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四章 出人意料的洗白方式
    陆谨言轻轻一拉,把她揽进了怀里,“笨丫头,我的人都是你的,何况那些身外之物,以后我的钱都交给你管,我每个月只留五百块零花钱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花晓芃原本还在生气,听到这话,实在忍不住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,“五百块零花,够你陆少爷用吗?”

    他在外面喝杯咖啡都不止五百呢。

    陆谨言摊了摊手,“只要老婆高兴,怎么样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哼哧了一声,“反正你要真跟安安有问题,我就带着孩子离开,就算他们出生,你也别指望能见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清清白白的,你走不了。”他薄唇划开一道邪魅的微弧,俯首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吻得有些霸道,笨女人倔得要命,他必须要强势一点,才能让她暂时的屈服。

    甜品店里,接到花晓芃的电话,凯罗才把小奶包带回来。

    小奶包眨巴着大眼睛瞅着母亲,“妈咪,刚才我问了姑姑,按照婚姻法,婚后财产属于夫妻共有财产,魔王爸爸要是送了东西给二奶,你可以向法院起诉,让二奶如数归还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脸上划过一道狡狯之色,“宝贝,刚才你魔王爸爸已经跟我解释清楚了,都是误会。安安不是他的二奶,是他属下的二奶。那艘游艇是你魔王爸爸奖励给他属下的,没想到他转送给了自己的二奶,害得你魔王爸爸背了黑锅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陆谨言就低咳了两声,像是被呛到了。

    这种洗白的方式还真是……出人意料!

    小奶包惊愕的瞪大了眼睛,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魔王爸爸怎么不解释呀?害得全世界都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他的头,“那位叔叔也是结过婚有老婆的,你魔王爸爸不希望他老婆知道了,跟他闹离婚,就替他扛了。像他这么关怀下属,愿意为下属背黑锅的老板,地球上估计找不出第二个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从车载冰柜里拿出了一瓶果汁,喝了一大口,屏蔽耳朵,假装听不到某女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撒谎的可不是他,跟他没有丝毫的关系。

    小奶包摸了摸下巴,两个乌黑的大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一圈,“结过婚的,那就不是finn叔叔了。”他趴到了驾驶座的后背上,望着凯罗,“凯罗阿姨,你知不知道那个坏叔叔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凯罗摇了摇头,这个时候,三缄其口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花晓芃轻轻的捏了下他的小脸蛋,“好了,你就不要追根究底了,小孩子的任务是玩和学习,不要操心大人的事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是你们两个要是成天冷战,不把误会解除,会影响到我的。”小奶包吐吐舌头,“你们两个都不是能很好处理家庭问题的人,否则四年前,也不会分开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和陆谨言对视了一眼,同时感觉一阵冷飕飕的风从面前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花晓芃讪讪一笑,有些尴尬,“宝贝,那个时候,我们还年轻,难免有些固执,但现在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看看你们的表现。”小奶包双臂交错在胸前,凝肃的小模样就像个老师在训斥不听话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小人精。”陆谨言揉了揉他的小脑袋,有些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去到花小锋的公寓,花小锋正在写实习报告。

    “小锋,还没吃饭吧,我让佣人做了香酥鸭,还炖了莲藕排骨汤,专门带来给你吃的。”花晓芃对弟弟是满心的疼爱。

    “好棒,谢谢姐姐,我正好饿了。”花小锋笑着把小奶包抱了起来,亲了下他的小脸蛋,“小钧来陪舅舅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摇摇脑袋,“舅舅,我已经吃过了,来的时候我还吃了甜品,肚子好饱哦。”

    “那舅舅只能一个人吃了。”花小锋笑了笑,坐下来吃东西,陆谨言带着小奶包去楼上的天台花园玩。

    花晓芃替弟弟盛了一碗汤,“喝口汤再吃,别噎着了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瞅着她,微微一笑,“姐,我在想,等爸爸退休之后,就把他和妈接到龙城来生活,我们也方便照顾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其实我早就劝爸爸内退了,但他觉得在家里闲不住,有份工作比较容易打发时间,我只能顺着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妈妈打电话来,说堂姐要嫁给一个老头子了,婚礼就在下个星期。那老头子年纪跟大伯一般大,真够尴尬的。”花小锋撇撇嘴。

    花晓芃很久都没有见过花梦黎了,老牛吃嫩草这种事,对于有钱人而言,再平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古人说富不易妻,贵不易交,而现在有些男人,一有了钱,就要抛弃糟糠之妻,去找年轻美貌的女人。

    时间不愧是试金石,是情圣还是陈世美,一试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,倒霉的终究是女人,人老珠黄,还带着拖油瓶,想寻找新的爱情也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个人有个人的生活,只要她自己觉得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她跟那个老男人在一起的时候,老男人还没离婚呢,她就是妥妥的小三上位。当了一次小三不够,还要当第二次,真是天生自带小三潜质。”花小锋一脸的鄙视。

    花晓芃摊了摊手,“反正,他们一家人看中的是钱,不是人,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花小锋哼哧了一声,“想到从前大伯一家丑恶的嘴脸,我就觉得恶心。伯父、伯妈、堂哥、堂姐,他们家没有一个是善茬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拍了拍他的肩,“算了,反正以后也不来往了,大家各过各的日子,互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她正说着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花小锋以为是陆谨言带着小奶包回来了,没想到是一个女孩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小林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刚好路过,知道你今天休假,就买了些水果,顺道过来看看你。”女孩说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嘿嘿一笑,“小锋,是你的朋友来了吗?快请人家进来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耸了下肩,让女孩进了门。

    女孩看到花晓芃,眼睛一亮,“哇,你是小锋的姐姐吧,我在时尚杂志上看到过你的专访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她的眼神是不是太好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