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四章 你这是报应
    陆初瑕愣了半晌,乌黑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了几下,狡黠的收起怒色,笑了起来,“我就知道,我们家老大三观端正,不会去外面养情人,包二奶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她的头,“小瑕,你到楼下去等我,待会我们一起去接小钧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陆初瑕开心的走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露出一丝佯怒的表情,朝不远处的女人勾了勾手指,“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吗?”他在外面九死一生,这个女人竟然在家里,信口雌黄,损毁他的清誉。

    花晓芃微汗,把事情的始末跟他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,“我为了替你保密,也是很拼的。”

    他有点哭笑不得,如此离谱的幌子也只有这个古灵精怪的女人可以想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情有可原,就不跟你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她拉进了怀里,伸手摩挲着她高耸的小腹,感受着孩子奇妙的胎动。

    他离开了三个星期,她怀孕有四个半月了,肚子大了不少,像揣了一个西瓜。

    她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,“谨言,在孩子出生之前,你不要再去国外了,我有点后怕。”

    他薄唇划开一道邪戾的笑弧,“放心,我是修罗魔王,阎王不敢收我,怕我毁了他的阎王殿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,他阎王当烦了,不想当了,想要让位给你呢?”她换上了一点调侃的语气。

    他失笑,同样戏谑的说:“那更好,我一定把你在生死薄上的名字划了,让你活得长长久久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都不在了,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活着,有什么意思呀?”她撅起小嘴。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好几个备胎吗?”他把头埋进了她的脖子里,用胡子渣渣摩挲着她光滑的肌肤。

    她伸出小爪子来,把他乌黑的头发一阵乱挠,“我是个从一而终的女人,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。”

    他猛地抬起了头,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,漆黑的冰眸里闪着异常明亮的光华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一本正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或许人都是这样,只要等到失去的时候,才会懂得珍惜。

    当初的他是如此。

    现在的自己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来,她每天都在向上天祈祷,祈祷他能平安的回来。

    只要他没事,她就什么都不计较了,跟他安安心心的过日子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是因祸得福了。”他笑了起来,低低沉沉的浅笑从喉咙里爆发出来,充满了磁性,夹杂着惊喜。

    他们的关系总算又往前迈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没准很快就能超过许若宸和时聪了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晌之后,她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你答应过我,三个月后会给我一个交代,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答应你的事,我一定不会食言。”他郑重的、凝肃的说。

    她抿了下唇,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。

    只要他能在时聪面前真心忏悔,车祸的事,她就翻篇。

    之后,她和陆初瑕一同去了许若宸的别墅,接小奶包回家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去了一趟公司。

    阿琪过来了,“花总,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向你汇报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她一边浏览着邮件,一边漫不经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王涛死了。”阿琪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她剧烈的震动了下,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车祸,在高速公路上撞了车,当场死亡。”阿琪说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一直让她暗中关注王涛的动向,看看他都跟些什么人来往,没准能查到肇事者。王涛出事的时候,她的车就跟在不远处,亲眼目睹了一切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脸颊微微泛了白。

    是意外吗?

    还是被杀人灭口?

    他是车祸案最关键的证人,他一死,就很难再翻案了。

    她很担心,这件事跟陆谨言有关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星期前。”阿琪低低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算了一下,那就是在陆谨言去美国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件事会跟陆谨言有关吗?

    她靠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陆谨言一向杀伐果断,行事狠戾,但他从来不会把人弄死,他的作风是令人生不如死,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所以王涛的死,应该是意外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心情稍微安宁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她思忖间,阿琪的声音小心翼翼的传来,“我听说finn在国外受了伤,他还好吧?”

    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“他跟陆总一起回得国,没什么大碍,在医院里休养。你跟他不会在交往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应该不太喜欢我。”阿琪摆了摆手,神色有几分黯然。

    看来,她是在单相思。

    花晓芃笑了下。

    finn高大英俊,帅气爆棚,阿琪经常跟他见面,喜欢上他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“喜欢就去追好了,我不会干涉你个人的感情问题,不过有一点,你要记住,我吩咐你办得事,不能对他透露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阿琪连忙道:“花总,你放心,我不是个会被感情冲昏头脑的人,我一定会公私分明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花晓芃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若宸的别墅里,小奶包一走,房子里就变得格外安静了,静得让他都难以适应。

    他真怀念从前在美国的日子,这个时候,花晓芃会在厨房里准备晚餐,而他在院子里教孩子打棒球。

    他走到吧台前,倒了一杯酒,就在这时,电话响了,一个声音从里面传来,“许哥哥,我姐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剧烈的震动了下,一抹怒火冲上眉梢,“ja,我放你一马,你就该老实点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女人,在他的婚礼捣乱,花晓芃就不会被陆谨言带走。

    “许哥哥,这次我没有骗你,我住在希尔顿酒店1401房间,你过来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一点阴鸷之色从许若宸眼底闪过,他不相信这个女人,但还是去了,想看看她到底玩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希尔顿酒店1401房,许若宸进去之后,看到里面坐着两个女人,一个是伊然的妹妹,许若宸习惯叫她的英文名ja。

    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的眉头拧绞了起来,“该死的ja,你竟然敢骗我。”

    陌生女人站了起来,走到了他的身旁,“阿宸,她没有骗你,我就是伊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