是指腹为婚,而且我还是代替花梦黎嫁给他的。你的魔王爸爸是纯情霸总,以前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。新婚那天我们第一次见面,他就对我一见钟情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陆谨言的咳嗽声打断了,他受惊过度,被狠狠的呛到了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,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浴缸里,她一丝不挂,处于濒死状态。

    要说一见钟情,肯定不是他的上半身,而是下半身。

    花晓芃拍了拍他的肩,“老公,都老夫老妻了,不用这么羞涩。我们得把事实跟大家说清楚,免得大家都误会你,节操不保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大手罩上她的头,微微用力的揉了揉,“老婆,继续。”

    他尽量忍住,看看她还要怎么编。

    花晓芃在心里偷笑,有一种小小的报复的快感。

    大魔王从前总是欺负她,难得有一次秋后算账的机会,怎么能够放过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