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一章 我会更禽兽
    花晓芃狂晕,真想一头撞死在他的胸腔上,这分明就是赶鸭子上架。

    陆谨言的嘴角挂着一丝狡狯的笑意,但她不会让他称心如意的,她是有底线的。

    “流星,如果我身边这个男人没有撒谎骗我,没有背叛我,你就保佑我们生死相随,生生世世都不分开。要是他出轨,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,你就保佑我顺利的摆脱他,离他远远的,再也不要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一道无法言喻的阴暗之色从陆谨言眼底闪过,这只小刺猬,时时刻刻都要挑衅他,连许个愿都那么的不中听。

    陆初瑕拍了拍她的肩,“老大,你一定要洁身自好,别跟安安这类的女人靠得太近了,免得老婆又跑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狠狠的呛了下,低咳了好几声才匀过气来,他大手一伸,揉了揉陆初瑕的脑袋,“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,带着小钧玩去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冲他吐吐舌头,牵起小奶包的手,朝天文望远镜走去,他们专心看星星,不打扰旁边的两人打情骂俏了。

    见他们离得远了,陆谨言就搂住了花晓芃的肩,“笨女人,你这张小嘴,还跟从前一样,吐不出一颗象牙来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低哼一声,脸上露出了嘲弄之色,“我是老实人,就喜欢实话实说,想要我说出违心的谎话来,是不可能的。不像某些人,腹黑、虚伪、奸诈,一点都不坦诚、不真挚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摇头苦笑,这就叫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我会沉冤得雪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讥诮一笑,“我也期待有这么一天。”

    一道邪戾之色从陆谨言俊美的脸上掠过,他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,这个动作吓了她一大跳,“陆谨言,你要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难不成这家伙精虫上脑,连一个孕妇都不放过?

    “好久没教训过你了,越来越放肆了。”他迷人的薄唇勾起一丝冷弧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骤然泛了白,“我……我可是孕妇。”

    “大着肚子,我也有办法教训你。”他冷哼一声,充满了威胁。

    她惊恐万分,身子沉沉的,不敢乱动,只能愤愤的在他肩头捶了两下,“禽兽!”

    “待会我会更禽兽。”他诡谲一笑,大步朝木屋别墅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花晓芃醒来时,陆谨言正带着小奶包和陆初瑕在外面的草地上打棒球。

    沐浴之后,她坐到了窗前,一边看着他们,一边吃早餐。

    陆谨言这个家伙虽然五行缺温柔,八字缺厚道,对她还是挺好的,和四年前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他对小奶包也好,视若己出,这是最难得的一点。

    其实,在内心深处,她是想同陆谨言白头偕老的,毕竟他们要有孩子了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不能忍受和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的丈夫必须全心全意的对她,即便不爱也要忠贞不二。

    陆谨言看到她,就走了进来,让孩子们自己玩。

    “老婆,早餐好吃吗?我专门吩咐厨子做了你最爱吃的海鲜肉酱面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高耸的肚子,“吃得好饱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三个人吃,一定要多吃一点,保持营养充足。”陆谨言摩挲了下她的肚子,满眼的宠溺。

    她和孩子是他最珍贵的宝贝,比他自己还要重要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,花晓芃就撑着身子站了起来,她要出去走一走,月份大了,要做适当的运动,有助于以后顺利分娩。

    陆谨言在一旁搀扶着她,陪着她在草地上散步。

    陆初瑕和小奶包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妈咪,我今天又打了一个全垒哦。”小奶包得意的说。

    “真棒。”花晓芃抚了抚他的头,见他满头大汗的,就让他和陆初瑕回房间沐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陆谨言的手机响了,是陆夫人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陆锦珊出事了。

    她和刘竞宝吵架了,刘竞宝受不了她的公主病,要离婚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陆谨言带着大家回了龙城,然后和花晓芃一同去了绿景别墅。

    陆锦珊像个无事人,坐在沙发上敷面膜,看电视。

    看到花晓芃,一道阴鸷的寒光从她眼底闪过,“陆谨言,你怎么把这个贱人也带来了,想让她看我的笑话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皱起了眉头,“你就是欠揍,该让刘竞宝狠狠的教训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气得跺脚,“你想帮着外人来对付你的亲姐姐吗?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被赶出陆家,而我跟你断绝了关系,你还算我哪门子的姐姐?”陆谨言低哼一声,语气极为冷冽,仿佛冰与冰的碰撞。

    陆锦珊的背脊升腾起了一股寒意,整个人像被戳穿的皮球,泄了气,再也横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从楼下走了下来,“你们姐弟这么久没见,怎么还是一见面就吵架呢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您打电话,非要我们来,我们根本就不会来。”陆谨言哼了一声,扶着花晓芃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陆夫人撇撇嘴,“是竞宝要你和晓芃过来,说晓芃现在是陆家的主母,要让她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“我只能处理陆家的事,大姐都已经不是陆家的人了,我处理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漫不经心,却是对陆锦珊最狠的回击。

    陆锦珊的嘴角几乎要歪到耳朵根子了,“花晓芃,别以为你当了陆家的主母,就了不起了,山鸡永远是山鸡,飞上枝头也变不了凤凰,我再不济,骨子里还是流着最高贵的血统,碾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想说什么,被陆夫人喝止了,“你给我闭嘴,如果刘家知道你被赶出了陆家,还会对你客气吗?”

    陆锦珊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,“大不了就离婚呗,我巴不得离婚,看到那个刘竞宝就讨厌。”

    她正说着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是刘竞宝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进门,二话不说就拿出了手机,眼睛望着花晓芃,“弟妹,我来得时候,收到你的邮件,说陆锦珊早就被赶出了陆家,已经不再是陆家的女儿了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,“什么邮件?我从来没有给你发过邮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