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九章 夫妻冷战
    “不是告诉过你,要跟秦如琛保持距离,怎么又忘了?”

    花晓芃讥诮一笑,“我是看不懂秦如琛,但我更看不懂你,有时候我觉得你比他更危险,因为你是我的枕边人,如果你欺骗了我,我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,一把抓住了她的肩,“时聪已经死了,你非要为了一个死了七年的人跟我闹矛盾吗?”

    她使出一股吃奶的劲,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手,“他是死了,可是害死他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,我不能释怀。”

    他俊美的脸上,一块肌肉狠狠一阵抽动,“我们不是说好了吗,给我三个月,三个月之后,我会带他去给时聪磕头认罪。”

    她幽幽的看着他,眼睛里的批判之色犹如一支箭穿透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已经知道害死他的人是谁了,对吧?只是故意在拖延时间,不想告诉我。我是答应给你三个月的时间,但不代表我会原谅你的欺骗。我一直以为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,没想到你虚伪狡诈,满口谎言,还是个演戏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肩头一阵痉挛,像被一颗子弹击中了。他想要解释,可是嘴唇动了下,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的结果确实跟我想象中不太一样,我也没想到会变得如此复杂。可是答应你的事,我一定会做到。我只需要三个月,三个月之后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,你要对我有点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给你三个月,但你别指望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。”她冷冷的丢下话,就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陆谨言郁闷而烦躁,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每次他们的关系好不容易变得和谐一些,就会有突如其来的意外发生,把他们重新拉回到原点,让他所有的努力都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花母做好汤之后,就招呼着大家来吃饭。

    秦如琛吃得津津有味,“阿姨,你做的菜太好吃了,我好久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了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吃,就多吃一点。”花母笑呵呵的说。

    秦如琛喝了一口汤之后,迷人一笑,“我突然发现,我不应该叫您阿姨,既然晓芃是我的干妹妹,那您就应该是我的干妈,叔叔是我的干爸,而小锋就是我的干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算起来,是这样的。”花母和蔼一笑。

    秦如琛端起了手边的酒杯,“那我敬干爸干妈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花父笑着端起了酒杯,和他共饮了一杯,花母则是以茶代酒。

    陆谨言的眼里闪过了一道无法言喻的寒光。他总觉得秦如琛是别有用意。

    四年前,许若宸用出柜做幌子麻痹了他,让他丧失了警惕,没有及时阻止他的阴谋。

    秦如琛别指望可以仿照他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会再掉以轻心,谁也别想觊觎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爸,我们翁婿两个很少在一块吃饭,今天我陪您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酒瓶想要倒酒,被花晓芃眼疾手快的夺了过来,“你不能喝酒,一滴都不能喝。”

    他摆摆手,“我没事,今天高兴,想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不是高兴,是烦闷,只有被她惹到之后,心里不爽才想喝酒。

    花晓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你胃不好,医生说了,滴酒都不能沾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接过了姐姐手中的酒瓶,“对对对,姐夫,你不能喝酒,四年前,姐姐出事之后,你总喝酒,把自己喝成了胃病,现在我姐回来了,你就得好好养胃,绝对不能再碰酒精了。”

    花母叹了口气,“你们俩破镜重圆也不容易,以后一定要好好珍惜彼此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嘴里像含了一片黄连,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了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她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,他想要好好的珍惜她。可是她的心里却没有他的位置,只有许若宸和那个死去的时聪。

    他费力的扯开嘴角,从僵硬的肌肉里挤出了一丝微笑,“您放心,我和晓芃一定能白头偕老,我再也不会让她离开我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低垂着眸子,浓密的长睫毛遮住了满腹心事的双眼,和浓郁的悲哀之色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跟陆谨言相处了。

    她不可能忘记时聪,也不可能忘记他惨死的悲剧,她该如何跟杀害他的凶手共度一生呢?

    “妈,今天的香酥鸭做得特别好吃,我好久没吃香酥鸭了。”她巧妙的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花母夹了一个鸭腿给她,“你现在是三个人吃,一定要多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之后,秦如琛陪着花父喝酒,大家闲话家常。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花晓芃就和母亲到天台花园散步。

    陆谨言和秦如琛也上去了,站在天台的一角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为什么到江城来?”

    陆谨言用着质问的语气,不想跟他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他耸了耸肩,语气漫不经心,“不是说了是来玩的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漆黑的眸子在夜色里闪烁着阴鸷的冷光,“秦如琛,我不管你有什么意图,别指望可以打我老婆的主意,我会一直盯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幽幽的看着他,嘴角带着一丝挑衅的冷笑,“干妹夫,你看起来对自己不太自信呐,堂堂龙城第一少也有挫败的时候?其实我也觉得你在我妹妹心里排名挺靠后的,时聪和许若宸都排在你前面。也是,时聪和晓芃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十几年的感情,你怎么可能比得上呢。而许若宸和晓芃也有四年的感情,还生了一个孩子。你跟她在一块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半年,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不愉快中度过,你想超过他们还真是难。”

    这话戳中了陆谨言的死穴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微微泛了白,但他努力保持着平静。

    “感情是不需要用时间来衡量的,我们夫妻之间的事,你一个外人怎么可能看得明白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句话叫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吗?”秦如琛反呛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跟你争辩,你只要记住一个事实,她永远都是我的妻子。”陆谨言冷冷的丢下话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望着他的背影,秦如琛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诡谲的冷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