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章 人渣不配做我的丈夫
    她的目光炽烈如火,陆谨言感觉整个身体燃烧起来,几乎要被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,也请你体谅一下我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是要隐瞒到底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松了手,仿佛一瞬间,身体里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,连呼吸都变得困难,心跳都变得费力了。

    “在四年前,你就知道这件事了吧,所以你才会假心假意要帮小锋治病?找人顶包的事,也是你派人做的,对吧?你处心积虑,就是想要替凶手开脱罪行,让他一辈子逍遥法外!你真虚伪,真狡猾,你是非不分,黑白不明,助纣为虐,你就是那个杀人犯的帮凶!”

    嘶吼出这些话,几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,以至于全身都在颤抖,连声音也变得忽高忽低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你不要太激动了。”陆谨言想要搂住她,想要让她平静下来,但手刚碰到她的肩,就被她愤怒的甩开了,“别碰我,从现在开始,你不准再碰我,一个助纣为虐的人渣不配做我的丈夫!”

    “人渣”两个字犹如闷雷一般击打在陆谨言的天灵盖上,让他俊美的五官在沮丧中拧绞成了一团,“我确实知道那辆车发生过车祸,下面的人汇报的时候,说全都处理好了,我就没有过问。那天你要找车主,我叫来当时负责处理车祸的人来询问,才知道原来被撞的人是时聪和小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无心去辨别真假,她想要知道的只是一个名字,“你为什么要包庇肇事者?他是你的下属,还是跟你有特殊的关系?”

    在她看来,陆谨言不至于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下属,损毁自己的一世英名。

    这个人跟他的关系一定非比寻常,所以他才不惜跟她撕破脸皮来包庇他。

    陆谨言握住了她的手,她想要抽出来,但他微微加重了力道,不肯放松,“是不是我带他去时聪的墓前认罪忏悔,这件事就算了了?”

    她冷冷一笑,“之前我答应你,是因为我以为肇事者是你。现在情况不同了,我得看看他到底是谁,值不值得被原谅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抿了下唇,一点犀利之色从眼底闪过,“之前你说有人在调查这件事,是谁?”

    她低哼了一声:“我是不会告诉你的,鬼知道你会不会派人去阻止他调查真相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无语,有种看不见的、淡淡的忧伤,犹如浓雾一般对他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他和花晓芃之间似乎有了一道很深的鸿沟,而且不停在加深、扩大,想要把他们拉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我不是你想得这样,我只是担心有人借此事兴风作浪。”

    她嗤鼻一笑,无比的讥讽,“你认为的兴风作浪,在我看来,是维护正义。那个混蛋肇事逃逸,你包庇隐瞒,你们都是犯罪。你以为自己还能蛮多久吗?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只要我们去挖,就一定能把他挖出来。到时候,我要让他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一把甩开他的手,朝外面走去,既然他不肯说实话,她就自己去查。

    不查出真相,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陆谨言暴躁的一拳击打在书桌上,他用力很大,书桌“啪”的一声,炸裂出了一道巨大缝隙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,花晓芃没有回房,而是和小奶包睡在一起。

    第二天,陆谨言一离开,她就收拾好行李箱,带着孩子回了“娘家”。

    昨晚,她去找过老夫人了,说父母来了,想过去陪他们几天,老夫人不知道她和陆谨言吵架了,自然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进到车里。

    小奶包双臂环胸,叹了口气,“妈咪,你又跟魔王爸爸吵架了,你们才和好几天呀。三天两头就吵架,真让人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风中凌乱,“我们没有吵架,外公外婆来了,我当然要过去陪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撅起嘴,“不要以为小孩子很好骗,你昨天还睡在我的房间里呢。只有吵架的时候,你才会来我的房间睡,再严重一点,你就会离家出走,像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揉了揉他的脑袋,神色变得极为严肃,“我说没吵架,就没吵架,小孩子不要胡乱猜测大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吐吐舌头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看妈咪的样子,还在生气中,这次来势汹汹,很不一般呢。

    别墅里,花母给女儿炖好了老母鸡汤。

    花晓芃化悲愤为食欲,一连喝了三大碗。

    “妈,你炖的鸡汤最好喝了,陆家的厨子虽然好,但跟你比起来,还是感觉差了一些火头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嘿嘿一笑,“那是当然的,以前只要咱妈炖汤,整个院子都能闻到香味。花梦黎兄妹总跑过来蹭汤喝,还把鸡腿都吃掉,一点都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提到花梦黎,花母叹了口气,“梦黎那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选了那么一个糟老头子,比你大伯还大一岁呢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看中的是钱,不是人。”花小锋撇撇嘴。

    花母瞅了他一眼,一本正经的说:“小锋,你以后挑老婆一定得慎重,那些拜金的、性格不好的女孩子千万不能选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俊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调侃之色,“妈,你放心,我保证给你挑个贤良淑德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莞尔一笑,“妈,你是不知道,追他的女人都从地球排到月亮上了,我就怕他挑得眼花缭乱,不知道该挑哪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做了一个鬼脸,“没关系啊,反正我还年轻,可以慢慢挑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,不着急,反正我们有外孙了,不急着抱孙子了。”花父抱着小奶包,在旁边笑道。

    喝完汤之后,花晓芃独自去院子里散步,花小锋走了过来,“姐,你应该不会是跟姐夫吵架了,偷跑出来的吧?”他的声音很小,恰出他口,入她耳。

    花晓芃风中凌乱,“为啥我想过来陪爸妈就是跟陆谨言吵架了?”

    花小锋摊了摊手,“因为你有一吵架就离家出走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吐血,她不是离家出走,只是对某人眼不见为净,也顺便让自己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“花小锋,从陆家到这里要坐两个小时的车,我揣着两个大西瓜,跑来跑去不累吗?”

    花小锋在心里叹了口气,看她眉头皱得紧紧的,脾气如此的火爆,没吵架就怪了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追问,只是说道:“刚才喝汤的时候,姐夫发来了微信,问你在不在,估计他很快就过来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