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九章 生米煮成熟饭
    她把电话挂了,没有接,在父亲家的人身上,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所谓的亲情。

    花母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,竖起大拇指夸赞道:“小林,你的刀工可真好,以前是不是在厨师学校学过。”

    林思微微一笑,“都是我自己琢磨的,我从六岁就开始做饭了,我妈妈要做兼职,放学之后,就会去培训班,没有时间做饭,所以我就承包了家里的厨房。其实我挺没志气的,每次去爸爸家,看到他家一桌子的好菜,我都特别馋,特别想吃,可是又吃不到。回家之后,我就告诉自己,就算我只有青菜萝卜豆腐,也要做出世间的美味来,不稀罕爸爸家的山珍海味。”

    花母叹了口气,“可怜的孩子,你以后一定能比你后妈生得那些孩子都强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切菜时候的林思特别的专注、特别的认真,仿佛所有的人和事都被屏蔽在了外面,眼睛里只有砧板上的食材。

    他不自觉的被她这样的神态吸引了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养尊处优的女人,人只有经历过风雪的洗礼,才能拥有一身的冰清傲骨,就像姐姐一样。

    当林思把做好的菜端上来时,小奶包“哇”了一声,眼睛瞪得老圆,“林阿姨,你做得菜好棒哦,又香又好看。”

    林思用豆腐做了一只小白兔,又把山药雕成了一只刺猬。

    花晓芃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豆腐,滑嫩鲜美,入口即化,好吃极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还真是不得了,厨艺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小奶包吃得津津有味,他好喜欢林阿姨做得菜,真好吃。

    “未来舅妈,你可以每天都来做饭给我……”他顿住了,乌黑的大眼珠子狡黠的转动了一下,“你可以每天都来做饭给我舅舅吃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在一旁扶额微汗。

    称呼都变了,变成未来舅妈了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叫有奶就是娘?

    花小锋夹了一块牛肉喂进他的小嘴巴里,“多吃饭,少说话。”

    但小奶包吧唧吧唧的咬了两下,用着模糊不清的声音说道:“舅舅,你是单身汉,外公外婆回家之后,就没有人来给你做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有食堂,我都是在医院吃得。”花小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,这张小嘴儿真是美食都堵不住。

    小奶包喝了一口汤,歪着脑袋看着他,“食堂的菜比未来舅妈做得菜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……林阿姨做得好吃了。”花小锋说得时候,顿了下,差点跟着小人精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小奶包狡狯一笑,“那就对了,你吃了未来舅妈做得饭,肯定吃不下医院食堂做的。你要吃不饱,就不能专注的给病人看病,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把目光转向了林思,“未来舅妈,我舅舅肯定害羞了,虽然他有很多女孩子追求,但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,你要主动一点才行。以后你可以像偶像剧里一样,做.爱心盒饭送去给舅舅吃,他一定会很开心。他一开心,就能把所有病人的病都治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思轻轻的抚了抚他的小脸蛋,“听你这一说,我的责任还挺重大的,我家离人民医院不远,以后你舅舅的伙食就包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夹了一些青菜给儿子,“宝贝,感情需要的是水到渠成,而不是外人的撮合。舅舅和林阿姨还需要很多的时间来彼此了解,如果他们觉得合适,就会在一起交往,如果不合适,也不能勉强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这话与其是在对小奶包说,还不如是在对花小锋和林思说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一起需要的是感情和感觉,而不是说觉得各方面合适就能凑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奶包自然是听不懂的,眨巴着大眼睛困惑的看着她,撇撇小嘴,“你们大人就是麻烦,难怪总爱吵架。”

    花父出来缓和气氛,“好了,吃饭,让小锋和小林慢慢的相处,都还年轻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之后,大家开始安静的吃饭了,把所有的心绪都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晚上,回房间之后,花晓芃给助理发了一个微信,让她去调查一下林思,至少她要知道她说得那些话,是真还是假。

    陆谨言坐到了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他没有把花晓芃接回陆宅,而是自己搬过来了。

    岳父和岳母过来玩,他和老婆理应多陪陪他们。

    “老婆,其实你也不用太在意,林思能不能成为你的弟妹,关键是看她和小锋有没有缘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目光落到了窗外,如有所思的说:“缘分是一回事,感情又是另一回事。虽然说是林思主动追求的小锋,但小锋也没有拒绝的意思,说明他对林思还是挺有好感的。所以我必须得弄清楚林思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女孩,如果真的好呢,我可以在后面添一把火,要是不好,就趁两人不深,赶紧掰开,免得变成孽缘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小舅子的事他没有办法多说,让他们姐弟自己去处理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别忘了,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安胎,其他的事再重要,也等生完孩子之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这家伙就巴不得她整天在家里待着,就像一头怀孕的母猪一样,吃了睡,睡了吃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才六个月,还有三个多月才生呢,三个月会发生很多事的。万一他们生米煮成熟饭,要拆就难了。棒打鸳鸯这种事,我是绝对做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刮了下她的鼻子,“你要对小锋有点信心。”

    她撇撇嘴,“男追女隔层山,女追男隔层纱。”

    “追他的又不只有林思。”陆谨言勾了下嘴角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。”她躺了下来,“我要睡了,两个小家伙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吻了下她的唇,“睡吧,保证不让他们吵到妈咪。”

    两天之后,阿琪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花总,这是林思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拿起资料,轻轻的瞟了一眼,就让她狠狠一惊,浑身辗过了剧烈的痉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