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九章 怀孕疑云
    “要生孩子可以有很多办法,又不是非要自然怀孕,可以人工受孕,还可以做试管。”她撇撇嘴。

    陆谨言扶额狂汗,笨女人已经不是开脑洞了,而是开黑洞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,谁也没有资格给我生孩子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花晓芃的心仿佛被拨动的琴弦,震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前一秒,她的胸口暖洋洋的,像被一股温泉包裹了一般,下一秒温度就消失了,只剩下一片寒冷。

    一想到时聪的事,她就没有办法去相信他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他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,让她没有办法去辨别真假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安安给你戴了绿帽子,背着你和别的男人乱搞?那你得好好查一查了,看看歼夫是谁?”

    陆谨言哭笑不得,笨女人的脑回路转得太快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件事确实要查,他要保证安安时刻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中,不让她乱来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我不求你百分之百的信任我,至少能有一半的信任,行吗?”

    她垂下了眸子,浓密的长睫毛在白皙的眼睑下投出了一道凄迷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我对自己没有信心,行了吧?你当初娶我是因为爷爷的遗嘱,不能离婚也是因为爷爷的遗嘱,要是没有爷爷的遗嘱,没有这份约束,你早就把我踢到地平线外去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倒吸了口气,抬起手扶住了她的肩,“我可是守了你四年,就算没有爷爷的遗嘱,我也要拴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她撇撇嘴,“你要找到另外一个能解决生理问题的女人,就不会这么想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低,像一阵虚弱的微风,把他的眉端吹皱了,“能和我身心合一的女人,只有你。”他的语气十分的坚定,没有丝毫的犹豫,说完,就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她像是被蛊惑了,整个人都变得晕晕乎乎的,沉醉在他的柔情之中。

    她分辨不出,他说得是真是假了。

    但她宁愿相信是真的,不想去思考,也不愿去思考另一种可能了。

    考虑到她有孕在身,他小心翼翼的,吻得十分轻柔,不久之后,就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以后要乖乖的,不要再胡思乱想了,会影响到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像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但心里是另一种想法,她得弄清楚安安是不是真的怀孕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她去了陆谨言的办公室,假装路过帝爵大厦,顺道上去等他下班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她没有直接去他的办公室,而是带着奶茶和甜点,先去了总裁办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在办公室环顾了一周,没有看到安安,她的办公桌空着。

    她未动声色,微微一笑,“大家辛苦了,我请大家喝下午茶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总裁夫人。”alice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她把下午茶分给秘书们,最后多出了一份,花晓芃就顺势问道:“安安呢,我怎么没有看到她?”

    “她生病休假了,听说要休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眼底闪过了一道犀利的微光,“什么病呀,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,她没说。”alice耸了耸肩,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,昨天看到她逛商城,大包小包的提出来,看起来活力十足,根本就不像生了病的样子,难道真的怀孕了?

    “请病假不是应该出示医生的诊断证明吗?”

    alice微微倾身,附在她耳边,极为小声的说:“是总裁亲批的假,我也不好多问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眯眼,眸子逐渐的加深了,阴黯无比。

    这么说,陆谨言是知道的,但昨天她说起安安怀孕,他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如果安安真的病了,他应该说出来,打消她的顾虑才对,隐瞒就说明心里有鬼!

    她该死的,又被他骗了吗?

    一股怒气从她心头蔓延开来,她连做了两个深呼吸,强迫自己保持平静,朝着alice莞尔一笑,“我去找陆总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了出去,并没有去陆谨言的办公室,而是直接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窝了一团火,越想越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混蛋陆谨言,骗子,大腹黑,她再也不相信他的鬼话了,一个字都不信!

    回到车里,她给阿琪打了一个电话,“替我做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会就此罢休的,一定要弄个清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段时间,安安忙着自己的大事,没有缠着陆谨言。
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谋,她相信自己和陆谨言来日方长。

    开车进到别墅的时候,她眼角的余光瞟到了一抹身影。

    对方躲在一棵大树下,像是在偷窥着她。

    她假装没有看到,迅速进到别墅里,从房间里拿出望远镜,偷偷的朝外面观望。

    她要看看到底是谁在监视她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一名女子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,她很快就认出来了,是花晓芃的助理阿琪。

    经常跟在花晓芃身边的人,她都暗中调查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叫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一丝极为阴冷的笑意从她嘴角流溢出来,花晓芃竟然在跟踪她,她得给她送点料才行,不能让她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在房子里待了一会,她又出门了,阿琪开着车,偷偷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她瞟了一眼后视镜,诡谲的笑了。

    去到最近的药店,她刻意让药剂师给她推荐安胎药,还故意把声音放得很大,唯恐躲在一旁的阿琪听不到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买了地屈孕酮片、叶酸片、孕康口服液……

    阿琪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被发现了,掏出手机,把这一幕全都拍摄了下来。

    三天后,她就去向花晓芃汇报了。

    “花总,这是我在药店偷拍的视频,安安买了好多的安胎药,我没有看到她家里有其他人,也没有看到她把药送给谁,多半是给自己吃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,看来这个女人十有**是真的怀孕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发现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的生活挺有规律的,每天早上去附近公园散步,下午去绿园喝下午茶,晚上九点就熄了灯睡觉。整个人看起来挺精神的,一点都不像生病的样子,倒挺像孕妇在安胎。”阿琪如实的汇报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