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七章 有奶就是娘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她思绪纷乱,强烈的不安,犹如阴影一般跟随着她,让她分分钟都不能安宁下来。

    她不想回家,让凯罗开着车在城里漫无目的的转悠,一直到了傍晚才回去。

    “妈咪。”小奶包迎了过来,亲了下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宝贝。”她把小奶包带到了房间里,悄悄的问道,“最近你还有看到时聪叔叔的鬼魂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鬼叔叔好久都没来找我玩了。”小奶包摇摇头,“他是不是回天堂去了呀?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的松了口气,抚了抚孩子的头,“叔叔回天堂了,他现在是上帝的大天使,有很多事情要做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以后还会不会来看我?”小奶包眨了眨眼,奶声奶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他会在天上看着我们的。”花晓芃亲了下他精致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他裂开小嘴笑了,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,“他一定会在晚上变幻成天上最明亮的星星,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他一蹦一跳的离开了,还有功课没有温习完。

    花晓芃坐到沙发上,拿出手机来,让阿琪去宏法寺请高僧为时聪做法事,超度他的灵魂。

    恰好这个时候,陆谨言走了进来,听到她的话,眉头微微皱了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想到要做法事?”

    她转过头来,幽幽的看着他,“时聪说杀害他的人还在逍遥法外,既没有忏悔自己的罪恶,也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,他死不瞑目,灵魂一直徘徊在阳间。所以我想请个高僧给他做法事,让他放下尘世的怨念,去转世投胎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里夹杂着一股怨气,如寒风一般,在房间里回旋。

    陆谨言的嘴角颤动了下,“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,三个月后,我会让肇事者去时聪的墓前磕头谢罪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跟我说好了,但时聪没有同意啊,他才是枉死的受害者。”花晓芃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说。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,就像法官在盯着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。

    陆谨言扶住了她的肩,“你又开始做梦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甩开了他的手,“我知道真相,却不能替他申冤,他应该对我挺失望的,不会再来找我了。他去找别人了,找一个有能力替他复仇的人。”

    一道犀利的寒光从陆谨言深邃的冰眸闪过,“花晓芃,你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?”

    她耸了耸肩,“人之所以不相信鬼魂的存在,是因为没有亲眼见到过,但一旦碰上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,就会相信了,我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神色阴沉而凝肃,“这件事一定有蹊跷,我会查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她秀美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丝讥诮的笑意,“你还是留些精力来处理危机吧。有人在重新调查车祸案了,虽然王涛死了,死无对证,但只要有心去挖掘,还是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来的。倘若对方把这件事公布于众,你想敷衍都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眯起眼,一点墨色微露出来,显得格外凛冽,格外阴鸷,“谁在调查?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嘴唇动了下,又闭上了,她不能出卖秦如琛,如果让陆谨言知道实情,肯定会找秦如琛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告诉你的,我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才会善意的提醒你。一味的拖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你可以敷衍人,但敷衍不了鬼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俊美的脸上有了一丝烦躁之色,如果让他发现这件事是有人在背后捣鬼的话,一定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,随你,但你要清楚一件事,鬼是不存在的,搞鬼的都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但怕就怕真的做了亏心事。”她嘲弄一笑,起身朝外面走去,不想再理会他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锦珊这几天特别的郁闷,刘竞宝冻结了她的信用卡,她一分钱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在奢侈品店逛了一圈又一圈,看中了好多的东西,可是一件都买不了。

    她快要发疯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每天要换三件衣服,化三次妆,每一件衣服穿过之后,就不会再穿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可今天,身上这条裙子已经是第二次穿了,简直就是她的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她气得想哭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:“锦珊,出来逛街吗?”

    她转过头,看到司马钰儿走了过来,“小妈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随便逛逛,看看有没有什么给小瑕买的。”司马钰儿耸了耸肩,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服务生过来了,拿着陆锦珊刚刚试过的裙子问道:“陆小姐,需要给您包起来吗?”她是这里的常客,还是svip,服务生们都认识她。

    这也让她更加的尴尬,“包什么包,我还没看好呢?”

    “那您慢慢看。”服务生不敢得罪她,很自觉的走开了,要是知道她变成了落魄的山鸡,她才不会这么客气呢。

    司马钰儿微微倾身,放低了声音,“锦珊,你最近是不是手头比较紧?”

    陆锦珊撇撇嘴,“爹地太狠心了,竟然把我的账户冻结了,一分钱都不给我。妈咪听了花晓芃的挑拨离间,也不给我零花钱了。还有陆谨言,他竟然给刘竞宝出馊主意,让刘竞宝用钱来威胁我。他们一个个都想把我往死里逼,根本就不是我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叹了口气,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来,“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,但我从小看着你长大,在心里一直把你当成亲生女儿看待。这张卡你先拿着,我们陆家的女儿再不济,也不能连买衣服的钱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的眼睛骤然一亮,有奶就是娘。

    她才不管母亲和司马钰儿的私人恩怨呢,谁给她钱花,谁就是她亲娘。

    “小妈,没想到你才是真正疼我的人。不像我妈,完全被花晓芃洗脑了,跟她一个鼻孔里出气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犀利的眸子微微的闪动了下,“你妈跟晓芃和好了?”

    “花晓芃那个贱人,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,让我妈对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什么都向着她。小妈,你可得当心了,花晓芃阴险狡诈,没准哪天会跟我妈合起伙来对付你,把你从陆家赶出去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