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九章 再一次的试探
    陆谨言噎了下,“老婆,孕妇研究这种鬼东西,对孩子不好,太阴暗了,你应该多看些阳光的书。”

    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我堂堂正正的,没做过什么坏事,不需要担心。”她撇撇嘴,语气似有所指,但陆谨言没有听辨出来,微微倾身,双手撑在床栏上,对她形成了一个环抱的姿势,“笨女人,我说不准看就不准看,你要敢把负能量传递给我的孩子,等他们出生之后,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十分的霸道,充满了威胁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这个女人天生反骨,倔强的很,自己不强悍一点,她是不会妥协的。

    花晓芃目不转睛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七年前江城大桥的车祸惨案,他是知道的,还一直帮助她治疗小锋,如果肇事者真的是他,那就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可以若无其事的伪装这么多年,城府该有多么的深,心思该有多么的重?

    一点狡狯的寒光从她眼底闪过,她“哎哟”一声呻吟捂住了肚子,陆谨言的神经立刻紧张起来,“怎么了,肚子疼吗?”

    她皱了皱鼻子,“你威胁宝宝妈咪,宝宝被你吓着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呛了下,狠狠的咽了下口水,同时咽下了一脸的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来,抚了抚她隆起的肚皮,然后低着头,对着她的肚子说道:“宝贝,被妈咪吓到了,对不对?放心,爸比一定把妈咪周围所有的负能量都清理干净,保证你们健康的成长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花晓芃风中凌乱,这分明是跟她杠上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多说,推开他的头,翻了个身,背对着他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陆谨言似乎不想放过她,从身后搂住了她,“笨女人,我是为了你好,答应我,不要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了,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魂的。人死了就一了百了,什么都没有了,珍惜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她是因为什么而烦恼,他不希望她一直这样,纠结、困扰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凄迷的笑意,“陆谨言,你相信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吗?”

    他深黑色的冰眸在灯光下幽幽的闪烁,犀利而深沉,“你要觉得判决不公,我来替你报仇,好好教训那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她柳眉微挑,转过身来,深吸了口气,才把后面的话吐出来,“你是说那个叫王涛的富二代吗?我已经找过他了,他不是肇事者,是替人顶包的。”

    她一面说,一面死死的盯着他,不放过他丝毫的、细微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但他像罩了一个面具,一如既往的冰块脸,冷冷的,淡淡的,只是微微带了些许惊讶,“替谁顶包?”

    “一个土豪。”她低低的吐出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查到确切的人了吗?”他问道,神色十分的淡定,像是个局外人。

    她心里的困惑再次的加深了,“我正在查。”

    他搂住了她的肩,“这件事交给我来做,一定把那个王八蛋揪出来,替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她剧烈的震动了下,“王八蛋”几个字还是骂得挺清晰的。

    他应该不至于自己骂自己吧?

    虽然他一直很有城府,像个谜,猜不透,但还不至于如此的“自嘲”吧?

    连奥斯卡影帝也没有这么好的演技啊。

    “车祸发生在江城大桥,七年前的7月8日,你知道的吧?”

    陆谨言耸了耸肩,“放心,只要是地球人,我就能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给了她一点安慰。

    或许,真的是阿琪弄错了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肇事者,也不是车主,那个人只是碰巧跟他同名同姓而已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来,环住了他的脖子,“那我就看看你龙城第一少的能力了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陆谨言的声音再次传来,低沉的像一阵微风,“之前你说小钧能看到时聪的鬼魂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下巴,如有所思,“我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震,“我知道你不相信鬼魂的存在,没有见过鬼的人,都是无神论者,一旦见到了,或者遇见了灵异事件,就不会这么坚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笨女人。”他抚了抚她的头,“无论遇到什么事,都要保持清醒,不能只考虑一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件事还有什么可能?难道有人可以操纵我的梦?可以操纵小钧的眼睛?”她的声音拔高了一些,似乎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陆谨言轻轻的拍了下她的背,像在哄着一个不听话的孩子,“我会弄清楚的,你要冷静一点,不能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她撇了撇嘴,“一切的根源都在于那场车祸,只要你把真正的肇事者找到,没准我们的生活就能恢复平静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微微颔首,“放心,掘地三尺,我也要把他挖出来,绳之以法。”

    她的情绪变得平和了些,把头靠进了他的怀里,“陆谨言,你答应我,无论你之前做过些什么,都不要欺骗我,只要你说实话,我就有可能会原谅你。如果你撒谎欺骗我的话,我就再也不会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把头埋在了她的秀发里,“傻瓜,我连自己最**的事都告诉你了,还能有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他看起来那么的坦然,那么的诚恳,语气那么的真挚,不像是在敷衍她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了一丝欣慰。

    他是龙城第一少,一向敢作敢当,雷厉风行,这种恶劣的、可耻的事情,很难联想到他的身上去。

    所以,她是不是该有点信心,不要太悲观了,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?

    “我就相信你一次,要是你欺骗了我,我就再也不会相信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要答应我,不准再接触负能量,影响我们的孩子了。”他的语气带了一点霸道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再次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,在数千海里的公海上,男子的第一次逃跑失败了。

    他偷偷在树林里造的木筏,出海不久就被海浪掀翻。

    他只能自己游回来,游得精疲力尽,躺在沙滩上都不想动弹。

    但他不会放弃的,这一艘不行,就再造一艘更加结实的。

    他要逃离这里,必须要逃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