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八章 大着肚子逼宫
    “你姑姑?”花晓芃微微一怔,“她逼你爸爸和妈妈离婚?”

    “也不完全是,主要还是我后妈的原因,她和我爸爸是在一次饭局上认识的,后来就好上了。怀孕之后,她过来逼宫,让我爸妈离婚。她的家境很好,对我爸爸和姑姑都有帮助。所以,我姑姑也希望爸爸能和妈妈离婚,和后妈结婚。”林思垂下了眸子,浓密的长睫毛在白皙的眼脸投下了一道凄迷的阴影。

    花晓芃狂晕,这简直是她听到过的最滑稽可笑的事情,“你姑姑真是太奇葩了,不知道宁拆一座庙,不毁一桩婚吗?不过,这件事里责任最大的人应该是你爸,出轨渣男,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一点悲哀之色从林思脸上悄然划过,“我从小就跟妈妈一起生活,母女俩相依为命,除了拿生活费,我很少会去爸爸家。我后妈不喜欢我,每次都给我脸色看,就像我是个要饭的乞丐一样。每个月我都是放了学去拿生活费,她说我是故意来蹭饭的,就专门让我站到桌子边看着他们一家人吃饭,等他们吃完饭,用好了水果,才会把钱给我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下,脸上添了几分讥诮之色,“他们吃得真好呀,有大龙虾,有石斑鱼,还有日本的和牛……我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些东西。我爸爸在姑父手下做事,是公司的高层,每年的薪水有上百万呢,可是他每个月只给我一千块生活费,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。我妈妈是小学教师,工资并不是很高,为了攒钱供我念大学,下了课她就会去做兼职。每次去爸爸家回来,她都以为我会在那里吃饭,就不会回家做饭。我不敢告诉她,只能等她睡着之后,偷偷去厨房下面条吃,经常会饿到胃痛。我端着面条,就幻想着里面有大龙虾,有石斑鱼、有肥嫩嫩的和牛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说完,小奶包就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,“林阿姨,你真是太悲惨了,我就知道,后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凶残最可怕的生物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同情心也爆了棚,眼眶红红的,林思简直就是现代版的辛德瑞拉呀,童年竟然如此的凄惨。

    花母气得直拍桌子,“虎毒不食子,你爸爸竟然这么对你,真是禽兽不如。还有你后妈,如此恶毒的女人,要遭天打雷劈的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伸出手来,想要安慰一下林思,但手在她肩膀上方停了下来,犹犹豫豫的始终没有落下来。

    花晓芃瞅见了,抓住他的手,“啪”的一下,强行按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把花小锋吓了一大跳,尴尬的要命,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在心里偷笑,没想到弟弟还挺纯情的。

    林思的脸也红了,像飘上了两片云霞,“今天的晚饭让我来做吧,我会做很多菜的。”

    花母连忙摆摆手,“小林,你是客人,怎么能让你做呢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我想让小……”她把舌尖一转,“我想让小钧尝尝我做的菜,我会做大白兔、小刺猬……他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把小锋换成了小钧,她知道花小锋还没有接受她,不想表现的太露骨了,女孩子要矜持一点。

    小奶包张大了眼睛,一副好奇的神色,“林阿姨,你好厉害啊,我想要吃你做的大白兔和小刺猬。”

    林思莞尔一笑,“好呀,待会我就做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坐了一会,她就进了厨房,花母也跟了进去帮忙。

    陆谨言一直默默的坐在沙发一角,像个看客。

    林思在说话时,他一直在偷偷的观察着她。

    虽然她那番话不像是故意编造出来博同情的,但他总觉得她不是很简单,不像看起来那样的单纯。

    花晓芃吃了一块苹果,撑起笨重的身子准备站起来,他一个箭步上前,扶住了她,“慢点,老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高挺的肚子,“我要去院子里走动一下了,多活动,有助于顺产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搂着她,陪她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修罗魔王,你觉得思怎么样,做我的弟妹,行吗?”她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才见过两次面,不好做评价。”陆谨言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她浓密的长睫毛闪烁了两下,绽出一点狡狯的微光,“那就随便说说,算作我们夫妻俩的私房话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勾了下嘴角,慢条斯理的说:“首先,她跟你弟弟八字还没有一撇,你不用急于当成弟妹看待,其次,我总觉得她忽然谈起自己的家庭,有些怪异,一般人在心仪的对象面前会尽量隐藏自己不好的地方,她这么坦白,不怕凉了?”

    她嘿嘿一笑,“也许,她就是太单纯,太直率了,就像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很直率吗?”陆谨言轻轻的刮了下她的小鼻尖,换上一副调侃的语气,“当初你嫁给我的真实意图,你有坦白吗?明明很缺钱,却咬着牙自己硬抗着,宁愿被我误会,也不肯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的叹了口气,“这种寄人篱下,被人当成讨饭的乞丐一样鄙视的痛苦,你是永远体会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她之所以不说,是因为想要抬头挺胸,在陆家有尊严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笨丫头。”陆谨言把她拥进了怀里,“一个人的高低贵贱不是由出生决定的,而是品德和灵魂。你拥有最纯洁的灵魂,善良、坚韧、顽强,没有人可以比拟。”

    她咧嘴一笑,那笑容就像水面的涟漪,轻柔、缓慢而诗意的漾开、漾开……晕染了眼角眉梢。

    “我有这么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好,怎么能配得上我龙城第一少?”他浓眉微挑,像是被她感染似的,从喉咙里发出了低低沉沉的浅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厨房里,林思已经切好了胡萝卜丝。

    她的刀工很好,菜丝纤细而均匀,有种米其林三星级大厨的风范。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铃音从她口袋里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掏出手机,是姑姑打来的。

    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从她嘴角轻掠而过,无声又无息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她和花小锋在“交往”之后,姑姑的电话就比之前勤了,以前她不管有多贫穷困苦,她都是视而不见的,就和那个冷酷的男人一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