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八章 我跟他只睡了一次
    许若宸嘴角勾起了一道不易察觉的诡谲之色,他不会让陆谨言得逞的,他休想背着晓芃养情人,他会死死的盯着他,一有风吹草动,就通知晓芃捉奸!

    “你可要把安安盯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么好的棋子,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?”慕容黛西阴鸷一笑,极为狰狞。

    此刻,花晓芃和陆谨言已经回到了陆宅。

    小奶包去花园里找老夫人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坐到了画板前,画起画来。

    她画的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,波涛起伏,危机暗藏。

    画是画家她内心世界的反应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内心是不平静的。

    安安的事,不弄个水落石出,她的心就安宁不下来,这就像在心脏里搁了一粒沙子,每跳动一次,就磨得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陆谨言走了过来,看着她的画,一丝无奈的叹息从嘴角垂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扎了一根刺在花晓芃的心里了,这刺,一时半会拔不出来,时刻都会影响到他们的关系,还会把他刺得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他得做点什么才行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花晓芃就去了公司,傍晚的时候,陆谨言来接她了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,假装小憩,不去理会他,也没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等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来到了一处度假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来这里,我累了,要回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心情不太好,我就带你过来放松一下。”他搂住了她的肩,语气温柔似水,但她并不领情,一把甩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不是度两天假就能好起来的,症结不消除,永远都好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兴趣度假,公司最近很忙,我明天还要去公司,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早就料到她会这样,深黑的冰眸里闪过一道促狭之色,“小钧和小瑕都来了,正在里面玩呢,你要回去了,他们会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抿了下唇,有些无奈,犹豫片刻,她吁了口气,“算了,只要孩子们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进到度假村里,小奶包跑了过来,“妈咪,你来了,这里好好玩哦,可以钓鱼、滑草、摘果子……还有一个很大的游乐园。”

    这个度假村的主打就是返璞归真的休闲生活,连居住的别墅也是木建筑的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们摘了很多的无花果,你要不要吃呀?”陆初瑕嘻嘻一笑,美目弯弯似新月。

    “好啊,很久没吃过无花果了。”花晓芃笑了笑,坐在大树下的长椅上,一边吃水果,一边看着他们玩耍。

    陆谨言修长的手指覆在了她高耸的小腹上,“等孩子出生了,家里就更热闹了,小钧可以带着弟弟妹妹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准还有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出生呢?”花晓芃讥诮一笑,甩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他漂亮的浓眉微微的蹙了下,“在你心里,我就这么糟糕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对于一个遮遮掩掩,秘密太多的人,看不透,不好下评论。”她耸了耸肩,表情淡漠如风,但心里窝着一团火,一想到他在背地里跟安安卿卿我我,翻云覆雨,连孩子都要造出来了,她就火冒万丈,气得肺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轻轻的叹了口气,“无论我说什么,你也不会相信的,只能等时间来证明我的清白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哼哧了一声,对于他而言,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敷衍、拖延,但她不会让他得逞的,“陆谨言,我记得你有洁癖,还挺严重的,其实我也有,我决定了,从现在开始,我们分房睡,各睡各的,互相不污染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烦躁、郁闷,要是换做平时,他一定把这个执拗的女人扛进房间,做到她没有力气跟他对抗为止,但现在她怀孕了,不能被刺激,更别提霸王硬上弓,除了忍,只能忍。

    他连做了两个深呼吸,竭力保持着语气的平静,“你可以分,但孩子不行,听不到我的声音,他们晚上怎么能安心的在你肚子里睡觉?”

    花晓芃有点无语,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个诡异的事实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这家伙从他们还是胚胎状态,就开始所谓的“胎教”,每天晚上,他要不在旁边跟他们说话,他们就会轮流踢她的肚子,让她没法安心的睡觉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做完胎教之后,回自己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睡相这么差,万一滚来滚去,滚下去怎么办,我得在旁边保护你才行。而且你喜欢掀被子,你一个人睡,就没有人能替你盖被子了。孕妇感冒,不能吃药,会很难受的。”陆谨言说得是一本正经,每个字都说到了关键之处,让某女连反驳的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内伤,一拳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肩头,“混蛋!”

    陆谨言捧住了她的手,“不能打这里,骨头硬,手会疼,要打就打肚子。”说完,抓住她的手,一拳砸向自己的肚子,自虐!

    花晓芃感觉自己的出气孔都被木塞子给堵住了,想发泄也发泄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小奶包跑了过来,他们的话,他零零星星的听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妈咪,你不想跟魔王爸爸睡一块了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扶额,讪讪一笑,“我们是在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两个乌黑的大眼珠子转动了两下,奶声奶气的说:“你在美国的时候,也没有跟爸比睡在一块呀,你们都是各睡各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陆谨言眼睛微微一亮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对呀,妈咪有妈咪的房间,爸比有爸比的房间。”小奶包点点头。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儿子的头,“小姑在叫你呢,快去跟小姑钓鱼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不要吵架哦。”小奶包离开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握住了身旁女人的手,“你和许若宸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花晓芃打断了,“我说过,我假死逃走,不是私奔,只是单纯的想要离开你这个魔王。我不像你,会背着自己的妻子跟别的女人鬼混,我也不会刻意隐瞒,撒谎骗你,我敢作敢当,我跟许若宸是发生了关系,但只有过一次。之后,我跟许若宸住一块,都是为了孩子,但我们有各自的房间,在没离婚之前,我不会做出格的事。”

    在美国的时候,她没有跟许若宸发生过关系。

    唯一的那一次,是结婚之前,在酒店的那个晚上。

    但她不可能告诉陆谨言,否则陆谨言没准会发狂,杀了许若宸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