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五章 瞎说什么大实话
    她未动声色,莞尔一笑,“小锋,怎么不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“她叫林思,是我的一个校友。”花小锋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戏谑一笑:“我还以为是你的女朋友呢?”

    花小锋挠了挠头,“我还没毕业呢,交什么女朋友呀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思的表情僵硬了一下。

    花晓芃看得出来,她是喜欢弟弟的。

    弟弟高大帅气,从大学到医院,追求他的女孩子多如牛毛,他怕是眼睛都看花了,有选择困难症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林思条件还是很不错的,身材玲珑曼妙,长相清新靓丽,笑起来,嘴角有两个可爱的小梨涡,是个标准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“不交女朋友没关系,交普通朋友也是可以的。”她笑了笑,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果汁给林思,“林小姐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学得是药学,现在是个实习药剂师。”林思低低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和小杰一个学医,一个学药,很不错的搭配。”花晓芃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林思撩了撩耳边的秀发,她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陆谨言带着小奶包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家里多了一个阿姨,小奶包狡狯一笑,走到了舅舅身边,“舅舅,这个阿姨跟上次来得那个阿姨是不一样的风格呢,这个阿姨是小清新,那个阿姨是火辣型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呛了一下,揉了揉他的脑袋,“你什么时候看到别的阿姨来过?”

    “经常看到呀,你这么优秀,追求你的女孩子把家里的门铃都按坏好几个了。”小奶包顽皮一笑,浓密的长睫毛忽闪忽闪的,像翩飞的蝴蝶。

    花小锋扶额狂汗,“小不点儿,你才多大,哪里懂什么叫追求?”

    “我懂,一个人喜欢另外一个人,想要跟她结婚,就要先追求她。我妈咪和魔王爸爸是指腹为婚,没有经过这一步,所以感情不稳定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摸着下巴,说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花晓芃和陆谨言头顶冷风呼啸,眼前一排草泥马奔驰而过。

    “宝贝,吃水果。”花晓芃连忙剥了一瓣桔子,放进儿子的嘴巴里,防止他再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花小锋抱起小奶包坐到了腿上,“宝贝,有个词叫先婚后爱,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,有些人是因为爱情而结婚,而有些人是在结婚之后才有了爱情,你妈咪和魔王爸爸就是后一种,等你长大之后,就会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眨了眨眼,他不懂什么是爱情,这是个很复杂的词。

    “大人确实太复杂了,一会爱这个人,一会爱那个人,就算结了婚,还要在外面包二奶。”他一边说一边咂嘴。

    陆谨言搂着花晓芃坐到了一旁,抬手摩挲着她高耸的小腹,假装什么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童言无忌。

    花晓芃幽幽的瞅了他一眼,故意说道:“放心,你魔王爸爸不是这样的人,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专一的男人,坐怀不乱,绝对不会包二奶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里隐藏着嘲弄的意味,只有陆谨言听得出来,但他不生气,也不说话,三缄其口,终有一天,他会为自己正名的。

    林思笑了笑,“陆夫人,我真羡慕你,事业有成,家庭幸福,你过上了每个女人都梦想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低眉,淡淡一笑,婚姻就像穿鞋,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陆谨言能跟她坦诚相待,能一心一意的对她,她确实是幸福的,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“以前我总觉得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,现在我有点相信,命运是一出生就注定了的,就算你拼命的想要改变,最后还是会回到上帝为你设定的轨道上来。”

    她带着一种听天由命,逆来顺受的语气。

    她是想要认命的,但骨子里的那股倔强又让她不愿对命运屈服。

    如果陆谨言真的欺骗了她,他们最终还是走不到最后的。

    林思有些惊讶,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一个成功的女人,不就应该不屈服于命运,迎难而上的吗?

    “姐,照你这么说,人岂不是什么都不用追求了,就任凭命运摆布好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摇了摇头,“你错了,有些时候,经过比结果更重要,就像恋爱一样。或许这个人并不是你写在鸳鸯谱上的人,但跟他在一起,你快乐过,激情过,你的人生有了最美好、最精彩的记忆,这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在她说这话时,陆谨言俊美的脸上飘过了一片不易察觉的阴云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能给她留下美好记忆的男人不是他,而是时聪和许若宸。

    林思笑了起来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梨涡,“姐,我赞同你的话,喜欢的还是要去追求,就算不能在一起,也不会后悔,只在乎曾经拥有,不在乎天长地久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低咳了一声:“毛爷爷说过一句话,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。你们这种想法,不是让不负责任的男人钻空子吗?”

    林思嘻嘻一笑,望着他的眼睛里跳跃着点点星光,“这么说来,小锋哥一定是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我要么就不恋爱,我要恋爱的女人一定是想要结婚的对象。”花小锋浓眉微挑,说完,就拍了拍陆谨言的肩,“作为男人,就得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负责,对自己的婚姻负责,对吧,姐夫?外面那些莺莺燕燕千万不要随便乱碰,一缠上就很难甩掉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,他又道,“爱人的眼睛里都是容不下沙子,就比如说我姐,她就是有爱情洁癖的人,以前,她就跟我说过,要是她以后的老公出了轨,就坚决离婚,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。一次不忠,终身不要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专门说给陆谨言听得,陆谨言和安安的绯闻,有人在qq上转发给他了,见姐姐风平浪静,他也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别瞎扯到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撇撇嘴,“我就是实话实说,我姐夫当然不会出轨了,你们俩是历经了生离死别的人,应该会懂得珍惜彼此的感情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