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三章 以死谢罪
    finn摊了摊手,“我一定会转告boss的。夫人,夫妻之间没有解决不了的事,不要因为一个外人伤了感情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讥诮一笑,“这话你应该对陆谨言说。那场事故是我心里永远的噩梦,无论过去多久,即便到我死得那一刻,都不会忘记。因为那个肇事者,我弟弟在病床上昏迷了整整三年,为了维持他的生命,我们卖了房子,到处借债,住进潮湿的地下室,一家人整整三年都没有尝过肉腥的味道,我爸爸还因此患上了严重的风湿关节炎。”

    她哽咽了一下,“陆谨言作为我的丈夫,却为了一个外人,完全不顾我和家人的感情,包庇罪犯,助纣为虐,不仅非常让我失望,也让他的小舅子、丈母娘和老丈人非常的失望。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激动,声音也越拔越高,仇恨布满了她的面庞,充斥着她的胸膛。

    finn在心里叹了口气,他明白花晓芃的感受,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办法接受丈夫包庇自己的仇人。

    但他也明白boss的顾虑,夫人知道那个人是谁之后,会更加的误解,更加的崩溃,更加的抓狂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要相信,在boss心里,你和孩子是最重要的,没有人可以相比。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,你不要逼得太急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喝了一口果汁,眼底掠过了一道犀利之色,“肇事者不会是你吧?”

    finn狠狠的呛了下,低咳了好几声才匀过气来,“如果是我的话,这件事就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丝毫没有怀疑他的话,不是觉得陆谨言不会维护他,而是按照他的性格,不可能做出如此恶劣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是你,不过要是你的话,我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毕竟我们都这么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夫人的信任。”finn怪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陆谨言正在发火,有人被他暴揍了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当时处理车祸的凯利。

    四年前,他就被调派到了国外。

    陆谨言让他把那边的事务交接好,回来领罪,下午他一进办公室,就被陆谨言打断了鼻梁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跟我说得处理好了?找个人顶包就叫处理好了?一死一伤,受伤的人一直昏迷不醒,你不闻不问也叫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他一拳砸在玻璃茶几上,茶几玻璃“砰”一声,裂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凯利捂着淌血的鼻子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仿佛这一拳是打在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被撞得人变成了boss的小舅子,boss夫人要来翻案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错,是我处理不周,我去向夫人请罪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快要气疯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有一部分责任在自己。

    当时凯利说一切都处理妥当,他以为他会很好的善后,给予了受害者家属巨额的赔偿,同他们达成了和解,所以压根就没有过问。

    没想到根本就是一个烂摊子,还把他给搞臭了,害得他几乎要妻离子散。

    finn并没有帮凯利说话,因为他确实处理不当。

    一场车祸毁了两个家庭,如果当时他能积极的弥补伤害,而不是一味的替肇事者洗脱罪名,夫人一家不会如此的怨恨。

    而花小锋脑部受伤,只要去到国外接受良好的治疗,很快就会苏醒,不会昏迷三年,把整个家庭都拖垮了。

    “boss,明天,我带着凯利去向夫人请罪,这样应该会让她心里好过一点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沉默未语,他很清楚,这样只能治标,不能治本,花晓芃要得是肇事者,不是一只替罪羊。

    “你最该做得是替我找人,我就不信把整个地球翻过来,都找不到我要的人!”

    “这事,凯利在一年前从马克手中接了过来,他已经建立了庞大的人口信息网络,不如就让他继续做完,将功赎罪。”finn说道。

    陆谨言哼了一声,“我已经没有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凯利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:“给我四个月的时间,如果四个月我还是一无所获,就以死谢罪!”这是立下了生死状。

    陆谨言眯起眼,墨色的眸子微微透出,不露自威,“记住你说的话,滚!”

    凯利垂着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陆谨言的火气并没有因此而消除,花晓芃一天不回来,跟他和好,他的心情就好不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回到别墅的时候,发现许若宸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小许,太客气了,过来玩就好了,还买了这么多东西。”花母端了薄饼出来。

    “花妈妈,这是应该的,我怎么说也算是你们的半个儿子,理应孝顺你们。”许若宸笑着说。

    这话,花父花母默认了,毕竟他做过他们四年的女婿,还是外孙子的爸爸。

    小奶包爬到他腿上坐了下来,用小脸蛋蹭着他的脸,“爸比,你跟那个叫慕容黛西的阿姨有没有分手呀?”

    许若宸噎了下,“我跟她只是普通朋友而已,很久都没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笑了起来,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,“我就说嘛,你喜欢的人只有妈咪,不会喜欢其他阿姨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汗,揉了揉他的小脑袋,“宝贝,爸比要是挑到一个善良可爱的阿姨交往,你应该替他高兴才对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头摇得像拨浪鼓,“中国不是有句话,叫知人知面不知心,万一有个坏女人假装善良,欺骗了爸比,当了我的后妈,一定会想方设法虐待我,杀死我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风中凌乱,“这话是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在新闻上看得,一个八岁的小孩被后妈打死了,还有一个小孩被后妈打成了残疾。后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凶残的生物。一旦她们有了自己的小孩,就会把前妻的小孩视为累赘,不是虐待,就是杀死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双臂环胸,一本正经的说完,就把语气一转,“其实很多继父也很坏,不过我运气比较好,遇到魔王爸爸,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继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