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七章 她跟我一样,都是破鞋
    从美容院出来,慕容黛西就直奔许若宸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许若宸刚刚开完会回来,为了能够长期留在龙城,他向父亲申请管理许氏在龙城的分公司。

    看到她,许若宸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是唯一知道慕容黛西真实身份的人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现在的她,心思太重了,完全没有了从前的那份单纯。

    “伊然,你过来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淡淡的,带着明显的疏离。

    一点失落之色从慕容黛西眼底悄然划过,“我是专门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,你的态度未免太冷淡了吧?”

    许若宸坐在大班椅上没有动,只是淡淡的问道:“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慕容黛西咽了下口水,一个字一个字缓慢而清晰的说:“安安很有可能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剧烈的震动了下,猛然倾身,“谁的孩子,陆谨言的?”

    “如果跟他没有关系,怎么会叫好消息呢?”慕容黛西呵呵冷笑两声。

    许若宸抿了下唇,重新躺到了椅背上,“不太可能吧,陆谨言会这么蠢,让一个情人怀孕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主动,也可能是被动的,一个女人想要从男人身上盗种,并不是件难事,何况两个人还经常背着花晓芃暗通款曲?”慕容黛西阴鸷一笑,走到他身边,把手臂搁在了他的肩头,“这对你而言,算不算天大的好消息?如果花晓芃知道安安怀孕,肯定会跟陆谨言闹翻天,你就又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一道暴怒的火光从许若宸眼里闪过,“陆谨言这个混蛋,占有了晓芃,却不懂得珍惜,在她怀孕的时候,还跟别的女人鬼混,他根本就不配当晓芃的丈夫!”

    如果是他,一定会百般的呵护她,疼爱她,不会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一步错,步步错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他没有死守着对伊然的承诺,守身如玉,早就和花晓芃做了真正的夫妻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是那样的诱人,那样的美好。

    每一次,他都忍得好辛苦,要在浴室泡两个小时的凉水,才能勉强克制住身体的**。

    他真该“禽兽”一点,毫无顾忌的拥有她。

    四年,足够他们生好几个孩子了,就算回了国,陆谨言也没有办法把她夺走了。

    慕容黛西抬起手,指尖在他俊美的面庞轻轻的划动,他感到一阵恶心,厌弃的甩开了她的手,“伊然,我跟你已经结束了。在我爱你的时候,你没有回来找我,等我对你的感情消失殆尽,你才回来,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一抹受伤之色飞进了她的眼睛里,“我毁容了,没有勇气面对你呀。我知道你不习惯我这张脸的,但它很漂亮,看不到瑕疵,不是吗?你看久了,就会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的表情很冷,没有一点温度,“我爱的人只有花晓芃,不会再改变了。”他的语气坚定的犹如磐石一般。

    他满心、满脑子都是花晓芃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娇嗔明媚,令他心魂荡漾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直率天真,令他泥足深陷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清新纯美,令他魂为之摧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超凡脱俗,令他心为之夺。

    她冰肌玉骨里水秀的灵气,随着呼吸进入身体里,让他全身的细胞都如同得到洗涤,通畅无比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好受到难以形容,即便是从前的伊然也给不了他如此的感受。

    他的心思似乎透露到了脸上,嫉妒就如同毒蛇一般从慕容黛西的背脊钻了进去,盘旋在她的心房,吐着黑色的芯子,滴淌着毒液。

    花晓芃,这个可怕的狐妖媚子,等她把陆谨言除掉的那一天,顺带也送她上西天。

    许若宸是她的,谁也别想抢走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不爱我了,也没关系,我们还有共同的敌人,只要我们联手把陆谨言除掉了,花晓芃就会回到你的身边了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狠狠的震颤了下,“你竟然还想除掉陆谨言,太异想天开了吧?”

    虽然他从前有过计划,但也没想过能除掉陆谨言,只是想打败他而已。

    慕容黛西低哼了一声,眼睛里闪着无比阴冷的寒光,“我跟他的仇,不共戴天,我之所以能活到今天,除了对你的爱,就是对他的恨。就算他再强大,再厉害,总归是有弱点的,我已经找到他的弱点了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,“我警告你,你要怎么对付陆谨言,是你的事,你要是敢让花晓芃少一根头发,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黛西的嘴角抽动了下,“你真的变了,变得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松开了手,脸上添了一丝嘲弄之色,“你大概忘了,东南亚是我的地盘,这些年,你在那里做过些什么,我完全查得到。”

    慕容黛西浑身碾过了剧烈的痉挛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没有回来找他,并非是整容的问题,她的脸确实受了伤,也确实整了容,但四年前就整好了。

    她不能跟他相认,留在他的身边,是因为当了别人的情妇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男人死了,她才得以脱身。

    “我是被强迫的,我受了伤,根本就没有办法保护自己,只能委身在那个人的身边。你是因为这个嫌弃我吗?那花晓芃呢,她也不是什么清纯玉女,她是陆谨言的女人,还怀了他的孩子。如果我是破鞋的话,她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嗤鼻一笑,“你错了,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些。就算花晓芃结过婚,生过孩子,在我的眼里,她依然是纯洁无暇的。因为她的灵魂,她的心,她的气息从来都没有被污染过。而你,完完全全的变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黛西脸上一块肌肉抽搐了下,“我也没有变,从来都没有变过,我还像从前一样的爱你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摆了摆手,既然不爱了,多说也是枉然,他把话题转回到了正轨上,“谈正事吧,你确定安安怀孕了吗?”

    慕容黛西深吸了口气,强迫自己保持平静,然后低低的说:“我不能完全确定,但是十有**十真的,陆谨言在偷偷替她办移民了,估计是想趁她肚子大之前,把她送出国去,免得被花晓芃发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