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三章 怀孕就离婚
    他浓眉微蹙,一脸的无辜,“没做过的事,你让我怎么承认?这不是屈打成招,制造冤假错案吗?”

    她嗤鼻一笑,嘲弄无比,“算了,我不说了,反正我已经决定不管你的事了,你承不承认都无所谓,但想要糊弄我,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他抬手来,扶住了她的肩,“笨女人,我承认,我和安安的关系比较特殊,但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。以后,我一定会跟你解释清楚的。你多给我一点时间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她使出一股蛮力,甩开了他的手,这话,她都听腻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给你时间,但在你解释清楚之前,别指望我会相信你,你也不要对我要求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又要开始冷战?”他从牙缝里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,把头转向了车窗外,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像是被寒流冰冻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烦躁的一拳砸在了座椅靠背上,他的胸腔里在淌血,迟早要内伤深重,不治身亡。

    “花晓芃,你要生气,可以打我,骂我,但不准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耍性子,只有笨女人例外。龙城第一少,冷血无情,杀伐果断,到了她这里,就变成了百依百顺的宠妻狂魔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依然望着窗外,一动不动,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。

    他猛地抓起她的手,就朝自己的胸口砸去,他砸得很用力,“啪”的一声闷响,花晓芃感觉自己的手指关节都痛了。

    他的脾气,她太了解了,一被他惹火,就自虐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我手痛,我可是孕妇。”

    “痛了吗?那打这里。”他又是一拳打在了自己的肚子上,他像是赌气一般,打得很用力,他本来就有胃病,这一拳下去,胃就痉挛起来,让他忍不住的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,真怕他会把自己打得胃出血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这样自虐真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身上痛,心就不会痛了。”他嘴角勾起了一丝惨烈的苦笑。

    “出轨的男人也会心痛吗?心痛的应该是他的老婆才对。”她没好气的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无奈的叹了口气,冤深似海,“笨女人,结婚之前我没有别的女人,结婚之后也没有别的女人,你是唯一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她呵呵的冷笑了两声,“要是安安听到你这么说,怕是想要上吊自杀吧?孩子都快有了,还不承认她是你的女人,你是太会说谎,还是太狠心了呢?”

    他狠狠的呛了下,“安安没有怀孕,你不要胡乱猜测。”

    她低哼了一声,转过头来,一瞬不瞬的看着他,目光里的批判之色,犹如利箭一般,把他从头剐到脚。

    “她请了三个月的病假,是你特批的,她能吃能跑能逛街,精神好得不得了,到底得了什么病,需要请三个月的假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希望她在总裁办吗?那就让她休假好了,免得你误会。”他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这话在她听来半点说服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好呀,你说她没怀孕,那就等三个月过后,看看她肚子会不会大起来。别指望,到时候,可以把她送出国偷偷生孩子,我不会让你们的奸计得逞。”她愤愤的、恨恨的、咬牙切齿的说。

    陆谨言扶住了额头,有点哭笑不得,“笨女人,我告诉你,我从来都没有碰过她,她就算怀孕也跟我没有半点关系,不过她是不可能怀孕的,我不会给她这个机会,即便是跟别人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她剧烈的震动了下,一时间没有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难道他要想禁锢她一样,禁锢着安安?

    不给她自由,不让她找别的男人,还不准她怀孕?

    这样的占有欲未免也太可怕了吧!

    “修罗魔王,你不会是把安安当成宠物在养吧?”

    陆谨言噎了下,低咳了两声,“你想太多了,我说过,之所以把安安留在身边,有不得已的原因,但跟感情没有关系,以后我一定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脑子里像被塞进了一团浆糊,越搅越乱,越搅越糊涂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为什么要这么复杂,让我怎么都看不懂,就不能简单一点,单纯一点吗?”

    他修长的手指抚上了她的面庞,“笨女人,我一点都不复杂,只是你还不太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她秀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凄迷的笑意,“你什么事都藏着、掖着,一点都不坦诚,让我怎么了解你呢?”

    他有太多的事情瞒着她了,车祸的事,安安的事,她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,就是不肯跟她说实话,非要拖着,非要让她等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怀疑,他只是想要敷衍她,想要脱到她忘记为止。

    陆谨言低下了眸子,声音也变得很低沉,“我有我的顾虑。”他用着一种蜻蜓点水的语气,似乎半个字都不愿多提。

    她咬了下唇,一点决然之色从眼底悄然划过,“你敢跟我达成一项君子协定吗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震,扬起眸子,“什么协定?”

    “如果安安真的是你的情人,如果你们有了孩子,我们就离婚,我把我的孩子带走,从今往后,我们一刀两断。”她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没有犹豫就同意了,像是根本就不担心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但花晓芃并没有因此就安下心来。

    如果安安没有怀孕,为什么会买这么多的安胎药,为什么会有孕吐和妊娠反应?

    这件事一定有蹊跷。

    不过,三个月后,就会见分晓了。

    怀孕这种事是藏不了多久的。

    她会让阿琪一直盯着安安,以免陆谨言采取某些极端的手段,比如偷偷把她送出国去,秘密的养胎生子。

    他有权有钱有势,没有什么是做不了的,想要掩盖真相很容易,但她不是傻瓜,可以任凭他糊弄。

    “明天,我让阿琪打一份协议出来,签字画押才有会法律效应。至于你爷爷的遗嘱,你不用担心,我会再签一份股份转让协议,把那10%的股份还给你,不是我的东西,我是不会要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