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六章 血债血偿
    秦如琛做了一个怪脸,“要是这样,你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怕,你的另一个灵魂不是时聪吗?”她用着玩笑似的语气说道,明亮的眼睛里突然有了一丝黯然之色。

    秦如琛的面色依然是平静的,只是眸色悄然的加深了,像是被一片浓云覆盖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时聪忘了。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神情十分的坚定,“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阿聪的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的心震荡了一下,“如果阿聪还活着,你还会回到他的身边吗?”

    她轻轻的叹了口气,“哥,这个问题上次我已经回答过你了,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,阿聪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搁在桌子底下的手慢慢的收紧了,深吸了口气,低沉的说:“最近我在调查七年前的那场车祸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,她万万没想到秦如琛也会调查这件事,“为什么要调查?肇事者不是已经抓住了吗,也判过刑了?”

    秦如琛抿了抿唇,用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异样的眼光看着她,“你不希望我调查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连忙摇了摇头,“不是的,我只是觉得,阿聪虽然跟你长得很像,但你们从来都没有见过,也没有什么交情,你为什么会想到要重新调查车祸呢?”

    秦如琛给她盛了碗汤,等她喝了两口之后才说道:“我要说了,你别害怕。最近,我经常做一个梦,梦到时聪来找我了,跟我说杀害他的凶手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,他死不瞑目,让我帮他报仇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正握着勺子,听到他的话,手指猛的一颤,汤水流溢出来,泼洒在桌子上。她震颤的放下了勺子,勺子碰到碗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你梦到时聪了,你怎么会梦到他呢?”

    她做了一个深呼吸,挺直了背脊,门口似乎有股冷风,偷偷的吹进来,侵袭着她,仿佛鬼气一般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秦如琛拿起纸巾,替她擦去了桌上的汤水,“我们长得这么像,终归是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缘由。你不是知道我身体里有两个灵魂吗,一个就是他的。他给我报梦是很正常的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神经还在轻轻的颤抖,她原本不相信灵异之说,被他这么一说,又开始动摇了,“其实前一段时间我也梦到阿聪了,他看起来是不太好,你说,真的是他的鬼魂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秦如琛微微颔首,神情带着几分凝肃,不像是在开玩笑,“我相信是的,我经常研究灵异学,如果一个人在死的时候还有牵挂或者仇怨未了,就会时常在阳间徘徊,直到前世的恩怨化解,才能安心的去转世投胎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脏收紧了,彷佛有只无形的手,捏住了她的心脏,使她的心房无法规则的跳动,胸膛无法稳定的呼吸。

    她知道谁是肇事者,知道是谁害死了他,可是她没有办法为他报仇,因为那个人是她的丈夫,是她孩子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哥,你说我们可不可以找个高僧做一场法事,来超度阿聪?”

    秦如琛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目光阴黯而深沉,“等我把车祸的事情查清楚再说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脸色一片惨白,连嘴唇都失去了颜色,浓烈的不安爬上了她的眉端,爬上了她的眼角,爬上了她整个面庞。

    她害怕,怕秦如琛真的查出真相,到时候该怎么解决呢?

    陆谨言还能安然无恙的抽身吗?

    她暗暗的吸了口气,在惊慌的同时,忽然想到了一件事,眼睛微微的闪动了下。

    “哥,实话告诉你,其实前段时间,我也派人调查过阿聪的车祸,只是肇事者王涛死了,就在前几个星期,死于车祸。我在想这应该是报应,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他遭到了天惩,所以也出车祸死了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摸了摸下巴,像是在思索些什么,半晌之后,他低低的说:“会不会是你打草惊蛇,他被杀人灭口了?”

    花晓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,猛然一阵颤栗,“应该不会吧?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王涛是不是真的被人灭了口,从心底里,她希望这只是一次意外。

    秦如琛低哼了一声,一点阴鸷之色从眼底闪过,“没有人会比时聪的魂魄更知道真相,既然他给我报梦,让我替他报仇,这件事就一定有问题。不管里面藏了什么样的猫腻,我都要查个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蹙紧了眉头,凉意从她的脚底攀沿上来,往四肢百骸扩散,让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秦如琛察觉到了,大手伸过来,握住了她的手,她的手指冰凉如铁,没有一丝的温度,“怎么了,晓芃,你是被吓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抽出手来,藏到了桌布底下,浓密的长睫毛垂落下来,藏住了闪烁的眸子,唯恐泄露了自己的秘密。许久,当她再次扬起睫毛时,已经恢复了平静,“那个……我一想起这个世界上可能真的有鬼魂,还是有点瘆得慌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凝视着她,心脏慢慢的沉入了一个冰冷的、深暗的、黝黑的深海里,“时聪的鬼魂,你也怕吗?”

    她搓了搓手,“我知道阿聪是不会伤害我的,只是我不希望他到了那边还心存怨恨,不能转世投胎。”

    “血债必须用血来偿还,这样才能告慰逝者的在天之灵。”秦如琛咬着牙关,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像是突然被抽干了力气,瘫软在椅子上,她似乎嗅到了空气中血腥的味道,越来越浓烈,越来越刺鼻,她的胃里一阵翻腾,掩起嘴,干呕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如琛冲过来,搂住了她,“怎么了,是孕吐吗?你月份都这么大了,还会吐?”

    她摆了摆手,虚弱的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了,“我……没事,时间不早了,我下午还有一些事,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没怎么吃?”秦如琛关切的说。

    “今天没什么胃口。”她撑着沉重的身子,费力的站了起来,低唤一声,把门口的凯罗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害怕自己会摔倒,得让凯罗搀扶着才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