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八章 各种试探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和谁在一起?知不知道是谁杀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痛楚的表情,哀怨的声音在她的脑细胞里翻腾。

    忽然间,她似乎明白了,为什么他的鬼魂会在陆家徘徊不定?为什么要托梦给她?

    因为她所嫁的男人是害了他和小锋的仇人!

    可是,她还是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陆谨言是个很谨慎的人,不该醉驾啊!

    每次他喝过酒,都会让司机开车,不会自己驾车的。

    而且,找人顶包也不是他的行事作风啊。

    她在办公室待了很久,才回去。

    陆谨言回来的时候,她正拿着一本汽车杂志,坐在沙发上看着。

    陆谨言飘了一眼,坐到了她身旁,“怎么突然对车感兴趣了?”

    她未动声色,淡淡一笑,表情十分的平静,“很快就是小锋的生日了,我打算送辆车给他当作生日礼物,所以找本杂志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伸出手来搂住了她的肩,“这种小事交给我来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撅了下嘴,“给弟弟的生日礼物都要你代替的话,就太敷衍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刮了下她的小鼻尖,“你弟弟不就是我弟弟吗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把手中的杂志翻了一页,上面的车正是布加迪定制限量版。

    这本杂志是她专门挑选出来的,目的就是为了试探陆谨言。

    “哇,这辆车好漂亮啊,是限量版呢,全球只有三辆,每一辆的颜色都不同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耸了耸肩,“这是八年前的车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听说其中一辆银黑色的就是龙城的某个土豪买走了,你说会是谁呀?”

    陆谨言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目光深沉而耐人寻味,“你看中哪款车型了?”

    这话像是刻意在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花晓芃心里的疑云和阴霾加深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弟弟在出事之前,就在网上看过这辆车,还开玩笑的说,哪天赚了钱,成了土豪,一定要买一辆,当成收藏品也好呀。所以,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,替我查查到底是哪个土豪买了,问他能不能忍痛割爱,转手卖给我?我相信在龙城没有人不敢给你陆少爷面子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仍然维持着平静,仿佛巨浪临近前的那股暗流,缓慢而凝重的流动着。

    陆谨言并没有察觉出来,只是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那车再好也是二手的,你要买二手车,我的脸就丢大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眼里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光。

    有道是,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她怎么听怎么觉得,他是故意的,想要回避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是心虚了吗?

    “你不告诉我算了,我自己去打听,好歹我也是陆家的少奶奶,这点小事,在龙城的名流圈还能打听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轻轻的弹了下她的额头,“你今天怎么陷进二手车的怪圈里了?”

    她的胸口涌起一股怒气,抬手猛地甩开了他的手,“我就是陷进去了,拔不出来了,不找到那辆车我是不会罢休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这会才发现了她的异常,都说女人怀孕之后,脾气会变得阴晴不定,看来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找,就交给手下人去做吧,不准生气,对孩子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怔,转头看着他,目光里隐藏着研判的色彩,“陆谨言,你不是有很多限量版的车吗?怎么没买这一辆呢?不会是你想买的时候,被别人先下手了吧?”

    她一步一步的试探,从心底里,她很希望这件事跟陆谨言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陆谨言的神色十分的淡然,薄唇微启,轻描淡写的吐出了几个字:“我只买绝版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花晓芃的心里顿时舒服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的车全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    全球限量三台,对他而言已经很大众了。

    所以,是阿琪弄错了?

    那辆车的车主不是陆谨言?或者是一个跟他同名同姓的人?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长相都能一样,何况是姓名呢?

    她吐出一口气来,但吐到一般又噎住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陆谨言,为什么时聪的鬼魂会徘徊在陆家,久久不愿离去?

    为什么要托梦跟她说那些话呢?

    她又开始困惑了,心里的迷雾和愁云越来越深,越来越浓,黑压压的一片堆积在心头,压得她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端起茶几上的杯子,她喝了一口果汁,滋润喉咙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能问你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他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得说实话,不准骗我。”她一瞬不瞬的盯着他,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端倪。

    他微微的皱了下眉头,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
    她嗤了一声,带了一丝嘲弄的意味。

    他骗她的事情多着呢,光安安的身上就藏着未解之谜。

    狠狠的咽了下口水,她才发出声音来,“你……有没有醉驾过?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就再次被他弹了下额头,“爷怎么可能做这种事?”

    “一次有没有吗?”她追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他回答的干脆、坦然而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她卡在嗓子眼的心慢慢的落回到了原处。

    这件事想必有蹊跷,她得好好查查才行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陆谨言,她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她怎么能跟一个虚伪、龌龊、卑鄙、无耻的男人在一起生活呢?

    杀害阿聪的凶手就是她的仇人,无论对方是谁,这个仇都必须要报啊!

    “我累了,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她想要站起来,陆谨言连忙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月份大了些,肚子更加显了,她的身子也越来越沉了。

    躺到床上,陆谨言把耳朵贴在了她的肚皮上,一想到,他的宝贝儿们正在慢慢的长大,他的父爱之情就爆棚。

    花晓芃闭着眼睛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肚子里的孩子,她可以义无反顾的离开。

    一旦有了孩子,想走就难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和陆家不可能让她带着孩子走,她也舍不得跟孩子分开啊。

    如果她走了,陆谨言给孩子们找个恶毒的后妈,折磨他们,该怎么办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就忍不住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陆谨言察觉到了,抬起头来,“怎么又唉声叹气的?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“修罗魔王,我最近一直在研究灵魂学,据说鬼魂大多会在两个地方徘徊。一个是自己生活过的地方,这叫做留恋,一个是自己仇人住的地方,这叫做怨念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