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七章 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
    “三个月,三个月之后,我一定把肇事者带到时聪的墓前,让你了了这个心结。”他坚决而果断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头掠过了一道痉挛。

    她可以给他三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至少他要做到第一点。

    这是她最大的宽容。

    如果他做不到,他们之间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相信你,如果你让我失望,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回去之后,两人躺在床上,默默无言。

    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死亡,他们从来都是后一种。

    虽然有了三个月的承诺,但并不表示花晓芃就能原谅他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这件事会像一根刺卡在她的胸口,一动就会隐隐作痛,让她没有办法像从前一样跟他毫无芥蒂的相处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十分的郁闷,但他能做的,就是绝口不提,因为他需要时间,再多的解释都是多余的,只会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花晓芃就起来了,吃完早餐,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陆谨言跟了过来,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去的地方,你不能去。”她冷冷的丢下一句,“啪”的甩门而出。

    花小锋从阳台上走了过来,长叹一声,“姐夫,你俩还没和好,夫妻吵架不是床头吵,床尾和吗?”

    “怀孕的女人脾气大,没办法。”陆谨言耸了耸肩,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花小锋搂住了他的肩,“你要记住,我姐这个人吃软不吃硬,你要用柔情蜜意来融化她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哀之色,那个女人对着时聪、许若宸时,是柔情似水,对着他,则是铁石心肠,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花晓芃是来疗养院看时奶奶的。

    时奶奶住在最好的vip病房,有专门的看护照料,护士说是她的孙子安排的,但她的孙子只有时聪一个人,花晓芃猜想可能是秦如琛。

    她走到房门口,听到里面有声音传来:“奶奶,蜜桔甜吗?”

    “甜,真好吃。”时奶奶笑呵呵的说,“聪儿,你要多来看我,你不知道,你姑姑姑父都说你死了,你明明活得好好的,他们肯定在打我们家祖宅的主意,那祖宅是奶奶留给你的,奶奶的遗嘱你一定要好好收着,千万别让你姑姑那个丫头片子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奶奶,我收得好好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花晓芃狠狠一怔,推开门时,看到了里面英俊的男子。

    她有一瞬的惊愕,以为自己看花了眼,但很快就清醒过来,意识到那不是时聪,而是秦如琛。

    不过他会在这里看望时奶奶,同样让她惊奇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来看我奶奶的。”秦如琛微微一笑,有种天然的邪气从精致的脸上透露出来。

    时奶奶的脑子时而清醒,时而糊涂,这会,她一眼就认出花晓芃来了。

    “晓芃,你来了,我刚才还跟聪儿念叨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我一有空就会来看您的。”花晓芃走了过来,握住了时奶奶的手。

    她记得小时候,时奶奶经常教他们剪窗花,她手里的剪刀特别的厉害,什么都能剪出来。

    时奶奶的目光落到了她隆起的小腹上,眼睛骤然一亮,“晓芃,你是不是有孩子了?”

    花晓芃下意识的拉了下衣服,想要把孕肚遮起来,时奶奶拍着手儿笑了起来,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,“聪儿,晓芃怀孕了,你怎么没告诉我呀,我们时家要有后了,我要当太奶奶了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大手一伸,搂住了花晓芃的肩,“奶奶,我跟晓芃结婚了,当然会有孩子了,您一定要保重身体,看着您的重孙子出生、长大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有点晕,但什么都没说,只要奶奶高兴,演场戏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我咬着牙关,我也得好好活着。”时奶奶伸出手来,抚上了花晓芃的肚子,“几个月了?”

    “下周就四个月了。”花晓芃低低的说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去做过b超,男孩还是女孩?”时奶奶问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,是双胞胎,我觉得应该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。”秦如琛在旁边笑着说道,那语气就好像花晓芃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……”时奶奶一叠连声的说了好几个好字,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里翻动着苦涩的波澜。

    她记得时聪出事之后,时奶奶就病了,每天都在哭,盼着孙子回来,把眼睛都快哭瞎了。也是从那个时候起,她的脑子就不太清醒了,经常一个人对着空气自言自语,觉得时聪还活着,就在自己身边,从来都没离开过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那场车祸,这会,她和时聪一定带着自己的孩子,陪着时奶奶在南湖边上散步。时奶奶还会教孩子们剪窗花,不会生病,也不会糊涂。

    之后,两人推着老人到外面草坪上散了会步,一起吃完午饭,才离开。

    走到疗养院门口,秦如琛问道:“要不要去我家老房子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老房子?”花晓芃有点晕,“你不会真的角色代入了吧?”

    秦如琛薄唇划开一道诡谲的笑弧,“你就从来没想过,我可能是时聪,而不是秦如琛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过。”她毫不犹豫的摇摇头,“你们俩性格完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失忆的时候,像不像他?”秦如琛挑眉。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一怔,目光里添了几分犀利之色,“像或不像又有什么关系?你终究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俗话说得好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只要没有见到尸体,就有活着的可能,不是吗?”秦如琛慢条斯理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垂下了眸子,浓密的长睫毛,在白皙的眼睑下投出了两道凄迷的阴影,“七年了,如果他还活着,一定会回来的。江水那么深,警察说生还的可能性为零,很可能他的尸体顺着江水飘进了海里,再也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茶褐色的眸子闪动了下,“如果他真的没有死,有一天回来了,你还会回到他的身边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沉默了。

    七年来,她经历了很多,很快就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,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因为冲动就能离家出走,跑出国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