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章 人渣中的碎渣渣
    林思原本叫司马思,父母离婚之后改随母姓。

    所以她口中的极品渣男父亲,就是司马钰儿的弟弟司马宏远。而拆散她父母婚姻的姑姑就是司马钰儿。

    天啊,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吧?

    她靠到大班椅上,思索了半晌。

    林思肯定知道她和司马钰儿的关系,是不想说呢,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?

    在她沉思间,阿琪的声音从一旁传来,“林思的母亲是小学教师,我打听到当初离婚之前,司马宏远转移了所有的财产,所以她等同于净身出户,母女俩至今都是租房子住,生活并不富裕。林思和父亲还有继母的关系也非常差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从昨天林思的言语和神态中就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司马宏远真的是人渣中的碎渣渣,坏的没有底线。

    而小妈,明明善良,宽容而和善,怎么也会如此的无情呢?

    想起司马小昭想当龙城第一少这件事,她的眼底闪过了一道极为犀利的寒光。

    看来司马家藏了不少秘密啊。

    从公司出来,她去了陆宅,这个时候陆初瑕应该放学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一进门,陆初瑕就从楼上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回来了,我最可爱的小侄子呢?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?”

    “他还在外公外婆那里。”她牵起了陆初瑕的手,“陪我去花园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陆初瑕嫣然一笑,跟着她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漫步在竹林小道上,她拿出手机来,“我和小钧拍了好多照片,你要不要看一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初瑕点点头,接过手机。

    这些照片都是昨天拍的,有小钧、花小锋,还有林思。

    陆初瑕很快就认出了林思,“咦,这不是我表姐吗?她怎么跟你们在一块啊?”

    花晓芃故意露出极为惊讶的表情,“你说的是思吗?她是你的表姐?哪个表姐呀?”

    “是我舅舅跟我的前舅妈生的女儿。”陆初瑕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张大眼睛,掩起了嘴,“不会吧,这么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我表姐,我不会认错的,虽然她跟着我前舅妈一起生活,我们不会经常见面,但她是所有表姐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人。”陆初瑕一副确定及肯定的表情。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挑眉,“为什么印象最深刻?”

    陆初瑕压低了声音,“因为她特别可怜,特别悲惨,我舅妈可坏了,就是一个十足的恶毒后妈,经常欺负她,虐待她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露出了一副打抱不平的愤怒表情。

    花晓芃知道,陆初瑕虽小,但三观很正,善恶分明,嫉恶如仇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一脸好奇心爆棚的神色,“给我讲讲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舅舅家的财政大权都被我舅妈管着,舅舅那么多的钱花都花不完,每个月却只给表姐1000块钱的抚养费。舅妈连一分钱都不准舅舅多给,龙城的物价多高呀,1000块钱连吃饭都不够呢,她简直就是周扒皮,葛朗台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顿了顿,咽了下口水,像是想要咽下对舅妈的鄙视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是最可恶的地方,最可恶的是,她连一口饭都不给表姐吃。我听他们家佣人说,每次表姐去拿生活费的时候,她都让表姐站在旁边看着他们吃饭,还经常骂她,打她。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信呢,以为佣人是在瞎说。有一次我去舅舅家吃饭的时候,就亲眼看到了。表姐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,我坐在旁边都能听到她肚子在叫,可是舅妈就是不准她上桌子吃饭。当时我可生气了,我拉着表姐的手,想带她出去外面吃饭,可是她说她拿了钱就走。我就干脆把舅妈手里的碗给砸了,舅妈被吓着了,就赶紧把钱拿出来给她,打发她走了。她嘴里还骂骂咧咧的,说表姐是个瘟神,连路边的乞丐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双臂环胸,两个腮帮子鼓得圆圆的,“那个时候我七岁,表姐十五岁。从那天之后她再也没有过去拿生活费,自己偷偷的在外面打零工赚钱。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在舅舅家吃饭,我再也不想跟那个讨厌的舅妈一起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叹了口气,这会儿她可以确定,林思没有撒谎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司马小昭,是不是有一半的原因,因为你的舅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初瑕点点头,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她心肠恶毒,把小表弟也教坏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她的头,“你舅妈这么恶毒,你妈都不说说她吗?”

    陆初瑕瘪瘪小嘴,“我妈妈说这是舅舅家的私事,她不好插手。不过我妈妈肯定会偷偷给钱表姐的,只是不会让舅舅他们知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觉得未必,要是小妈经常救济她们,林母就不需要出去做兼职,林思也不会偷偷在外面打零工了。

    当初林母和司马宏远离婚,小妈也在中间横插了一杠子。林母心里肯定会有怨恨,不会跟她怎么来往,林思知道这件事,跟她估计也不会太亲近。

    在她思索间,陆初瑕的声音从一旁传来:“嫂子,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是怎么认识我表姐的呢?”

    “哦,她是我弟弟的校友,经常来找我弟弟,所以我们就认识。”花晓芃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陆初瑕嘿嘿一笑,露出一点狡黠之色,“她不会在跟小锋哥哥交往吧?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“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过两个人刚刚开始接触的时候,会很敏感,所以我们都要替他们保密,不能大肆宣传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做了一个拉链封唇的手势,“我知道,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。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又冒出了一句,“我妈妈好像知道,上次我听到她给舅舅打电话,说表姐交男朋友了,说得应该就是小峰哥哥吧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花晓芃柳眉微扬,一抹无法言喻的深沉之色,从脸上悄然掠过。

    “要是她真的在和我弟弟交往,你妈妈和舅舅会同意吗?”

    “小锋哥哥这么优秀,他们当然会同意了。”陆初瑕嘻嘻一笑,毫不犹豫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眸色微微加深了,就怕有人会借机在上面做文章。

    小妈有没有野心还未可知,但司马宏远绝对是有野心的,这种人不会放过任何可钻的空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