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七章 情人怀孕了
    花晓芃不想再多说,孩子终究是孩子,解释太多也没用。

    她带着小奶包去浴室洗澡了。

    陆初瑕则噔噔噔的跑上楼,急于把这个消息告诉陆谨言。

    花晓芃一进房,陆谨言就问道:“许若宸是真的准备放下你了,还是又找了个炮灰,想要麻痹我?”

    她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,“我是陆家的少奶奶,我和许若宸再也走不到一起了,他当然会重新选择一个合适的妻子,共度终身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陆谨言心里一阵爽快,有种清除了一个大敌人的痛快感。

    “我看他是突然有了自知之明,知道跟我抢女人,没戏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有点晕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和许若宸四年的关系,还有了孩子,他虽然不再介意,但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疙瘩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太清楚那个慕容黛西是什么来历,希望她是个善良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明白她的顾虑,“你放心,我会保护好小钧的,不管许若宸以后的老婆是谁,都别想伤害到小钧。

    花晓芃把头靠在了他的胸前,他是她的靠山,是她的护盾,只要有他在,她就不担心了,任何事都能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花晓芃带着弟弟去看房子。

    这是她给弟弟准备的婚房。

    花小锋搂住了她的肩,“姐,你不用替我操心,我自己能挣钱买房子娶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龙城是寸土寸金,房价高得吓人,就你在医院那点实习工资哪里够用。”花晓芃笑了笑,“而且现在贷款利息很高,你要按揭,很不划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依靠你和姐夫。”花小锋做了个鬼脸,“当时候,陆家的人把你当成扶第魔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讲,只有穷人家才会把钱看得重,斤斤计较着儿媳妇是否会拿钱去贴娘家。在陆家这样的豪门大家族,根本不在乎这个。亲家要是过得太寒酸了,反倒会给他们丢脸的。再说了,给你买房的钱,都是你姐我自己挣的,没用你姐夫一分钱。”花晓芃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花小锋挠了挠头,“那就算是我借的房款,等我有了钱,就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想怎么样都行。”花晓芃拍了拍他的肩,像哄着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去到前面的甜品店,两人坐了下来,点了两份甜点。

    花晓芃吃了一勺奶冻,笑着说道:“听说你们医院的小护士,个个都对你如痴如狂的,有没有一个喜欢的?”

    花小锋耸了耸肩,“兔子不吃窝边草,我可没想跟护士交往,我要交女朋友,就找个医疗系统之外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颔首,“这样也好,不管是医生,还是护士,都太忙了,忙得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她漫不经心的说着,目光透过甜品店的落地窗户,落在了对面的商城门口。

    那里停着一辆熟悉的车。

    那是陆谨言的车。

    他的每辆车都是定制的,独一无二,所以很容易认出来。

    一名女子从商城里走了出来,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看logo,都是名牌。

    花晓芃也认出她来了,是安安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她都没有怎么关注陆谨言和安安的事。

    本来还以为他们已经断了,看来并没有。

    她能堂而皇之的坐着陆谨言的车,就说明他们还保持着亲密的关系。

    陆谨言,他总是说自己和安安不是情人关系,但事实处处在打脸。

    看来,他是个天生的说谎者,也是天生的影帝。

    她已经分不清楚,他对自己的感情,有几分真,几分假了。

    吃下一口奶冻,顺带咽下心头所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不愿再多想。

    想了,也只能是自寻烦恼,解决不了问题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不知道,甜品店的一角,坐着一个人,她既看到了她,也看到了外面的安安。

    花小锋的电话响了,当他出去接电话时,她走了过来,坐到了花晓芃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花晓芃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姐。”花晓芃淡淡一笑,真是冤家路窄。

    陆锦珊嘴角挂着一丝诡谲的笑意,“我刚才看到安安了,想当初谨言那么的爱她,却被棒打鸳鸯,娶了你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皱了下眉头,“大姐,如果你是来挑衅的,就恕我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冷冷一笑,“花晓芃,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个事实,一个你从来都不知道的事实。你不要以为你这么水性杨花,三心二意,谨言还不跟你离婚,是因为喜欢你,其实他是为了家族的利益,不得不维系和你的婚姻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未动声色,竭力保持着平静,“你不需要在这里挑拨离间,我和谨言的关系不会受到你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昂起高贵的脖子,用着一种鄙视的、轻蔑的目光瞪着她,“不管你愿不愿意听,我都要把真相告诉你。我爷爷立了一份极为荒唐的遗嘱,倘若陆谨言跟你离婚,就要把陆氏百分之十的股份分给你养老。你也是个生意人,应该知道陆氏财团百分之十的股份有多大的份量。谨言身为陆家未来的继承人,怎么能丢失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呢?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里咯噔了一下,虽然她知道陆谨言是因为爷爷的遗嘱才被迫娶了她,但从来都不知道遗嘱里面还有这一条。

    陆家的人一向都会把家族的利益放在首位,陆谨言也是如此,他不可能允许她分走百分之十的股份。

    在她思忖间,陆锦珊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你肚子里的种,陆谨言也一样不在乎,我听说他和安安正在秘密计划怀孕,刚才我看到安安买得都是孕妇的用品,没准肚子里已经有谨言的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觉得自己不会受到陆锦珊的影响,但脑子里还是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安安怀孕了?

    是陆谨言的孩子?

    她简直不敢相信,这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,在她的脑子里炸开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会做这样的事情吗?

    会让一个情人秘密怀孕吗?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狠狠的咽了下口水,强迫自己保持镇定,不能被陆锦珊的三言两语就打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