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三章 女人是需要调教的
    陆锦珊暴跳如雷,“小贱人,你竟然敢冤枉我!”

    花晓芃摊了摊手,嘴角扬起一丝冷笑,“我没有冤枉你,只是做一个合理的猜测而已,这封邮件发在姐夫的私人邮箱,知道这个邮箱的人应该都是比较亲近的。我跟姐夫接触的并不多,我不知道他的私人邮箱,他也不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从陆锦珊和刘竞宝结婚到现在,她一共只见过刘竞宝两次。

    刘竞宝幽幽的看着她,“我确实没有告诉过你,不过,陆锦珊也不会这么蠢,把这种事暴露给我吧?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“我只是想说,但凡知道你私人邮箱的人,都有可能发这封邮件。试想一下,如果我真要泄密的话,会傻到透露自己的身份吗,这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陆锦珊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,“花晓芃,你不要狡辩了,就算还有其他人知道刘竞宝的邮箱,也不可能知道我被逐出陆家这件事。你这么阴险狡猾,想要弄到刘金宝的邮箱,根本就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靠到沙发上,抚了抚高耸的小腹,“陆锦珊,在你身边,肯定有人既知道姐夫的信箱,也知道你所有的小秘密吧?”

    陆锦珊微微一怔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“你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花晓芃端起茶几上的果汁,慢慢悠悠的喝了一口,才发出声音来:“你的手下有三个助理,对于你的事,她们想必了如指掌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震动了下,用手拂了拂耳边零乱的头发,“你不要胡乱咬人,她们跟着我很多年了,一个个都对我忠心耿耿,绝对不会出卖我。我告诉你,你不要妄图掩盖罪行,不管你说什么,我都不会信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薄唇划开一道讥诮的冷弧,“就你这样的智商,被人卖了还会替人数钱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恶狠狠的瞪着他,气急败坏,“陆谨言,你就护着这个小贱人吧,她迟早要把你害死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神色十分的淡定,“大姐,我并不是平白无故就怀疑上你的助理。倘若我猜的没错的话,上一次的香包事件,想必不是你自己想出来的,你就算再不济,也不会丧心病狂到坑害自己的亲妈。应该是你其中某个助理出的馊主意吧,她的蛊惑能力还真不小,一下子就把你说服了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下,又道,“之前我只是猜测,不能肯定,所以没有说出来,这一次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了。那封邮件为什么早不发晚不发,偏偏在你和姐夫吵架的时候发,想必她在发的时候就知道你和姐夫吵架了,要闹离婚。以我的名义发出去,就是要达到挑拨离间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陆夫人就猛的一拍桌子,站了起来,“这三个助理必须彻查,宁可错杀一百,不可放过一个,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兴风作浪,是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脸上一根神经抽动了下,“你们不要听这个狐妖妹子胡说,她们三个都跟了我很多年了,绝对不会做背叛我的事。她就是想混淆视听,转移目标,好把自己洗干净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抿了抿唇,抿下了嘴边讥讽的笑容,用着一种陈述的语气,不紧不慢的说: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那三个人在成为你的助理之前,都是过气的网红,跟着你多半都是为了钱和利。这段时间,你被经济封锁,给予她们的福利差了很多。如果有人愿意出大价钱来收买她们,她们之中总有人会动心的吧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哪里听得下这些话,她懒得管是谁做的,就要一口咬定是花晓芃做的,钉死她。

    “你挑拨离间的本事真是厉害呀,先发邮件挑拨我和刘进宝的关系,想害我们离婚,又牙尖嘴利的蛊惑我怀疑自己的助理,好洗清自己的罪恶,你简直是其心可诛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锦珊!”陆夫人实在忍不住了,低喝一声,“就是因为你处处针对晓芃,不依不饶,才让那些贼人有机可趁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气得快要晕过去了,“妈,你们一个个都被她洗脑了。这是她的诡计,全是她搞出来的,你们千万不能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先查了你身边的三个助理再说,这件事我会派人去做的。”陆夫人扶住了额头,被她吵得头疼了,生了这样的女儿,真是她的不幸。

    刘竞宝站起身来,“其实谁发的对我来说都无所谓,反正这个婚我是离定了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拍了拍他的肩,“竞宝,陆家并不是跟锦珊断绝了关系,陆家给了她一年的考验时间,只要她真心改过,还是能重新回到陆家的。”

    刘竞宝摆摆手,一脸的坚决,“她回不回陆家,我都要离婚,她的公主病太严重了,我已经不敢指望她能相夫教子了,只求她能安安静静的,不要一天到晚耍她的大小姐脾气。但这么简单的要求,她都做不到。我娶这样的女人不是找虐吗?”

    他说完,指了指自己的胳膊,“你们看看,我的胳膊都被她抓烂了,我跟她一天都过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双臂环胸,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赶紧离,干脆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,把离婚手续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。”她还没说完,就被陆夫人恼怒的打断了。

    她瘪瘪嘴,跺着脚走到了窗边,想要吹冷风发泄怒气。

    陆夫人握住了刘竞宝的手,“竞宝,锦珊确实被我惯坏了,娇蛮任性,我会好好教育她的。你岳父不是打算把江城的工程交给你们刘氏吗?可见在心里,你还是他的女婿,如果这个时候你要跟锦珊离婚,那工程怎么办?现在可是有很多公司在觊觎这个项目,都想揽到自己手里,你可不能错失了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刘竞宝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,他个人的婚姻是小,刘氏集团的利益是大。

    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里闪过了一丝诡谲之色,“姐夫,老婆是需要调教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