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不打女人
    刘竞宝头摇得像拨浪鼓,“我这个人是很有原则的,我是绝对不会打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修长的手指摇了摇,“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男人当然不能打女人,靠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要智取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在旁边偷偷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什么嘛!

    是谁每次都用武力值来碾压她,各种霸王硬上弓,还害得她怀了孕?

    刘竞宝听不到她的心声,困惑的望着陆谨言,“那我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陆谨言动了动唇,正要说话,被陆锦珊迅速的打断了,“陆谨言,你这个胳膊肘尽往外拐的家伙,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压根就不理会她,自顾自的说道:“陆家给陆锦珊一年的考核期,这意味着她从陆家领不到零用钱了。我妈生为陆家的儿媳妇,也不能违背家规,偷偷给陆锦珊转钱。你现在是她唯一的财神爷,以后只要她胡闹,你就断绝她的财源。没了钱,她就嚣张不起来了,她身边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也会自觉的滚走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刘竞宝的眼睛就亮堂了,难怪陆锦珊最近频频向他要钱,原来是财路被断了。

    这下,他就知道怎么拿捏她了。

    “小舅子,这个主意不错,还是你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一口急血涌上胸头,差点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她张牙舞爪,想要杀人,但一对上陆谨言冷冽的眼神,就怂了,吓得哆嗦了一下,“陆谨言,你……你就会出馊主意,我要没钱花,就去找你要,我赖在你的办公室不走,烦死你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冷冷一笑:“你要能踏进我的办公室一步,就算你厉害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缩了缩脖子,她很清楚,陆谨言身边的人都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她特别纳闷,那些人都是精英,处在金字塔上层的人,为什么一个个都会对陆谨言俯首称臣,忠心不二呢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我的亲弟弟,这样坑我,不怕天打雷劈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摊了摊手,“我在教你善良,做一个好人,是功德无量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语塞,气得七窍生烟,连头发丝都冒出了青烟。

    刘竞宝阴阴的瞅了她一眼,脸上露出了笑容,“我该走了,锦珊要是不愿回去,在这里住一晚上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点点头,见女婿不离婚了,心里也就放心了,“你先回去吧,晚上我好好教育她,明天让人把她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刘竞宝走后,陆锦珊又把矛头对准了花晓芃,“下等的贱胚,现在你满意了,我诅咒你流产,大出血,一尸三命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骂完,陆谨言扬起手,“啪”的一巴掌就扇了过去,打得她两眼冒金光,“你要再敢辱骂我的老婆一个字,我就打爆你的头,送你上西天!”

    他不轻易打女人,但该出手的时候,绝不含糊。

    陆锦珊痛得嚎啕大哭,“妈,救命啊,我快要被陆谨言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你自找的,活该。”陆夫人没有护着她,把佣人叫了过来,拿了冰块给她敷脸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自己不能再纵容陆锦珊了,否则就会让别有用心的人有机可趁。

    陆锦珊感觉寒风扑面,寒意深深,似乎全世界都要抛弃她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不是最疼我的吗?现在为什么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人欺负,还无动于衷?”

    陆夫人喝了口茶,表情十分的严厉,“我没有跟你爸爸离婚,我还是陆家的媳妇,我要遵守陆家的家规。既然你已经被逐出陆家,跟我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像被戳穿的皮球,泄了气,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,“呜……你们是不是要逼死我才安心?”

    “天作孽有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,你自己要作死,没有人救得了。”陆谨言一个字一个字凛冽而阴鸷的说。

    陆锦珊愤愤的瞪着她,“如果没有这个贱……”她迅速的刹住了舌头,把后面的字硬生生的咽了下去,转而说道,“都是花晓芃,她处心积虑的害我,才让我轮落到这般田地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低哼一声:“她哪一次主动害过你?哪一次不是你在兴风作浪?要是她真的想整你,就凭你的智商,早就死了八百回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满脸的黑线,花晓芃就是她的克星,只要她不死,她就没有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撕开她的假面具,让你们看清楚他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脸上掠过一道肃杀的戾气,“陆锦珊,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,你已经不是陆家的人,没有护身符了,再敢作恶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像只受伤的野兽,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,又不敢发作,怕被陆谨言暴打,只能憋着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们该走了,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休息了。”看到花晓芃,她就碍眼,心烦。

    陆谨言也不想多待,搂着花晓芃,离开了。

    像陆锦珊这样的蠢货,没得救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站了起来,对女儿的失望之情尽显在脸上,“没什么事就早点睡,明天回刘家去,跟竞宝认个错,两个人好好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要跟刘竞宝离婚,我根本就不喜欢他。”陆锦珊瘪起嘴,一肚子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能力养活自己,尽管离,我不会干涉你。”陆夫人哼了一声,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陆锦珊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,“您不会真的一分钱都不给我了吧?”

    陆夫人把心一横,“你哪天重回陆家,哪天才能重新做我的女儿,以后没什么事,你就不用过来找我了,自己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瘪瘪嘴,“哇”的一声再次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陆夫人叹了口气,径直上了楼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陆宅里。

    花晓芃回来之后,在沙发坐了很久,她在想到底是谁在背后搞小动作,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“别想了,等母亲派人审问了陆锦珊的助理再说。”

    一点犀利之色从她眼里闪过,“如果那个人有意藏在幕后,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。我担心,这只是开始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,“跳梁小丑我见得多了,蹦跶不了多高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