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五章 赌气回娘家
    整整一个晚上,她都没有合眼,完全沉浸在极度的悲愤之中。

    陆谨言似乎也睡得不好,很早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他就是心虚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车祸的事,你调查的怎么样了?”她竭力保持着语气的平静,不露出丝毫的端倪。

    陆谨言深黑的冰眸,在晨光里幽幽的闪烁了下,“还在查。”他轻描淡写的、敷衍的回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脸上藏着一丝阴鸷之色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我没有告诉你,上次我之所以让你替我查那辆布加迪的主人,并不是想买他的车,而是他就是车祸的肇事者。这下是不是替你缩小范围了?只要能查到这辆车的主人,就能找到肇事者了。你是龙城第一少,权大势大,找到他应该不算难事吧?”

    陆谨言走到窗边,推开了窗,似乎想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让自己保持平静,以免漏了馅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的,只是我还需要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在心里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需要时间消灭证据吧?

    他的平静让她感到恐怖,感到可怕。

    此刻她仿佛第一次真正的认识了他。

    原本她以为他顶天立地,行得正坐得直,不屑于做那些龌龊的勾当。

    没想到那副完美无比,狂傲不羁的外表下隐藏的是如此恶劣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三天的时间,如果你查不到,我就自己去查。秦如琛,许若宸他们都可以帮我,就算有人销毁了证据,也一定能找到蛛丝马迹,他别想能逃脱罪责。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欠下的血债终究是要还的。”

    她咬紧了牙关,愤愤的、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谨言漂亮的浓眉皱了起来,“笨女人,你现在的职责是安心养胎,不是纠结这些乱七八糟的陈年往事。”

    一股暴怒的火焰窜上了她的眉梢,仇恨的种子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,迅速的成长。

    “不把肇事者抓住,绳之于法,我就不生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,这话就像一把匕首,狠狠的捅进了他的心窝。

    “在你的眼里,那个死去的男人是不是比我和孩子都重要?”

    “对,他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是我最爱的人,你永远都没有办法和他相比。”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的,斩钉截铁的说,每一个字都像子弹,沉重的击打在他的死穴上。

    他的眉头拧绞了起来,强烈的、受伤的痛楚从他的眼睛里流溢出来,蔓延在眼角眉梢,扩散在整张脸上。

    “花晓芃,你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?”怎么都融不化,捂不热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她摇摇头,脸上露出了一丝嘲弄之色,“我的心是肉做的,有血有肉,你的心才是石头做的,铁石心肠,冷酷无情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仿佛挨了一记闷棍,肩头剧烈的晃动了下,胸腔里有一千匹马在奔驰、践踏,有一万把尖刀在戳刺、剁砍。

    “原来在你心里,我这么差劲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就是这么差劲。从来都没有真诚的对待过我,总是在欺骗我,糊弄我,把我当猴子一样的耍,当虫子一样的践踏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眼睛瞪大了,死死的、直直的、愤愤的瞪着她,神情里充满了沮丧、悲哀和失望,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迎视着他的目光,眼睛里的批判犹如一把利箭,“你敢发誓,从来都没有欺骗过我,从来都没有隐瞒过我任何事情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嘴角掠过了一阵微微的痉挛。

    有一些事,他确实隐瞒了,没有告诉她真相。

    但他有不得已的苦衷。

    即便身为陆家的太子爷,他也一样有自己的顾虑和考量,有自己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我会和你坦诚相对的。”

    她嗤笑一声,“你这么说,就说明确实有事情瞒着我,欺骗过我喽?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“我有我的顾虑,不可能什么事都能一五一十的告诉你,但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就发誓,如果有事情恶意的欺骗我,就从我的世界消失,让我带着孩子离开,和你一拍两散,永不相见。”她说得毅然决然,没有一丝的留恋。

    一股强烈的挫败感席卷而来,把他重重的包围了。

    许若宸一回来,这个女人就开始动摇了,想要离开她了?

    “花晓芃,你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,不要再有其他指望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走了出去,留下一身的怒气,挥之不散。

    花晓芃跌坐在了床上,捂住脸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她擦干眼泪,收拾好行李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要找个地方清静一下,不想看见陆谨言。

    她给弟弟花小锋打了一个电话,花小锋实习期结束有几天假期,准备回江城一趟,她也决定跟弟弟一起回老家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乘坐高铁,而是坐的房车。陆家给花晓芃的标配是两个保镖,只要她出门,保镖就要跟随。这会,就由他们轮流开车去往江城。

    花小锋喝了一口咖啡,望着姐姐,“姐夫没跟你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“他工作忙,没空。”花晓芃轻描淡写的回了句。

    花小锋挑了下眉,“你一个人挺着大肚子,跑回娘家,不会是跟姐夫吵架了吧?”

    花晓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我们好着呢,哪有什么架可吵?”

    花小锋摸了摸下巴,一副质疑的神色,“这不对呀,姐夫不是宠妻狂魔吗,怎么可能任由你一个人回娘家,而不亲自护送?肯定有问题,我得打个电话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虚戳了一下他的额头,“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没事找事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根本就不知道她回江城了,她也不想让他知道。

    花小锋做了个鬼脸,不说话了,坐到窗前假装玩手机,实际上是在给陆谨言发微信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老婆挺着大肚子回娘家了,你要不要追过来?”

    陆谨言这会儿正在办公室,看到微信,想要吐血。

    这个笨女人,不在家里好好安胎,竟然跑到江城去了,是想要把他气死吗?

    “给我看好她,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放下了手机。

    这下子他可以确定,他们俩是真的吵架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