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一章 哄女人没有诚意啊
    花晓芃脸上拉下三道黑线,“以后他问你,都说我不在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拍了拍她的肩,自己的亲姐,自己最了解。

    在家人面前,她从来都藏不住情绪的,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姐,不管姐夫又做错什么事惹你生气了,你要记住自己是孕妇,经常生气,会对孩子不好的。拿出手机来,把这些帐一笔一笔的记下来,等生完孩子之后,我们一起教训他,连本带利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内心被汹涌的怒浪席卷着,在这一件事上,她是不会妥协的,这是原则问题。

    “小锋,有一件事我觉得应该让你知道,因为你是受害者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花小锋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王涛死了,车祸死的。”她低低的说。

    “王涛,就是那个醉酒肇事逃逸的王八蛋?”花小锋的眼睛里闪出了一道仇恨的火光,“太好了,报应终于来了,老天开眼了。要是时聪哥哥在天有灵知道这件事,肯定会很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秀美的面庞逐渐浮现出了一丝凄迷的冷笑,“老天没有开眼,他并不是真正的肇事者,他是替人顶包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花小锋惊跳,“真正的肇事者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查出来。”花晓芃摇了摇头,“我唯一知道的是,那个人是陆谨言认识的。陆谨言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件事,但他想要包庇肇事者,不肯把他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的拳头攥紧了,手指关节在空气中咯吱作响,“那个人跟姐夫是什么关系,姐夫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花晓芃垂下了眸子,浓密的长睫毛,在白皙的眼睑下投出了两道悲哀的阴影,“我也不知道,我根本就不了解陆谨言,或许我们的婚姻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错误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搂住了她的肩,“姐,其实从一开始,你就没打算回到姐夫身边,对吧?你跟许哥哥在一起更开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没有回答,在心里默认了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经历过了“生离死别”之后,陆谨言会对她比四年前要好一点,然而并没有,他的宠爱、他的温柔都是表面的。

    实质上,他一点都不信任她,从来没有把她当成过自己最贴心的人,连安安都比她重要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缺乏了夫妻最重要的情感要素:真挚、坦诚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没有退路了,破罐子破摔吧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可不是破罐子,就算你结了婚,生了孩子,也一样有大把的男人追求。许哥哥不是一直在默默的守候着你吗?你们之间有小钧,没准还能再续前缘呢。”花小锋安慰道。

    院子外面传来了汽车引擎的声音,看到陆谨言从车里出来,花晓芃立刻转身朝屋里走去,明显是在刻意回避他。

    陆谨言尽收眼底,心里被一股失意的浪潮席卷了。

    花小锋打开院子的侧门,走了出来,并没有请他进去的意思,而是挡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先回去吧,我姐现在不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看岳父岳母的。”陆谨言低沉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的好意我会转达给爸妈的。”花小锋带着几分冷淡的说,“我姐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了。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亲哥哥,没想到你根本就没把我们当成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沉重的叹了口气,“小锋,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低哼了一声:“不管是什么原因,你都不能包庇肇事的凶手。那场车祸,是我们家的噩梦,对我,对我们家,对时聪哥哥家,还有我姐造成的痛苦,简直无法形容。你包庇得了他一时,包庇不了他一世。我姐的性格,你应该很清楚,她从来不会向恶势力低头、妥协!如果你站在凶手那一边,就是跟我们家作对,跟我姐作对,你和我姐的婚姻一定会完蛋,你自己好好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每一个字都像子弹一般狠狠的击打在陆谨言的死穴上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是要包庇他,只是希望这件事能有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受害者,该怎么解决不应该由你来决定。”花小锋说道。

    陆谨言幽幽的瞅了他一眼,“你是受害者之一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花小锋的眼底闪过了一道仇恨的寒光,“你是希望我能原谅他,对吧?我可以,反正我现在挺好的,但是时聪哥哥一条命,你觉得该怎么赔偿?”

    “如果时家的人愿意的话,我可以尽一切可能来补偿他们。”陆谨言低低的说。

    花小锋呵呵冷笑了两声:“你可以用钱来打发时聪哥哥那些穷亲戚,让他们不去追究,但我姐那一关,你过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针见血,戳在了陆谨言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他最担心的就是花晓芃,他很清楚时聪在她心里的分量,一旦说出肇事者的名字,她的心里恐怕只会有四个字:血债血偿!

    但是那个人不能死,他必须要确保他安然无恙的活着。

    虽然隔了一个院子,但他们的对话,躲在门背后的花晓芃还是隐约的听到了。

    她愤愤的走了过来,脚步有些疾,完全忘了自己是孕妇,要注意身体。

    陆谨言担忧的走上前,想要扶住她,被她一把甩开了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要不准备交出那个王八蛋,就不要过来了。如果你想逼我回去的话,我就到奶奶和父亲那里说出实情,让他们来做主。我一点都不担心把这件事情闹大,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我就算拼了我们母子三条命,也要让这个凶手受到应有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脸上一块肌肉剧烈的抽搐了下,“晓芃,我不是要包庇他,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,我一定亲手替你毙了他。可是这个人对我还有用,只要不用抵命和坐牢,你的任何要求,我都会让他做到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暗地里吸了口气,“你不说没关系,我自己查,我一定能查到的。”

    要怎么做,得看对方到底是谁,和他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陆谨言喟然一叹,带着一种无所适从的苦闷,“等你们冷静一下再说吧,我过两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小奶包从房子里跑了出来,“魔王爸爸,你是来接妈咪的吗,怎么没带玫瑰花,哄女人要有诚意,不然妈咪怎么原谅你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