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七章 砍下小指头
    陆谨言低咳一声,坐了起来,穿好衣服,“我来的时候,你已经睡了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歪起脑袋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花晓芃,“你们俩和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本来就没吵架。”花晓芃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才怪!

    小奶包暗地里吐吐舌头,大人就是不诚实。

    “finn叔叔来了,还带了一个陌生的叔叔,他们在下面等妈咪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一怔,转过头来,困惑的望着身旁的男人,“他们应该是来找你的吧?”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“虽然现在还不能把肇事者交给你,但那个处事不当的家伙,可以先交给你发落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惊了下,赶紧收拾好自己,和他一起下了楼。

    大厅里,花小锋和花父花母都在。

    凯利单腿跪在客厅中央,让他们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看到陆谨言和花晓芃下来,花母赶紧道:“谨言,你快点让这孩子起来,有话我们坐着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“妈,先让他说完。”陆谨言低沉的回了句,扶着老婆坐到了沙发上,又让保姆带着孩子去外面院子里玩。

    凯利低垂着头,满脸的愧疚,“车祸之后,是我找王涛顶了包,打官司的律师也是我请的。我急于平息这件事,完全忽略了你们的感受,对不起!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获得你们的谅解,因为这场车祸,因为我,你们遭受的痛苦,无论我怎么做都无法弥补,但是我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赎罪。”

    花父叹了口气,“这事,你确实做得不厚道。可是都过去这么久了,再追究也没有什么意义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耸了耸肩,“你这人是挺可恨的,可你毕竟不是肇事者,只是替他擦屁.股的人,追究你的责任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凯利瞅了陆谨言一眼,“boss,你能带夫人到楼上去吗?我有些话想单独和花医生说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面无表情,扶起了身旁的女人,花晓芃不知道凯利要做什么,但还是上了楼。

    凯利朝花小锋深深鞠了一躬,“对不起,花医生,对不起,花伯父,花伯母。”

    他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来,只见寒光一闪,鲜血喷溅,他的小指头就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花母惊悸无比,掩嘴尖叫,“你这孩子,这是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花父连忙奔到柜子前,去拿药箱,“我们也没怪你,你何必自残呢。”

    “犯了错,就该赎罪。”凯利咬着牙关,忍着痛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肇事者,不需要这样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拿出止血纱布,给他止血包扎,又用塑料袋把他的断指装好,放上冰块储存,“finn哥,你马上送他去医院接手指头,时间长了,手指上的神经死亡,就可能接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finn点点头,带着凯利出了门。

    花晓芃下楼后,也很惊愕,没想到凯利会做出如此激烈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不会是你让他这么做的吧,太残忍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耸了耸肩,“这种事不用我说,他们自己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做他的下属,就要敢作敢当。

    花晓芃撇撇嘴,“这锅让他背,有些屈,他也是按照你的意思去办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叹了口气,“是我管理不善,这锅我背,行了吧,老婆大人?”

    花晓芃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,“反正你只要记住答应了我的事就行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铁臂一伸,搂住了她的腰肢,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怎么可能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花小锋望着两人,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,“姐夫,你是什么时候来的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陆谨言低咳了一声,讪讪一笑,“我……早上来的,你们还没起来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嘿嘿一笑,“看样子,你们已经和好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抬手,拍了拍陆谨言的肩,“他已经答应我了,等孩子出生之后,就把肇事者交给我来处理。所以看在孩子的份上,我就暂且原谅他了。”

    花父摆了摆手,“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,不要为了过去的事,影响家庭的和睦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刚才那样的事千万不要再发生了。”花母拍了拍胸脯,还余惊未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抚了抚花晓芃的头,满眼的宠溺,“没有什么比这个丫头更重要了,只要她能顺气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finn打来了电话,凯利的手指已经通过手术接上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也松了口气,让凯罗买了一些水果去看望凯利,她可不想让陆谨言的手下认为她不近人情,是个不善良的boss夫人。

    花家别墅来了客人,是林思。

    看起来,她和花小锋的关系比之前更进了一层,不然花小锋也不会把自己的新住处告诉她。

    花晓芃望着弟弟,调侃一笑,“花医生,你不会是和林妹妹确定恋爱关系了吧?”

    花小锋做了一个鬼脸,“姐,你别胡说,我们就是校友兼朋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呵呵一笑,“看不出来呀,你这家伙还挺难追的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摇晃着小脑袋,奶声奶气的说:“电视剧上不是说男追女隔层山,女追男隔层纱吗?林阿姨追舅舅应该很容易的嘛。”

    花母笑了笑,“你们就别开玩笑了,人家小林脸都红了。就算有关系,被你们调侃来调侃去的,没准就变成没关系了。没关系的呢,被你们说来说去,没准就有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林思撩了下耳边的秀发,支支吾吾的解释道:“我……我就来看望一下伯父伯母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递了一个蜜桔给她,“我这个人就喜欢跟小锋开玩笑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林思莞尔一笑,“我知道,看到你们一家人关系这么好,真让人羡慕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吃了一瓣桔子,随口问道:“你的家人关系不好吗?”

    林思耸了耸肩,“我很小的时候,我爸妈就离婚了,我跟着妈妈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花晓芃乌黑的眸子闪动了下,“你妈再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爸再婚了,跟我妈离婚才一个月,就娶了别人。”林思低低的说。

    小奶包双臂环胸,撇撇嘴,“我知道了,林阿姨,你爸妈肯定是因为坏小三才离婚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姑姑……”林思说着,赶紧刹住了舌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