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二章 今天又要孤枕难眠了
    陆谨言抚了抚他的头,“我要走了,在这里要听妈咪的话,过两天我来接你们。”说完,亲了下他的小脑袋,上了车。

    小奶包双臂环胸,像个小大人一般,长长的叹了口气,“可怜的魔王爸爸,今天又要孤枕难眠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蹂躏了下他的小脸蛋,“大人的事,小孩子少管,自己玩去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火很大,估计要燃好几天了。”小奶包吐吐舌头,蹬蹬蹬的跑进了屋。

    看到女儿和儿子进来,花父朝外面瞅了一眼,“谨言呢,他不是来了吗?怎么没跟你们一起进来?”

    “爸,我姐没准要和姐夫离婚了。”花小锋说道。

    花母正在厨房做饭,一听到这话,就急匆匆的跑了出来,“小锋,你刚才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花小锋把陆谨言包庇肇事者的事,告诉了他们,“真没想到,姐夫会这样,太让我和姐姐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大厅里有了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花父低低的说:“晓芃,离婚这件事还是要慎重,你很快就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,要对孩子们负责,他们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花母说道,“这件事谨言处理的确实不对,但他又不是肇事者,你也不能过多的责怪他。而且小锋多亏了他,才能完全康复。他把小锋接到龙城照顾,安排他念最好的中学,还给小锋请了家庭教师,小锋才能顺利考上医学院。所以,车祸的事,我们可以不追究了,主要看时家,毕竟时聪那孩子命没了。”

    花父摆了摆手,“时家那边,估计赔偿点钱,就过去了。时聪的父母已经不在了,奶奶又换上了老年痴呆症,他姑姑和姑父都是见钱眼开的人,连老人家的退休金都要挪去花。要是让他们知道顶包的事,肯定会狮子大开口的要钱,根本就不会想要为那孩子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是。”花母叹了口气,握住了女儿的手,“晓芃,我知道你是为了时聪,不想让肇事者逍遥法外。可这毕竟不是故意杀人罪,而是交通肇事罪,只要家属不告了,就能私了。你不是时聪的家属,你做不了主,如果他的家属同意私了,拿了钱不愿再追究,你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话像一盆冷水从花晓芃的头顶泼了下来,浇得她一阵透心的凉意,她并没有想到这一点,当初是因为他们家和时奶奶都不同意私了,才让王涛做了一年的牢。

    现在时奶奶患上了老年痴呆症,做不了主了,就算她吃了药,处在清醒的状态,她也不能再去刺激她。

    “时家不追究,我们家可以追究,我看看这一次,还有谁敢包庇肇事者。”

    “晓芃,你不能太执拗了,为了一个罪犯把自己的婚姻毁了。谨言不愿意把那个人交出去,想必有他的原因,万一是他的某个亲戚或者朋友呢。你要非得让对方坐牢的话,谨言也很难做啊。”花父劝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让那个人出来道歉赎罪,再给予时奶奶应有的补偿,毕竟她住养老院、看病吃药都是需要钱的。“花母深思熟虑的说。

    “时奶奶养老的事,你们不用担心,我和如琛哥都会照顾她老人家的。如琛哥给她请了最好的医生,就算老年痴呆症不能治愈,也能确保她的病情不会恶化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顿了下,把语气一转,“至于陆谨言,这是原则问题,我不能跟一个助纣为虐的男人在一起生活,只要他不交出肇事者,我们就不可能和好。现在如琛哥也在调查这件事,他的能力和人脉远远胜过我,就算陆谨言不说,也一样能把他挖出来,我要让他把牢底坐穿!”

    花父和花母对视了一眼,“晓芃,你这样就有点钻牛角尖了……”他还没说完,就被花晓芃打断了,“爸,你不用劝我了,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上了楼,她的心里窝着一团火,等她把那个王八蛋揪出来,一定把他泡进就桶里,做成酒糟肉,看他还敢不敢醉驾肇事!

    第二天,她把finn约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是陆谨言的首席助理,陆谨言的事,他一定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今天怎么有空约我出来喝下午茶?”finn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花晓芃喝了口果汁,低低的说:“我们都这么熟了,我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。我想知道,七年前,在江城开着陆谨言的布加迪跑车醉驾肇事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finn震动了下,一点无法言喻的深沉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这几天,boss每天都扛着火药包进办公室,连呼吸里都带着狂风暴雨的气息,昨天还在办公室待了一晚上,果然是跟夫人有关。

    除了她,不会再有人能影响到boss的情绪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是不是没有从boss口中问到答案,所以在跟boss怄气?”

    花晓芃搅动着杯中的果汁,慢慢悠悠的说:“陆谨言忽略了一件事,他以为不说,一直隐瞒着,我就查不出那个人来了,我既然能查出这么多线索,迟早都能把他挖出来,你说是不是?由他来告诉我,既不会伤到我们之间的感情,他也能把自己撇干净。要是由我挖出来,他就是包庇罪,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他的。”

    finn摸了摸下巴,“我了解夫人的心情,毕竟车祸的受害者是你的至亲,把那个混蛋千刀万剐都不为过,老实说boss也很想杀了他,替夫人报仇,可是,boss还要让他做一件事,如果事情成功了,才能把他交给夫人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幽幽的瞅着他,他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谎,陆谨言也说过,要等三个月之后,才能让肇事者认罪忏悔。

    可是她想不出,他有什么事,要让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去做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说得是不是真的,不过希望你能转告陆谨言,让那个肇事者主动来向我的家人认罪,没准我们能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,要是由我自己挖出来,他就死定了,一切都免谈。”

    这是以退为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