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二章 小奶包申讨二奶
    “大家都这么说,一个男人要是给外面的野女人钱花,还给她买很多的礼物,就是包二奶。”小奶包撇撇小嘴。

    陆谨言感觉喉咙里被塞进了一块骨头,咽不进去,也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钧,大人的世界很复杂,很多事不像你看到和听到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送游艇给安安?”小奶包一眨不眨的望着他,明显不肯放过他,要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    陆谨言叹了口气,这件事他根本就不知道,跟“送”沾不上边。

    他给了安安一张信用卡,她可以随意购买任何的东西,只需要跟finn打个招呼就行,他不会过问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妈咪之外,我不会送东西给别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,花晓芃半个字都不信,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感觉:虚伪!

    小奶包浓密的长睫毛闪动了下,“那为什么有人挖出来安安买游艇刷得是你的卡?”

    陆谨言被问得风中凌乱,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卡终究是他的,要撇清关系是不可能的,他可谓百口莫辩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小钧,你还是个小孩子,不懂大人的事,好好学习才是你应该做的。”他能做的只有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小奶包双臂环胸,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“我是妈咪的儿子,妈咪不高兴,我就不会高兴。大家都说你和妈咪的婚姻是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妈咪表面上是光鲜亮丽的陆家少奶奶,背地里就是一个豪门怨妇。当初妈咪就不该回到你身边,应该一直跟爸比在一起,爸比对她是真心实意的,不像你,心里想的是别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简直就是在声讨陆谨言,每个字都像冲锋枪里的子弹,扫射在陆谨言的死穴。

    他俊美的脸上一根神经狠狠的抽动了下,把精致的五官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着了,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嗤笑了一声,她怎么觉得每个字都是真真切切的大实话呢?

    “小钧,大人的事,大人自己会解决的。你是小孩子,不要操心了,好吗?”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她都不希望自己的婚姻影响到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会离婚吗?”小奶包低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陆谨言就斩钉截铁的抛出两个字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却没有说话,把目光转向了窗外,红唇抿一抿,像是已经开始动摇了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肚子里的这对双胞胎,她早就带着小奶包离开了,不会有丝毫的犹豫。

    她不会跟任何一个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。三心二意的男人,根本就不值得留恋。

    陆谨言被她这份微妙的反应刺伤了。一份难以言喻的愁苦,犹如乌云一般黑压压的堆积在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小奶包把小手儿搁在了花晓芃隆起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离婚就好,之前离开爸比的时候,我特别伤心,我们一家三口再也不能在一起生活了。你们要是离婚的话,小弟弟和小妹妹出生之后就不能和爸爸或者妈妈一起生活,他们也会很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戳中了花晓芃的软肋,作为一个母亲,她有义务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,让他们能够健康的成长。

    豪门家族表面上一团和气,背地里暗潮汹涌。陆家不会允许她把孩子带走,她一离开,陆谨言就会再娶,给孩子找后妈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十有**就是安安。

    安安并没有表面上那样的安静,心机深厚着呢,到时候肯定会想方设法的除掉她的孩子,好让自己的孩子继承家业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这一生也就这样了,不会再有什么奇迹发生了。最差也就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当一个豪门怨妇。”她自嘲一笑,充满了幽讽,这是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,像是彻底的丧失了希望。

    陆谨言感觉被一记霹雳击中了天灵盖。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,她多半是在说气话,但他还是被打击到了。

    他感到郁闷,烦躁,抓狂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,越来越大,仿佛随时都能汇聚成惊涛骇浪,吞没他们脆弱的婚姻。

    但他还不能把一切都告诉她。

    这就叫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有冤无处伸。

    小奶包伸出小手臂,搂住了母亲,眼睛望着陆谨言,“我不要妈咪变成豪门怨妇。魔王爸爸,你赶紧跟坏小三分开,不然我就带着妈咪,还有她肚子里的小弟弟和小妹妹一起离开,去跟爸比生活,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眼前一排草泥马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他的光辉形象,在孩子面前一落千丈。而花晓芃的态度,更像是认定了他的罪。

    “小钧,我身边真的没有小三,你妈咪是我唯一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发誓。”小奶包一脸的不信任。

    陆谨言叹了口气,竖起手掌。

    “好,我发誓,如果除了你妈咪之外,我还有别的女人,就让我飞机失事不能幸……”

    “幸存”两个字还没说完,就被花晓芃迅速的掩住了嘴,“陆谨言,你疯了。”

    上次的事想起来都让她后怕不已,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听到“失事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陆谨言握住了她的手,“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你相信我,如果要以死明志的话,我也是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提死这个字,我不想听。以后我们可以像公公婆婆一样相敬如宾的生活,你的任何事我都不听、不管、不问、不干涉,你想怎么样就怎样,想跟谁在一块就跟谁在一块,即便要带她回家,登堂入室,和我平起平坐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那样的消极,那样的淡漠,那样的疏离,仿佛他已经不再是她的丈夫,只是一个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男人而已。

    他眼里的光芒在她的话语中消失殆尽,暗淡一片,强烈的痛楚流溢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终究还是不肯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让凯罗把车停在前面的甜品店旁,让她带着小奶包去吃甜品。

    她不希望自己后面的话被孩子听到。

    等小奶包进去之后,她就说道:“其实你干脆一点,痛痛快快的承认,我反倒会舒服一点,至少能显得你敢作敢当,比较坦诚,现在这样,只让我觉得虚伪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