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八章 揭露真相
    司马钰儿的眸色微微加深了,脸上依然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晓芃不是这样的人。大姐终究是谨言的亲生母亲,是她的婆婆,她们婆媳之间能够和好如初,和睦的相处,对陆家而言是一件喜事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瘪起嘴,“小妈,你可真是朵盛世白莲花。难怪这么多年你都被我妈踩着脚底下,迟迟不能翻身转正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笑着摇摇头,“对我而言,名分并不重要,只要能平静的过日子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阴鸷的寒光,“有花晓芃那个下等的贱胚在,陆家别指望能有平静的日子。等她坐稳了主母的位置,一定会把陆家弄得乌烟瘴气,鸡犬不宁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摆了摆手,“算了,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你和晓芃之间的恩怨,只有你们自己了解,我一个外人不好乱掺和。不过,晓芃现在毕竟是陆家的主母,她的孩子以后就是陆家的继承人,你跟她对着干,对你没好处呀,等一年过后,想重回陆家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咬了咬牙,“她肚子里的孽种,还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出生呢?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拍了拍她的肩,“那两个重孙子可是老夫人的心尖宠,老夫人每个星期都会给花晓芃把脉,一点问题都不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把语气一转,“除非有人想要害她,弄得她流产。你可不能做这样的事,毕竟那也是你的亲侄子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攥紧了拳头,手指关节在空气中咯吱作响,“只要我有了足够的钱,就什么都敢做。花晓芃的孽种,不配做我的侄子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叹了口气,“你这又是何苦呢?冤家易解不易结,退一步,海阔天空啊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,“我和她的仇不共戴天,不是她死,就是我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五,花父花母到龙城来了。

    花父请了公休假,两人专程过来看望儿子和女儿。

    花晓芃带着他们去了自己的别墅,花小锋下班之后,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看到你们两个都生活得很好,我跟你爸爸就放心了。”花母笑呵呵的说。

    “妈,我跟姐都商量好了,等爸退休之后,你们就搬到龙城来住,方便我们照顾。”花小锋说道。

    小奶包头点得像小鸡啄米,“外公,外婆,你们到龙城来,我就可以天天看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花母笑了笑,“我跟你们爸爸商量过了,等晓芃快要生的时候,我就过来照顾她,她生孩子,我们娘家人得在旁边才行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挠了挠头,“说得也是,婆家再好也比不上娘家,尤其是豪门里明争暗斗的,有时候我真怕姐应付不来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拍了下他的肩,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,“没事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你姐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还怕那些小算计吗?”

    花父喝了口茶,慢条斯理的说:“只要谨言对你好就行,其他的都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嘻嘻一笑,“姐夫现在是宠妻狂魔,对我姐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浓密的长睫毛眨了眨,摇头晃脑的说:“我觉得还是我爸比对妈咪最好,爸比从来不会惹妈咪生气,还把身边的坏小三赶走了,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妈咪的人。可是魔王爸爸老和坏小三搅和在一块,总是让妈咪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花母微微一震,把孩子搂了起来,她不知道孩子说得话是真是假,但她看得出来,他还是希望自己的亲生父母能够在一块。

    陆谨言对他再好,也不可能比得过许若宸。

    花父望着女儿,脸上有了一丝担忧之色,“晓芃,小钧说得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大人的事,小孩子哪里会懂呀。”花晓芃连忙掩饰,嘴角裂得大大的,让夸张的笑容掩盖所有的心虚,“男人太优秀,身边总会有些莺莺燕燕想要贴上去。不过,陆谨言是个很有自控能力的人,不会跟她们瞎搅和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姐夫就爱我姐,我姐不在的四年,他都没有找别的女人,现在就更不会了。”花小锋在旁边替她帮腔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花父放心了一些,但还是要叮嘱女儿当心,“晓芃,这年头,小三猖狂的很,什么不要脸的事都能做得出来,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花晓芃淡淡一笑,把心里的一抹苦涩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和陆谨言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信任。

    陆谨言不信任她,总是把自己藏得很深,让她没有办法去了解。她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,唯一的解释,就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她,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妻子看待。

    她给父母安排了车和司机,下午带着他们在龙城逛了逛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她正要回去,秦如琛打来了电话,他有车祸的线索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没有想到他的速度这么快,比自己想象中要快得多。

    当她去到他的别墅时,他正坐在沙发上,慵懒的品着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上一次见到他时,那种熟悉的、温文儒雅的气息完全不见了,只有邪魅、狂傲和放浪不羁。

    她的心头猛然一震。

    他又恢复原状了?

    “过来,妹子。”他招了招手,让花晓芃坐到身旁,“我查到了很重要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背脊绷了起来,背心沁出了冷汗,“什么线索?”

    秦如琛拿出一张照片来,“肇事车辆是布加迪限量定制版,这部车全球只有三辆,一辆在迪拜,一辆在纽约,还有一辆在龙城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跳加快了,几乎要跳到嗓子眼,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,才费力的发出声音来,“车主是……是谁?”

    秦如琛摇晃了下手中的酒杯,里面的液体鲜红的刺眼,犹如杀戮过后的血液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查不要紧,一查吓一跳。我觉得冥冥之中,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,在操控着一切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,脑袋里的齿轮在疯狂的转动,她在想待会秦如琛说出陆谨言的名字的时候,她要怎么样才能替他开脱?

    秦如琛幽幽的看着她,“妹子,我知道这是非常紧张的一刻,真相很快就要被揭露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