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三章 你的遗言,我没听清楚
    陆谨言,我会把孩子生下来的。

    我也会一直守着你,就像你之前守着我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你还活着,一定要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我和孩子等着你回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漫长,两个星期就像过了一个世纪。

    花晓芃每天都浑浑噩噩的,就像一具失了魂的空壳。

    每个晚上,她都会做梦,梦到陆谨言回来了,可是醒来的时候,枕边空空如也,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不想哭,不想惊动肚子里的孩子,可是眼泪总是控制不住的往外流,都快要流干了。

    陆宇晗的助理来了,“少奶奶,陆董让我来接您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消息了?”花晓芃的心咔到了嗓子眼,几乎要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您跟我去就知道了。”助理带着她上了车,一路开到了陆氏旗下的医院。

    花晓芃一直抱着胳膊,不让自己颤抖的太厉害。

    她好害怕,怕得要命,怕自己看到得是陆谨言的尸体!

    六楼vip病房里。

    推开门,她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苍白如纸,看起来好虚弱,可是他在呼吸,他还活着!

    “陆谨言——”她“哇”的一声,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连日来,每天的担惊受怕,痛苦绝望,和她所肩负的沉沉重担,都化为一声沉痛的哭泣,她的泪水像潮水般的汹涌而至,一发而不可止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!”他扯开嘴角,连笑容都是虚弱的,“你是失望,还是高兴?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要再晚一点回来,就看不到我了。”她吸了吸鼻子,她都快难过死了,他还在旁边说风凉话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忽然就黯淡了,“我知道。”他低迷的吐出了三个字,他要晚一点回来,她就跟着许若宸离开了吧?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这个混蛋,竟然还让我改嫁,你不是说了我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吗?你要再晚点回来,我就殉情了,带着你的孩子,一尸三命。”她瘦削的肩头,无法控制的耸动着,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栗。

    伸出手来,她握住了他的手,好害怕又是自己在做梦,她要感受到他的热量,才能相信他真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点星光飞进了陆谨言阴黯的眸子里,“你是不是有点在乎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丈夫,是孩子们的爸爸,我的孩子怎么可能还没出生,就没有了爸爸呢?”她止不住的抽泣着,连肚子都跟着一颤一颤的,忽然一阵抽搐从里面传来,让她闷哼了一声,下意识的捧住了肚子。

    陆谨言吓坏了,挣扎的坐了起来,“怎么了,肚子疼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快躺下,可能孩子很久都没听到你的声音,现在听到了,挺高兴的,就动了。”她握起他的手,搁在了肚子上。

    陆谨言一阵惊喜,“他们会动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陆宇晗和陆夫人进来了,这一次因为儿子的事,两人的关系似乎有了一些缓和。

    陆宇晗告诉她,飞机在穿越北美大陆的时候,遭遇了雷暴的袭击,机翼着了火,好在陆谨言沉着冷静,和finn一起替下了驾驶人员,亲自驾驶着飞机,紧急迫降在了半山腰。

    飞机后半部分断裂,机组人员全部遇难了,只有他和finn幸存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徒步翻越了三座高山,才寻到了一个村落,获得了救助。

    这些天,他们挑战了人体的各种极限,倘若不是有着超人一般的毅力,精通荒野求生的技能,根本就不可能存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本来,谨言应该在美国医院多住一段时间,但他不肯,非要回来,我们没办法,只能送他回来了。”陆宇晗说道。

    陆谨言望着身旁的女人,带了一点自嘲的笑了下,“我发现自己没死,就后悔了,不该给你开绿灯。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“你后面那句话我没听清楚,你能再说一遍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低咳了两声,像是呛了下,“不管我说了什么,你都不用当真,没听清楚更好。”

    她撇了撇嘴,“可我觉得你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跟我的话肯定是最真心的,我特别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大手一伸,轻轻的弹了下她的额头,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她不想放过他,就想刨根问底,“你不是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吗?怎么会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陆谨言皱了下眉头,似乎被问得有点恼火了,“花晓芃,你怎么有杠精的潜质?”

    她浓密的长睫毛闪动了下,露出一点狡狯之色,抬手指了指隆起的小腹,“那你跟宝宝说吧,我不听。”说完,捂住了耳朵。

    陆宇晗朝陆夫人使了个眼色,两人笑着走了出去,小两口小别胜新婚,在打情骂俏,他们还是不要打扰的好。

    见门被关上,陆谨言猛然一伸手,把她拉进了怀里,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她瘫软进了他的怀里,他灼热的呼吸把她重重的包围了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来,环住了他的脖子,两人都在贪婪的吮吸着对方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我很想你,还好,你还在。”

    “陆谨言,以后我们再也不要赌气,说不吉利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准再气我了。”陆谨言的语气是柔和的,柔得几乎要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陆宇晗封锁了消息,飞机失事的事,一直都没有公布出来让旁人知道,只是偷偷告诉了老夫人,对外只说陆谨言在国外登山,受了一点小伤。

    陆初瑕得知陆谨言回国,躺在医院里,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不是来探病的,而是来兴师问罪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这个样子,就是遭到报应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狠狠的呛了下,“小丫头,你在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陆初瑕双手叉腰,恶狠狠的瞪着她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做了什么,嫂子全都告诉我了,你根本就没有去美国,而是带着野女人去外地度假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风中凌乱,吐血三升,“花晓芃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花晓芃扶住了额头,走过来搂住了陆初瑕的肩,“小瑕,其实这件事,是我误会了,那个女人不是谨言的情人,是想勾引谨言不成功,故意发照片来气我,想要破坏我和谨言的关系。还好,我比较镇定,没有上当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