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章 最后一通电话
    在他离开之后,花晓芃就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陆谨言站在窗前,出神的凝视着窗外漆黑的夜色。

    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,他一动未动,就像是一道影子。

    她没有理会他,独自坐到了沙发上,拿起一本杂志,随手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寂静的可怕,仿佛没有人存在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陆谨言转过身来,走到了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你就打算一直这样跟我冷战下去吗?”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只是翻动着杂志。

    “花晓芃。”他沉重而又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你这样会对孩子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依然不说话,仿佛完全当他是一团空气,无影而无形。

    他有点恼了,大手一伸,抓起杂志扔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你对一个死了七年的男人还念念不忘,有没有想过我的心情?”

    花晓芃抬起头来,幽幽的看着他,目光里充满了嘲弄,和怨恨。

    “是谁害死了他?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嘴角抽动了下,“不管他是怎么死的,都不能影响我们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她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,“陆谨言,你别指望我可以原谅那个凶手,他撞了人还肇事逃逸,他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,把牢底坐穿。”

    他真想把这个女人骨子里倔强的筋拔掉,“我说过给我三个月,三个月之后我会把肇事者交给你的,你就不能等一等吗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像冰与冰之间的碰撞,极冷,“为什么要等三个月?你告诉我一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不能告诉你,但三个月之后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。”他蜻蜓点水的说。

    她嗤鼻一笑,“我还是那句话,在弄清楚真相之前,你不要对我抱有太大期望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撑起身子站了起来,躺到床上,不再理会他了。

    他深深的吸了口气,平复胸腔里的怒火。

    关上灯之后,黑暗笼罩下来,把他脸上所有的阴郁之色都覆盖了。

    总有一天,他要被这个女人活活的气死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你是不是连一滴眼泪都不会流?”

    她哼了一声:“你怎么会死,你是修罗魔王,阎王爷不敢收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嘴角在黑暗里勾起了一丝悲哀的弧线,“我想过,我一定要比你先死,因为你死了,我也没法独活,可是我死了,你会很快乐的活下去。而且我知道你巴不得我死,我死了你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他像是在赌气,此刻他心里的失意,犹如海浪一般此起彼伏,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花晓芃咬了咬唇,“你说的对,我是巴不得你死,这样我就不用再受你的奴役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黑暗里笑了一声,只是短短的一声,却充满了悲哀、失落、挫败、还有自嘲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之后,直到回龙城,他们都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她醒来的时候,陆谨言就站在旁边,阴阴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才发出声音来,“我要去一趟美国,可能要一个星期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这么短,干嘛不去一个月,一年也可以。”她赌气似的说。

    他俊美的脸上一块肌肉狠狠的抽动了下,“你可以祈祷,或许我会在中途飞机失事,就再也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会祈祷的。”她回呛道。

    陆谨言像是挨了一记闷棍,身体掠过了一阵痉挛,一种受伤的、近乎绝望的、极度的痛楚从他脸上浮现出来,让他完美而精致的五官扭曲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能得偿所愿。”他机械般的转过身,踉踉跄跄的朝外面走去,像一只受了受伤,濒临死亡的野兽,留下一室的怒气。

    花晓芃拉起被子蒙住了脸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说这种狠话,但还是忍不住,她没有办法去原谅他。

    一个毫无悔意,毫无愧疚之心的人,如何能得到别人的原谅呢?

    整整七天,陆谨言都没有来过一个电话,似乎比她更生气。

    她严重怀疑,他真的要去一个月或者更长时间。

    周末的晚上,她睡得很早,半夜里电话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的伸出手来,拿起电话。

    话筒里的声音很吵杂,像是有很严重的干扰,但她还是辨认出了里面低弱而沉重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陆谨言。

    ”笨女人,要是我没有回来,我们之间所有的一切,你就翻篇了……跟许若宸好好的生活……我希望你能把孩子生下来,不过……你可以自己选择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心里咯噔了一下,大半夜,他突然打来电话,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不成他在欧洲遇到了别的女人,想要跟她离婚了?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,你给我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花晓芃,有句话,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,即便你不在乎我,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,其实我很爱……”

    话筒里的声音突然就中断了,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。

    她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,心咔到了嗓子眼,”陆谨言!陆谨言!“

    这是国际长途,像是用卫星电话拨打的,没有来电显示,她只能拨陆谨言的手机,但关机了。

    她又去拨finn的电话,也关机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越想越觉得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陆谨言不会大半夜给她打电话,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奇怪的话。

    他该不会……

    她慌忙打住了思绪,不敢再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夜晚很漫长,她看过时间,是半夜三点钟。

    但她再也睡不着了,不停拨打陆谨言和finn的手机,都是关机状态,一直关机,就仿佛两个人都突然失联了一样。

    她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,眼皮也在跳。

    每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。

    终于天亮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一个人,是陆谨言的秘书alice,她虽然没有跟着陆谨言去美国,但一定知道陆谨言的行程。

    她赶紧拨打了alice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陆总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陆总是昨天傍晚的飞机,今天中午应该就到了,他没告诉您吗?”alice回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手指狠狠一抖,话筒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昨天傍晚的飞机,那么凌晨三点的时候,陆谨言应该在飞机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