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五章 男人都是野猪蹄子
    许若宸修长的手指抚上了她的面庞,俯首轻轻的吻了下她的额头,“只要还能在你身旁,默默的守护着你和孩子,对我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一股热浪冲进了她的眼睛里,“我不要你守着我,你应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握住了她的手,他的掌心温暖而有力,让她从里到外都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幸福,我又怎么会幸福呢?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爱上了陆谨言,每天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,不再需要我了,我……会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深深切切的悲愁,让她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垂下了眸子,一滴泪水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她不会再幸福了,她和陆谨言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陆谨言根本不会爱她,一辈子都不会。

    他们的卡达普尔花永远都不会盛开。

    和他在一起,她就好像踩在一团团的浮云上,脚不能着力,那样虚浮,那样轻飘,没有一点脚踏实地的感觉。

    前一刻或许还飘漾在紫色的云端,后一刻就跌入了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只是我的丈夫,我能做得就是和他相敬如宾,就像父亲和婆婆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许若宸的眼睛明亮了,心情振奋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还没有得到她的心,像他这种三心二意的男人,怎么可能得到她的心呢?

    “说好了,不想那个人,不想开心的事,我们看月亮,很快就要十五了吧,月亮都快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真美。”她扬起了头,秀美的面庞在月光下是那样的单纯、明朗、皎洁又稚气。一双乌黑的眼睛像黑夜里的寒星,明亮、洁净又深邃。

    他看得痴了,在他的眼里,她是这个世界上最迷人的风景,可以让头顶的星月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,对于陆谨言而言,又是无眠之夜。

    他把头靠在冰冷的玻璃窗上,凝视着天空中悬挂的月亮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月光是冰冷的,犹如霜雪一般,没有一丝的温度,照在身上,寒气刺骨。

    月缺月会圆,可是人的心若缺了,就再也没有办法填补了。

    他闭上了眼睛,一股热流冲进了眼眶里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掠过了一阵痉挛,抽搐的每根神经都在散发着剧烈的痛楚。

    他咬紧了牙关,度过了这阵痉挛,额头上沁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拿起身旁的烟,他颤颤抖抖的点燃了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,他的目光始终凝注在夜空中,烟雾在空气中袅袅绕绕,扑散在玻璃窗上,把窗子蒙上了一层白雾。

    他并不喜欢烟,也不喜欢身上沾染烟的味道,只是觉得太无聊了,空气那样的安静,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夜风从窗口吹了进来,吹凉了他发胀的头脑,吹冷了他的心,也吹灭了他的意志。

    这会,花晓芃在做什么呢?

    是不是还和许若宸在一块?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才一脚踏进了她的心里,可是另一只脚还没来得及进去,就被驱逐出境了。

    一点不甘之色从他脸上一闪而过,他熄灭了手中的烟蒂,起身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夜,逐渐的深沉了。

    许若宸回去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沐浴之后,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睡不着,孩子的小脚丫时而不时的踢着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他们是在找爸爸,每天晚上,陆谨言都会趴在她的肚皮上,给他们做家教。

    连接两天,都没有听到他的声音,他们想必很失望,开始闹腾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打开了电视,睡不着,只能看电视剧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她想把脑子放空,不去想陆谨言,但他就像幽灵一般,总在他的思绪里荡漾。

    “混蛋陆谨言,禽兽,王八蛋,是非不分,助纣为虐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骂,一边抓起枕头,朝电视机扔去,心里憋着的这团火,一直都没有发泄出来,快要把她烧毁了。

    阳台上,一阵夜风吹了过来,风里带着一个低沉的声音,“对不起,笨女人!

    她剧烈的震动了下,惊愕无比。

    这是陆谨言的声音,怎么会从她的阳台上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陆……陆谨言,是你吗?”

    门帘被拉开了,陆谨言高大的身躯伫立在阳台上。

    她狂晕,风中凌乱,“你个混蛋,到底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他走了进来,蹲在了床边,“现在还是人,你要再不回去,就要变成鬼了。”

    她抓起另一个枕头,朝他扔去,“你怎么会在我的阳台上?”她可是在二楼。

    “爬上来的。”他耸了耸肩,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值夜的保镖都是他的人,自然会打开院子的铁栅门放他进去。

    他没有从大厅走,担心惊扰到小舅子和岳父岳母,就从消防管道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花晓芃无语,眼前一排黑乌鸦呱呱飞过。

    不愧是修罗魔王,飞檐走壁,各种技能,样样强悍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从哪来回哪去,我不想再见到你了,和你在一起我不快乐,不开心,不幸福,我们最好的结局就是好聚好散!”

    她的每个字都像冲锋枪里的子弹,狠狠的击打在陆谨言的死穴上,受伤的、痛楚的神情从他的眼睛里流溢出来,满布在脸上,拧绞了他完美无暇的五官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是我不对,是我没有处理好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她低哼了一声,眼睛里闪着阴鸷的怒火,“你不需要道歉,道不同不相为谋,我们三观不和,勉强在一起对大家都是种折磨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脸色变得像纸一样惨白了,心脏不停的往下沉,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冰潭里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想要包庇他,只是需要一点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就被她生气的打断了,“你不要再用这种话来敷衍我了。你已经抛弃我了,从你决定助纣为虐,包庇那个混蛋开始,我们的婚姻就结束了。我的痛苦,我的仇恨,你根本就不在乎,你无情、冷血、自私、自以为是,你就是个大混蛋。离开你,我会活得更好,更开心、更幸福,四年前我已经做过一次这种事,不在乎再做一次,只要能离开你,哪怕是死我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她死死的,深深的,长长久久的瞪着他,眼睛里带着一种难以描绘的悲愤和绝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