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八章 两个男人之间的秘密
    虽然陆谨言做出了令她憎恨的事,可是老夫人和公公对她很好,他们信任她,把陆家交给她,她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,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掣肘,不可能随心所欲,就算阿聪回来,我们也不可能像从前一样了。我结婚了,是陆家的媳妇,我不会做出背叛陆家的事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嗤笑了一声,带了些许的嘲弄,“没想到,你还有从一而终的保守思想。”

    “是责任,我对陆家,对我的孩子,对我的婚姻有责任。”花晓芃郑重的、坦然的、诚恳的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肚子里的这两个小家伙,你还是能洒脱的离开的,对吧?”秦如琛说道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“就算没有怀孕,我身为陆家的主母,也不可能违背陆家的家规。奶奶和父亲信任我,我就不能令他们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傻女人。”秦如琛叹了口气,“人生在世,只活一次,就该为自己而活,洒脱的、随心所欲的活,不需要去顾及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人类从一开始就是群居而生,不是独行侠。我们有小家,有大家。我是个平凡而普通的女人,我能做得就是维护好我的小家,让我关心的人,和关心我的人,都能和睦的相处,快乐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表情很认真,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纯真的、无暇的微光。

    秦如琛的内心深处像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,发生了一场小小的地震。

    他的人生观,就是随心所欲,毫无顾忌的活,好好的在人世间游戏一场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。”他露出了一丝怪笑,不知是在夸赞,还是在嘲弄。

    时聪家和花晓芃家的祖宅只隔了几间房子。

    时奶奶住进疗养院之后,这里就空出来了,秦如琛雇了人,每天都会来打扫,里面很干净,几乎是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花晓芃有些纳闷,秦如琛似乎对时聪的一切都很感兴趣,难道只是因为他发现时聪跟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吗?

    院子中央的大枣树依然旺盛的生长着。

    这棵枣树是时聪三岁那年,时奶奶种下的,每到秋天的时候,鲜嫩的蜜枣就结满了枝头,她和时聪会坐在大树下,一边看书一边吃枣子。

    她凝视着残留在枝头零星的几颗蜜枣,思绪仿佛又回到了从前。

    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

    大枣树还在这里,但时聪已经不在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来,摘下一颗枣子,递给身边的男子,“这枣子很脆很甜的,外面卖的枣子都没有它好吃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

    秦如琛接过来,扔进了嘴里,“昨天,我在这里吃了一下午,剩下的这些都是我没吃完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没有丝毫的客气,仿佛真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住在这里吧?”花晓芃错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老家,我回来不住这里,难道住酒店吗?”秦如琛耸了耸肩,邪戾一笑。

    花晓芃狠狠的呛了下,“哥,戏演的有点过了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的目光透过枣树,落在了远方某个不知名的角落,声音仿佛也从那里传来,幽远,飘渺,“其实我跟时聪有不解之缘,等以后,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看着他,眼睛里充满了困惑。

    他说得不解之缘,是指他们相同的长相吗,还是别的什么?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总觉得,他和时聪之间隐藏着某种她不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是不是见过我和时聪?”

    之前,他失忆了,不记得从前的事了,现在全都想起来了,这个谜题应该就能解了吧?

    秦如琛耸了耸肩,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笑容,“时聪就是我,我就是时聪,见过或者没见过,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花晓芃狂汗,感觉眼前有一排黑乌鸦,呱呱飞过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们长得差不多,但分明就是两个人,你是你,他是他,你代替不了他,他也代替不了你,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?”

    “等以后,你就知道了。”秦如琛摊了摊手,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。

    花晓芃感觉自己已经完全看不懂他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要没什么事的话,晚上要不要去我家吃饭?”

    她随口说了句,没想到秦如琛立刻同意了,一点都没客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花家。

    陆谨言不停的看着手表,脸色暗藏阴郁。

    虽然保镖汇报了她的行踪,知道她去了哪里,但这么久不回来,把他一个人扔在丈母娘家,让他十分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当看到她和秦如琛一起进来时,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如琛,你怎么会在江城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来玩了。”秦如琛淡淡一笑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。

    花父是第一次看到秦如琛,吓了一大跳,“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时聪,是晓芃在龙城拜的干哥哥,跟时聪长得很像。”花母接过话来。

    花父嘘了口气,“这孩子跟时聪长得太像了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温和一笑,“伯父,你就把我当成时聪好了,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花父摆了摆手,“时聪已经不在人世了,把你当成他不太好的,不过你们两个长得真是太像了,简直就像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时聪哥哥还活着,他们可以去做个dna鉴定,没准真有血缘关系呢。”花小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花母走进厨房,把菜端了出来,她做得都是女婿爱吃的菜。

    “晓芃啊,你带小秦回家吃饭,应该提前给我打个招呼,我好提前准备几样小秦爱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笑了笑,“没事,阿姨,您做得菜我都爱吃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坐在一旁相当的沉默,在他看来,秦如琛突然出现在江城很不正常,他不相信他只是玩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花晓芃也不理会他,自顾自的和秦如琛说话,无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实在忍不住了,搂住了她的肩,“跟我到房间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不想理他,但这么多人在,不能表现的太明显,只能极不情愿的站了起来,跟着他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关上门,一丝阴郁之色从他脸上透露出来,“你怎么会遇见秦如琛?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望时奶奶,他也在,正好遇上了。”花晓芃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陆谨言的眸色加深了,这只是个巧合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