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二章 生离死别
    陆宇晗封锁了媒体,飞机失联的事没有被报道出来。

    陆谨言是陆家未来的继承人,他出事的消息一旦传出,不仅会对陆家,对整个陆氏财团也会有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她想要一直龟缩在别墅里,等待陆谨言的消息,但这样是不可能的,公司的事,陆家的事,都需要她来处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倘若陆谨言真的出了事,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会成为众矢之的,那些别有用心的人都不会希望他们平安的生下来。

    站在镜子前,她一次一次做着深呼吸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为了陆谨言,为了肚子里的孩子,她就算痛苦万分,也要坚强起来。

    回到陆家,司马钰儿就走了过来,“晓芃,谨言去美国,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她耸了耸肩,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:“原本周末就要回来的,但外公那边想让他多待几天,就改变了行程。”

    “你公公也去了美国,看来他们是准备在那边过圣诞了,你应该一起过去才对。”司马钰儿的语气里带了几分试探的意味。

    陆宇晗是和陆夫人一起乘坐的飞机,她自然会有所怀疑。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隆起的小腹,“我身子不方便,不适合做飞机,等明年孩子出生了,就能跟太外公、太外婆一起过圣诞节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陆初瑕从外面走了进来,“嫂子,这两天你有没有给老大打电话呀?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抖动了下,竭力保持着平静,“有呀,怎么了?我们每天都会通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给老大打电话,他怎么一直关机呀?好奇怪,他的手机是从来不会关机的。”陆初瑕歪着脑袋,一脸的困惑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,那平静的外表下面隐藏着巨大的悲痛。

    她不能爆发出来,要努力的强忍着,表现的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们在电话里吵了几句嘴,他一生气,就把手机砸了。”这个幌子说得很顺溜,成功的转移了陆初瑕的话题。

    陆初瑕倒吸了口气,“你们为什么吵架呀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在电话里听到有女人的声音,就有点担心嘛……”花晓芃做了一个鬼脸,后面的话省略了。

    陆初瑕搂住了她的肩,“嫂子,你做得对,是要谨慎一点,我听说女人在怀孕的时候,男人最容易出轨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佯嗔了女儿一眼,“孩子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嘟嘟嘴,“我不是小孩子了,我什么都懂。我是要提醒嫂子,把老大看紧了,别让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坏女人趁虚而入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轻轻一叹,“其实这种事还是得靠男人自觉,我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看着她,尤其是在他出国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等生完孩子之后,他要出国,你就跟着,这样就不会给坏女人可乘之机了。”陆初瑕摇头晃脑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站了起来,“我回房间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一步一步的上了楼,关上房门的刹那间,她所有的力气都消失了,就像被戳穿的皮球,虚弱的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演多久,陆宇晗那边依然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她每天都像是在烈火上煎熬,每一分钟对她而言,都如同凌迟一般。

    等待是最痛苦的折磨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种近乎绝望的等待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怀孕,她一定会和陆宇晗一起到出事的地点去找他,不会坐在这里干着急。

    陆初瑕就像是个捣蛋鬼,不肯消停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她又跑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总觉得好奇怪啊,老大不太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正常了?”花晓芃端起牛奶杯,低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手机还在关机,finn哥哥的手机也关机了。总不至于finn哥哥的手机也砸坏了吧,而且都过去两天了,就算坏了,他们也应该换新手机了。”陆初瑕摸着下巴,满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手指颤动了下,

    finn和陆谨言在同一架飞机上,陆谨言出事,finn也不可能幸免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一直要给他打电话呢,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替你做吗?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查岗嘛。”陆初瑕吐吐舌头。

    花晓芃在心里哀叹。

    她没有心情在这里应付小丫头,但她一直这样下去,难免会让其他人起疑心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但你一定要替我保密,谁也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做了一个拉链封唇的手势,“放心,我一定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和finn都换了电话号码,故意让你找不到他们的。”花晓芃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陆初瑕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老大没有去美国,而是带着他的秘密情人去外地度假了。”花晓芃沉重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陆初瑕震惊无比,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,“这不可能,老大不是那样的人?”

    花晓芃扶住了额头,“倘若不是那个女人发来照片挑衅我,我也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损坏陆谨言的清誉,但不这样说,陆初瑕不会罢休,这几天还会不停的拨打陆谨言的手机。

    陆初瑕怒了,双手叉腰,跺了跺脚,“太过分了,老大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呀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了吗?女人怀孕,是男人最容易出轨的时候。要是接了你的电话,他的歼情岂不就暴露了,我给他打也一样不通,都是他用网络电话给我打过来。”花晓芃长叹一声,尾音拖得比哈雷彗星的尾巴还要长。

    陆初瑕七窍生烟,连头发丝都在冒着青烟,“等他回来,我一定帮你好好的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她气鼓鼓的走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握着杯子的手指收紧了,耳旁又回响起了陆谨言出事前留给她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要是我没有回来,我们之间所有的一切,你就翻篇了……跟许若宸好好的生活……我希望你能把孩子生下来,不过……你可以自己选择……”

    他让她自己选择,难不成他以为,他死了,她会把孩子拿掉?

    她一定把他伤着了吧,所以他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