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一章 不想要你死
    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她心头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祈祷,或许我会在中途飞机失事,就再也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徘徊,她的脸色刹那间一片惨白,没有了一丝血色,连嘴唇也是黯淡的。

    不不不,她从来没有祈祷过,一次都没有!

    那天她只是在说气话,全都是气话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希望他出事呢?

    他是她的丈夫,是她孩子的父亲,就算他做了十恶不赦的事,她也不可能去诅咒他的。

    她的手抖了起来,身体也在抖,抖得连整个床都在咯吱作响。

    陆谨言一定还在生她的气,所以在吓唬她,在骗她。

    他是修罗魔王,阎王爷不敢收他的,他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她拼命的安慰自己,慌慌张张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她要找个人好好的问问。

    阿时,罗伊……

    他还有那么多的属下,他们一定都知道他的行踪。

    她扶着楼梯,跌跌撞撞的往下走,来到二楼的时候,看到陆宇晗正一脸沉重的大步往外走,不,他应该是在跑,想要去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她在后面叫道。

    陆宇晗转过头来,看了她一眼,表情十分的古怪,像是在竭力控制住某种即将崩溃的情绪,“我……我要去一趟公司……处理一些事……”他语无伦次,像是在解释,又像是在掩饰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,“昨天半夜,我接到谨言的电话,我很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陆宇晗就惊跳的转身,“什么时候,你什么时候接到的他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下表,是三点钟,他是从飞机上给我打电话的,说到一半就断了,我……我很害怕……”花晓芃抱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陆宇晗露出了一丝悲痛之色,“晓芃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带着花晓芃去到了楼上陆谨言的办公室,关好了门。

    “晓芃。”他扶住了额头,狠狠的咽了下口水,才发出声音来,“昨天晚上,谨言的飞机在空中遭遇了雷暴的袭击,和控制塔失去了联系……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脑袋里轰然一声炸响,感觉天旋地转,眼睛一黑,跌坐在了椅子上,“不会的……不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陆宇晗扶住了她的肩,“晓芃,我知道这对你很为难,但你一定要坚强一点。我会动用所有的力量进行搜救,在确定飞机失事之前,这件事除了你和我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小妈、老夫人……都不能说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后背发冷,舌尖发硬,喉头发紧,心脏发痛,握着沙发扶手的手指不自禁的簌簌颤抖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有事的,对不对?飞机上有降落伞,他会跳伞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坐得是全球最先进的私人飞机,还是专门定制的,上面有很齐全的救生设备,他应该能逃生的。

    她拼命的安慰自己,全身的神经都拧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晓芃,无论发生什么事,你都要保重身体,保住肚子里的孩子,他们可能是谨言……”陆宇晗没有说出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但花晓芃明白他的意思,他们可能是陆谨言唯一的骨血了。

    一滴泪水从她眼里滑落下来,“谨言那么强,那么厉害,他什么都懂,他会活下来的。他一定在等着,等着您去救他,您快点去,快点去!”

    “也许,他们在某个地方迫降了,我们要尽量往好的方面想。”

    陆宇晗拍了拍她的肩,既是在安慰她,也是在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他没有多待,急匆匆的走了出去,飞机早就备好,在机场等着他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还有一丝的希望,他的儿子那么优秀,那么坚韧,那么勇敢,一定能活下来的。

    花晓芃呆坐了许久,才从书房走出去。

    她不敢多待,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漏了馅。

    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,去了陆谨言的湖滨别墅。

    一进门,她就跌坐在地上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你是不是连一滴眼泪都不会流?”

    “我想过,我一定要比你先死,因为你死了,我也没法独活,可是我死了,你会很快乐的活下去。而且我知道你巴不得我死,我死了你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祈祷,或许我会在中途飞机失事,就再也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谨言的声音不断在她的耳旁回响,震得她每根神经都在剧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自己不在乎陆谨言,他在或不在,爱或不爱,对她都不会产生影响。

    此刻,她才发现,并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陆谨言早就已经悄悄的进驻到了她的心里,和她的灵魂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她恨他,怨他,满心的矛盾,都是因为在乎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我只是在说气话而已,你要死了,我不会快乐的,我也不要再嫁给别人了。你说过,我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,你说过这一辈子都不会让我离开你的。所以,你要快点回来,看着我,栓着我……你不准死,你要死了,我会恨你一辈子,死了也不去地府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谨言,我们的孩子还没有出生,你不能让他们出生之后见不到爸爸,不能让我一个人把他们抚养长大,我没有这么勇敢,也没有这么坚强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谨言,只要你回来,我就再也不跟你冷战了。时聪的事,我……我也不计较了。只要你去给他认错,我就再也不提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捂着脸,不停的哭,不停的哭,泪水犹如泄了闸的洪水,怎么都止不住。

    她甚至觉得自己快要活不下去了,连呼吸的力量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好后悔,不该跟陆谨言吵架,他没有计划要去美国的,一定是生她的气才出国的。

    finn说,她是唯一能影响他情绪的人,他一生气就会自虐,弄得自己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干脆不回来了,要跟她生离死别,是故意要折磨她,让她痛不欲生吗?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佣人过来做饭了。

    她吃不下,一点食欲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她拼命的强迫自己吃。

    她要保住孩子,这是陆谨言唯一的骨肉,她一定要把他们平安的生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