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二章 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
    刘竞宝把手机里的邮箱打开了。

    里面有一封神秘邮件。

    姐夫:

    我是晓芃,有件事,我想了很久,觉得应该告诉你。大姐因为行为极为恶劣,严重违法陆家的家规,经过陆家家族委员会的一致决定,将她逐出陆家,从此和陆家断绝一切的关系……

    花晓芃看了看上面的email地址,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的邮箱,我的私人邮箱只有qq的,没有其他网站的。”

    刘竞宝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在陆谨言和陆夫人面前,她不承认也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里面的内容是不是真的,陆锦珊是不是被逐出陆家了?”

    花晓芃还没开口,陆锦珊就火冒万丈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“好呀,花晓芃,你这个阴险歹毒的贱人,竟然敢在背后坑害我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十分平静的看着她,“一封邮件而已,有人想要冒充我给姐夫发邮件,胡编乱造一些事情,是很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既是在回应陆锦珊的指责,也是在间接的回答刘竞宝,那不是真的,是有人在胡编乱造。

    但陆锦珊今天出门没带脑子,脑回路也生锈了,哪里听得出她的弦外之音,双手叉腰,恶狠狠的瞪着她,咬牙切齿,“奶奶答应了,不公布出来,这件事除了家庭委员会的人,根本就没有其他人知道。你是这个家里最恨我的人,巴不得我死,除了你,没有任何人会出卖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锦珊,你给我闭嘴!”她还没说完,就被陆夫人怒吼的喝止了。她简直快要晕死了,明明可以遮掩过去的,全都被她搞砸了,她这话就是明明白白的承认了这件事,她确实被逐出陆家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真真切切的、清清楚楚的见识到了女儿的愚蠢。

    愚蠢至极,无可救药!

    刘竞宝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,露出了极为幽讽的讥笑,“陆锦珊,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。以前我看在陆家的份上,一而再,再而三的忍受你的无理取闹,现在不会了。我告诉你,这婚我离定了!”

    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“你以为我稀罕你吗?你从头到脚我都看不上,要不是陆家逼我结婚,我根本就不会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刘竞宝哼哧了一声,满眼的嘲弄之色,“我知道,你想要嫁的人是秦如琛,可惜,他看不上你。你知不知道他在背后是怎么评价你的,大龄剩女,人老珠黄,一无是处,唯一有的就是公主病。他喜欢的是晓芃这样的,温柔、漂亮、善解人意,出得了厅堂,进得了厨房,是男人最完美的贤内助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陆锦珊嫉妒花晓芃、憎恨花晓芃,把花晓芃当成自己的天敌,拿花晓芃跟她做对比,是对她最沉重有力的打击。

    果然,陆锦珊的肺气得都要爆炸了,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,脸涨得通红,红中泛紫,紫中又泛出金酱色来。

    “这种出生在贫民窟的、下等的贱胚,给我提鞋都不配,你竟然敢拿她跟我相提并论,你是眼睛瞎了,还是脑袋残了?”

    刘竞宝嗤鼻一笑,“你还以为自己是陆家的千金,你已经被逐出陆家了。活了三十岁,连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,跟天桥上的乞丐有什么区别?而晓芃,她是陆家的主母,还是金牌珠宝设计师,你有什么能比得上她的?”

    陆锦珊快要气疯了,脸红得都要滴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都是花晓芃,都是这个贱人害得,她怎么还活着,怎么还不死呢?

    “刘竞宝,我跟你拼了。”她像一头愤怒的母牛,朝刘竞宝冲去,但冲到一半,突然拐了弯,撞向了花晓芃。

    花晓芃才是她的死敌,如果能把她撞倒,撞到流产,她就赚了。

    可是陆谨言怎么会让她得逞呢。

    他坚实的铁臂猛力一甩,陆锦珊惨叫一声被甩到了一旁,重重的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痛得嚎啕大哭,陆夫人并没有去扶她,摇头沉重的叹了口气,第一次开始怀疑,她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女儿了。

    从长相上看,陆锦珊虽然很美,但并不像自己和陆宇晗,和弟弟陆谨言也一点都不像,性格和智商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当初,只有陆谨言做了亲子鉴定,因为他们是孪生,所以陆家决定只让谨言一个人做,只要他是亲生的,那陆锦珊肯定也是。

    如果陆锦珊真的是自己的女儿没错,那就是她的报应了,当初她害得司马钰儿流产,老天就让她生出陆锦珊这么个坑货来,让她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刘竞宝走了过来,站在陆锦珊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陆锦珊,你都众叛亲离了,还这么狂妄,你哪里来得底气?”

    陆锦珊哭得整张脸都花了,见母亲还坐在沙发上,一动不动的,也不过来扶她,心里哇凉哇凉的。

    “妈,他们欺负我,他们全都欺负我,你都不帮我教训他们吗?”

    陆夫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,“锦珊,你不要再胡闹了,消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胡闹?”陆锦珊顾不上屁.股的疼,从地板上跳了起来,“是花晓芃害我,她给刘竞宝发邮件告密,打我的脸,不好好教训她一顿,我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面无表情,慢条斯理的说:“我没有发这封邮件,我对你和姐夫的事没兴趣,如果我要这件事透露出去,早就说了,何必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陆锦珊凶神恶煞的瞪着她,恨不得扒了她的皮,吃了她的肉,抽了她的筋,喝了她的血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会狡辩,但是除了你,没有任何人有这种动机。你恨我,一直都在找机会报复我。之前你害死我的孩子,现在就又害得我要离婚,你简直就是蛇蝎心肠,卑鄙无耻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表情云淡风轻,“陷害这种事之前又不是没有发生过,你不就嫁祸过自己的亲妈,让所有人都以为她要害我吗?”

    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“小贱人,你不要胡说八道,那件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乌黑的杏眸里闪过一道犀利之色,“有没有做过,你自己心里清楚,至于这封邮件,我怎么知道不是你自导自演,想要诬陷我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