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章 今晚别想好过
    可是她读不懂啊,每一份跳动都像是超难度的摩尔斯电码,她破译不了,没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饿了,吃饭吧。”她抽出手来,拿起了桌上的刀叉。

    陆谨言把她面前的盘子端了起来,体贴的帮她把牛扒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。

    “可以吃了,老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没有再说话,默默的吃完了桌上的晚餐。

    从餐厅出来,他们就遇上了陆初瑕和小奶包。

    “妈咪,魔王爸爸,小姑说今天晚上有狮子座流星雨哦,我想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我们到湖边去,等着流星雨降临。”花晓芃牵起了两人的手,一起朝湖边走去。

    陆谨言让服务生把天文望远镜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度假村设备还真不少,连天文望远镜都有。”花晓芃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度假村就是要让游客体验到返璞归真的生活,看星星是夜间最好的娱乐活动之一,所以天文望远镜是我们度假村的标配之一。”服务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里远离市区,周边没有太多光源的污染,漫天的星辰显得格外的明亮。

    陆初瑕很快就在天空中找到了狮子座,“待会我要许很多很多的愿望,希望流星都能听到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望着漆黑的苍穹。

    从前,她经常和时聪躺在湖边的草地上看星星,她也以为对着流星许愿,愿望就能实现,

    长大以后才知道,这只是一个哄小孩的童话故事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她是不会拆穿的,现实太残酷了,让孩子保留美好的幻想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小奶包摸了摸下巴,摇晃着脑袋说道:“百度百科上说,流星是指运行在星际空间的流星体,在接近地球时由于受到地球引力的摄动而被地球吸引,从而进入地球大气层,并与大气摩擦燃烧所产生的光迹。流星没有生命,也没有超能量,而且离我们很远很远,根本就听不到我们的声音,所谓的对着流星许愿不过是人类赋予流星的美好寓意而已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拍了拍他的小肩膀,“小钧,你这样会交不到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做了一个鬼脸,“小姑,女孩子爱幻想是单纯,男孩子爱幻想就是幼稚了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嘻嘻的笑了起来,“有道理,你这个小家伙情商还蛮高的嘛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漂亮的浓眉得意的挑了起来,“那当然了,做人只有智商没有情商,或者只有情商没有智商都不算聪明,只有我这种双商都高的,才叫完美的天才儿童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包子。”陆初瑕亲了下他的小脸蛋,“你以后进了我们学校,肯定是少女杀手,没准能超越我老大,成为新一届的风云榜首人物呢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头点得像小鸡啄米,“我一定会努力的,这么多年了,魔王爸爸还站在金字塔的尖尖上,寒风拂面,太孤独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扶额微汗,小人精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    花晓芃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,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,我看好你,儿子,你能行的。”

    漆黑的夜空中,一道明亮的火弧从天际划过。

    陆初瑕兴奋的叫了起来,“快看,流星!流星雨开始了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抬起头望向了夜空。

    一颗颗闪耀的流星从天空划过,留下一道道明亮的光弧,就像是大自然在星空中燃放的烟花。

    “真美啊!”花晓芃张大了眼睛,乌黑的杏眸清澈而明净,犹如一弯清泉,点点星光倒映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陆谨言轻轻的搂住了她,“许个愿吧,笨女人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怔,“陆少爷,你不会相信流星许愿的童话故事吧?”

    “人不能太现实了,偶尔幻想一下也是好的。”陆谨言耸了耸肩,他当然不会相信这些幼稚的东西,只是……

    花晓芃淡淡一笑,“我无欲无求,没什么愿望可许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?你要许愿,永远都和我在一起,生死相随,生生世世都不分开。”他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呛了一下,风中凌乱,“别闹了,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许,别磨蹭。”他一秒变魔王,语气极为霸道,像个帝王在颁布圣旨,她只能遵从,不得违抗。

    花晓芃吐血三升,“像你这样强迫许愿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对于你这种笨女人,就得强势一点。”他揉了揉她的脑袋,俯首将薄唇贴到了她的耳际,“你要不许的话,晚上就别想好过。”

    她花容失色,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带,惊恐万分,“你想做什么,我可是孕妇。”

    他深邃的冰眸里,一点邪戾之色悄然划过,“你可以用嘴来伺候爷,爷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满足你。”他的声音很低沉,恰出他口,入她耳。

    一抹红霞飘上了她的面颊,好在夜色掩盖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许就许,魔王!”她双手合十,假装许愿,但这种小伎俩哪能瞒得过陆谨言,“大声的念出来。”他蛮横的命令道。

    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许愿就应该在心里默默的许,说出来就不灵了。”

    他低哼了一声,满脸的嘲弄之色,“花晓芃,我敢肯定,你的愿望从来没有实现过。”

    她撇撇嘴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他轻轻的弹了下她的额头,“流星离我们十万八千里,你在心里默念,我都听不到你在说什么,流星能听到吗?”

    她狠狠一震,这家伙明明是在说笑,怎么听着就这么有道理呢?

    陆初瑕在不远处,听到这话,眼睛一亮,“老大,你说得太对了,我们应该对着天空大声的喊,让流星听到,才能实现我们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光喊都没有,得准备一只麦克风才行。”花晓芃半带调侃,半含讥诮的说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在开玩笑,没想到陆初瑕当了真,立刻让服务生把话筒和音响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流星,我要长成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……”陆初瑕的声音在湖畔回荡,等到她说完之后,陆谨言就把话筒拿给了花晓芃,“笨女人,该你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