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八章 她肚子里是不是你的种
    “大姐,你知道夫妻之间最需要的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她维持着语气的平静,陆锦珊是她的敌人,说这些话就是为了打击她,如果露出受到刺激的神色,就会让对方得意洋洋,称心如意。

    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信任。”花晓芃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说,“我相信谨言,他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。安安喜欢谨言不假,但谨言根本就不喜欢她,只是把她当成妹妹看待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?哈哈哈……”陆锦珊掩起嘴,大笑,“花晓芃,你到底是傻还是天真呢,全龙城的人都知道安安是谨言的情人,谨言自己都承认过,等她的孩子生下来,就会像司马钰儿一样,进入陆家和你二女共伺一夫了。你得早做准备,免得到时候被打个措手不及,只能嚎啕大哭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内心深处翻涌着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嘴上说信任陆谨言,其实心里是不信任的。

    他有太多事情瞒着她了,虽然在时聪那件事上,她愿意给他一次机会,但终究在她的心里留下了一根刺。

    他是演技派,太腹黑,藏得太深,以她的智商,根本不可能看懂。

    “你是刺激不到我的,谨言只爱我一个人,其他人都是浮云。”她搅动了下杯中的果汁,不慌不忙的说。

    陆锦珊高昂起自己的脖子,用着一种居高临下的、鄙视的、嘲弄的姿态看着她,“我估计你的孩子出生不久,安安的孩子也要出生了,一下子添了好几个重孙子,奶奶一定会很高兴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想说什么,看到花小锋回来,就站了起来,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花小锋已经看到她了,飞快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陆锦珊跟姐姐不和,三番五次的陷害她。

    “姐,她是不是来吵架的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用理会她。”花晓芃耸了耸肩,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,似乎丝毫没有受到陆锦珊的影响。

    陆锦珊把头一扭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她相信花晓芃只是在故作镇定,心里指不定泪流成河呢。

    花小锋望着她的背影,皱了皱眉头,“姐,以后看到她过来,就让保镖拦住,别让她靠近,免得她突然发疯,伤到你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摆了摆手,“不用担心,她现在就像是强弩之末,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。”

    从前陆锦珊之所以可以飞扬跋扈,横行霸道,是因为有陆家和陆夫人在背后撑腰,现在两大靠山都没有了,连买个包都得向婆家要钱,除非有人在背后给她出谋划策,推波助澜,否则只能小打小闹,不需要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我看她就是太闲,闲得生了病,得去精神病院好好治一治。”花小锋低哼一声。

    从甜品店出来,他去了医院,今天轮到他上夜班,花晓芃回了家。

    陆谨言正在教小奶包和陆初瑕机器人编程。

    花晓芃心里还在泛着小疙瘩,直接进了房间,躺到椅子上,玩游戏发泄。

    陆谨言走了进来,一把夺走了她的ipad。

    “这个游戏太暴力,不适合你玩。”

    她未动声色,靠到椅子上,抚了抚高耸的小腹,“我今天去商城了,你猜我看到了谁?”

    “谁?”陆谨言挑眉。

    “安安。”她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,似乎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,没有携带丝毫的个人情感。

    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,未置一词,不知是没有兴趣谈论,还是故意想要回避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她幽幽的瞟了他一眼,不打算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想知道她买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,你想说什么?”陆谨言走到吧台前,倒了一杯零度鸡尾酒。

    花晓芃摩挲着小腹,咽了下口水,才缓缓开口,“她买了很多的孕妇用品,不会是怀孕了吧?”她的声音很低,但很清晰。

    陆谨言低咳了一声,像是被刚喝进去的液体呛了下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你想太多了,买孕妇用品不一定是给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浓密的长睫毛闪烁了下,绽出一点狡狯之色,“我可是亲眼看到她在试孕妇装,不是卖给自己的,干嘛要试?她还时而不时的摸肚子,就像个孕妇一样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面无表情,神情十分的淡定,唯有眸色逐渐的加深了,“那是她的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眯眼,一瞬不瞬的盯着他,唯恐放过他丝毫的微表情变化,“跟你没关系吗?”这话直接、简单、粗暴,俨然像一个妻子子在审问出轨的丈夫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她想过了,先开门见山,直截了当的问出来,试探他的反应,像他这种超级腹黑的家伙,如果拐弯抹角的话,一定会让他转移话题,回避过去。

    陆谨言无语,眼前一排黑乌鸦呱呱飞过。

    “花晓芃,你这样怀疑自己的丈夫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她嘲弄一笑:“安安是你的老情人,你到现在都没跟她断过,一直藕断丝连,暗通款曲。你说,她怀孕了,我第一个人怀疑的男人应该是谁?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嘴角颤动了下,像是被扎到了,“我说过,我跟安安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呵呵的冷笑了两声,充满了讥诮,“你跟她非亲非故,她却住着你的别墅,开着你的豪车,刷着你的信用卡。她要不是你包养的二奶,应该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陆谨言露出了一点无奈之色,“我现在还没有办法跟你解释,等以后我会跟你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嗤了一声,他总是这样,用这种糊弄的说辞来敷衍她。

    在车祸的事情上是这样,在安安的事情上又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我以前一直以为你这个人干脆果断,敢作敢当,现在才知道不是这样的,你特别的虚伪,特别的腹黑。你不是说过,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待吗?做了就做了,没做就没做,为什么不能诚实一点呢?”

    陆谨言咬住了牙关,从牙缝里吸了口气,他发现了,无论经历过什么,她对他依然没有丝毫的信任,“你明明知道我有隐疾,问这样的问题是不是太多余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