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章 满身邪气的男人
    这几天,花晓芃不再做梦了,似乎时聪的鬼魂已经离开了,或者不再给她托梦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她正在查找肇事者,离真相越来越近了,所以他的灵魂安宁下来了?

    吃完早餐,她换上了一件微微宽松的长裙,很好的遮住了微微凸起的小腹。

    “要出去吗?”陆谨言问道,语气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昨天小钧打来电话,说要和许若宸兄妹去野生动物园玩,希望我能一起来,我答应了。”她低低的说,并没有打算征求他的同意,只是告知他而已。

    小钧是她和许若宸的孩子,两人一起带着孩子出去玩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陆谨言神色平静,没有阻止,只是耸了耸肩,“不要太累了,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她是他的妻子,是他孩子的母亲,他愿意相信她。

    花晓芃也很感谢他的宽容和大度,嘴角扬起,莞尔一笑,“有凯罗跟着我呢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去到动物园,许若宸兄妹已经带着孩子在门口等着了。

    “妈咪——”小奶包跑上前,搂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宝贝。”她弯下腰,吻了下他粉嘟嘟的小脸蛋,满心的疼爱。

    小奶包把手儿放到了她的肚子上,“妈咪,我不在的时候,弟弟和妹妹在你肚子里乖不乖?”

    “他们很乖,等你回来之后,再给他们讲故事,好吗?”花晓芃微微笑的抚了抚他的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奶包点点头,奶声奶气的,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犹如宝石一般,明亮无暇。

    坐上车之后,他们沿着自驾路线,一路缓缓的行进。

    小奶包趴在车窗前,看着外面,十分的兴奋。

    许若宸薄唇划开一道迷人的笑弧,“我还记得他两岁的时候,我们带他到bronx去玩,他说长大以后要环游世界,要亲自去南极看企鹅,去中国看大熊猫,去澳洲看考拉……”

    小奶包转过头来,朝他咧嘴一笑,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,“爸比,我记得,我长大了,真的要去做环球旅行的。我想像干舅舅一样,去很多很多的地方,探索地球的奥秘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,“去探险可以,但不要像秦如琛,他太疯了,做人要有理智,有节制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漂亮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,“干舅舅恢复记忆之后,变化是挺大的。以前,我每次给他打电话,他都在家里,现在每次打电话他都在外面探险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耸了耸肩,把目光转向了花晓芃,“看着秦如琛完全恢复本性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晓芃点点头,“还是从前的他比较好相处一点,现在总感觉有一股无法捉摸的邪气,怎么都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跟他保持一点距离,不要像从前一样太相信他了。”许若宸提醒道。

    从前的秦如琛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他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颔首,现在的秦如琛自然而然就能给她一种疏离的感觉,跟之前完全不同了,就像变了一个人,她怎么敢轻易的信任他呢。

    离开自驾区,他们把车停了下来,带着孩子去游乐园。

    小奶包一只手牵起花晓芃,一只手牵起了许若宸,“妈咪,爸比说了,以后大部分时间都会留在龙城,那我就可以经常见到爸比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太好了。”花晓芃莞尔一笑,望着孩子的眼睛里满是溺爱。

    许若宸默默的瞅了她一眼,虽然只是简单的言语,简单的表情,但在他看来是一种希望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抛弃他,还没有忘记他们之间的感情。她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人,只要在她的心里生了根,发了芽,就不会被轻易的消除。

    陆谨言永远都不可能完完全全的得到她。

    一路过来,他都绝口不提陆谨言,也不想提到她。

    虽然陆谨言利用伊然的妹妹破坏了他们的婚礼,成功的把她逼了回来,但他不一定就是笑到最后的人,他还是有机会再扳回一局的。

    之后,他带着孩子去了熊猫馆看大熊猫。

    花晓芃就和许若芳坐在外面休息。

    “晓芃,你最近还在做梦吗?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,没有再做梦了。”花晓芃摇摇头,把语气一转,“若芳,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?”

    许若芳笑了笑,“我是一个心理医生,在我看来,所谓的鬼神都是心理意识在作怪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做了个鬼脸,“我就知道你不相信,最近我一直在研究灵魂学说,越看越觉得,灵魂是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许若芳喝了一口果汁,微微一笑,“看来那个梦还挺困扰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掩起嘴,压低了声音,“如果不仅梦到,还看到了呢?”

    许若芳狠狠一怔,“你看到鬼了?”

    花晓芃抿了抿唇,默认了,不打算告诉她,看到鬼的人是小钧。

    许若芳十分惊讶,摸着下巴,沉默了一会,低低的说,“其实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魂,还是个未解之谜,没有一个人可以很肯定的说有,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很肯定的说没有。不过作为一个心理医生,我还是选择无神论。像你这样的情况,我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花晓芃打断了,“你觉得我产生了幻觉,对吧?我重新调查了那场车祸,被判刑的肇事司机是假的,他是替人顶包的。如果不是我的朋友给我托梦,说他死不瞑目,我怎么可能重新调查呢?”

    许若芳晃动了下杯中的果汁,如有所思,“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梦的?”

    花晓芃仔细的想了想,“大概是半个月前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之前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?”许若芳问道。

    她回想了一下,想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事,或许是自己遗漏了什么也说不定的。

    一孕三傻,怀孕之后,脑子就比之前迟钝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有什么特别的事了,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的时候,鬼是人创造出来的。”许若芳低沉的说。

    她剧烈的震动了下,“你的意思是我梦到我的朋友,是人为的?”

    许若芳耸了耸肩,“你回去好好想想,有没有遇见过奇怪的人,或者见过奇怪的东西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