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六章 就是要弄死她
    “妈,你是不是想太多了?”陆锦珊撅起嘴,觉得母亲是杞人忧天,她的计划明明是天衣无缝的,一定能置花晓芃于死地。

    陆夫人戳了下她的额头,“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花晓芃,是司马钰儿。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我们跟花晓芃斗来斗去,要是弄得两败俱伤,最后受益的人只有司马钰儿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眼底闪过了一道凶恶的寒光,“我最大的敌人就是花晓芃,我今天之所以这么惨,都是她害的。司马钰儿又没有儿子,就算她当上了主母,对我们也没有威胁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低哼一声:“现在是没有,等她当上主母就有了。你舅舅在美国打探到了一个消息,当年司马钰儿和陆宇晗在美国做试管时的冻胚至今还保存着。按照美国的技术,那东西至少可以保存20年。而且我怀疑,司马钰儿还在美国偷偷冷冻了卵子。只要她一当上主母,就能找人代孕生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不以为然,在她的心里,花晓芃永远是最大的仇敌,最大的障碍,没有人可以超越。

    “就算司马钰儿生了儿子,也不过是个小不点,谨言都那么大了,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屁孩吗?”

    陆夫人望着女儿,沉重的叹了口气,事到如今,她不得不承认,女儿跟花晓芃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级别。

    她太天真,太幼稚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屁孩不会长大吗?陆宇晗和司马钰儿完全有能力,保护他到十八岁成年。现在是因为有老夫人坐镇,陆宇晗不敢违背祖训,等到老夫人百年归山之后,陆宇晗一个人独大,他要改家规都是有可能的,何况是更换继承人。你看看古代那些皇帝,有几个是让长子嫡子继承了皇位的,最后还不是狐妖妹子生的幼子得到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下,又道:“只要谨言一天没有坐上执掌人的位置,就会有变数。老夫人要是不在了,这个家,司马钰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。陆宇晗的心都在司马钰儿身上,她要不停吹枕边风,他和谨言父子之间就会产生间隙、产生矛盾,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瘪了瘪嘴,“那我们赶紧把花晓芃弄死,给谨言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,只要她的娘家够强大,就能帮衬着谨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强大能强得过陆家吗?”陆夫人瞪了她一眼,“国内这些豪门大家族,只有巴结着陆家的份。而海外,有了我们伊家,其他家族都是浮云了。所以老爷子和老夫人才能放心大胆的让谨言娶个蓬户小家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从陆家搬出来之后,陆夫人的脑子比之前清醒了许多,每天都在考虑着这些事。

    上个星期接到伊楚铭的电话,知道司马钰儿还偷偷保留着冻胚的时候,她算是彻底的醒悟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花晓芃虽然没有背景,但有老爷子的遗嘱做靠山。老爷子给了她10%的股份,她没有儿子,这10%就是她的养老金,她有儿子,这10%就是他儿子的满月喜。这10%的股份可是大筹码,在关键时刻能助谨言一臂之力,要是换成别的女人,一个籽儿都分不到。司马钰儿肯定巴不得我们和花晓芃斗,我们斗得越凶,对她越有利。在这个节骨眼上,你就给我消停一点,老老实实的在刘家待着,不准再碰花晓芃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差点吐血,一口怨气哽塞在了胸膛里。

    她才管不了这么多呢。

    陆谨言就算当上了陆家的执掌人,也不会给她多大的好处,最大的受益者只会是花晓芃。

    这个贱人是她的眼中钉,肉中刺,她不想看到她有一丁点的好,只想把她踩在脚底下,狠狠的碾,死死的碾,碾成碎渣渣。

    “妈,你是不是也被花晓芃下了蛊,竟然开始护着她了?你忘了,她是怎么害我的,我现在这么惨,全都是她害的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叹了口气,“锦珊,做事要分清楚轻重,你跟她只是小矛盾,她是你的弟妹,不是你的情敌。秦如琛那个顽劣不羁的公子哥,不适合你。前几年,他收敛了一点,是因为失去了记忆,现在恢复记忆就原形毕露了。我可听说他连男人都玩,你要跟他在一块,不会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的嘴角几乎歪到了耳朵根子,“妈,你难道不打算替我的孩子报仇了吗?他可是你的亲外孙,花晓芃心狠手辣,把他害死了,这可是血仇,你能咽下这口气吗?”

    陆夫人深邃的眸子闪动了下,“锦珊,你有没有想过另外一种可能,如果指使孩子的人不是花晓芃,而是陆初瑕呢。那个小丫头片子可是深得司马钰儿的真传,十分的狡诈。你出事前,许皓钧一直都跟她在一块,弹珠也是她放进许皓钧口袋里的。搞不好这件事就是司马钰儿母女俩策划出来,嫁祸给花晓芃母子,好激化我们之间的矛盾,让我们闹得不可开交。当时你实在是太激动了,把我的脑袋都吵晕了,害的我没有想到这一层,完全落进了司马钰儿的圈套里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差点晕死过去,母亲的脑洞实在开得太大了,超乎她的想象,“妈,你一定是被花晓芃蛊惑了,这件事就是花晓芃做得,我的孩子就是花晓芃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锦珊,你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,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……”陆夫人劝戒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陆锦珊激动的打断了,“妈,我告诉你,花晓芃就是我最大的敌人,最大的仇人,我就要弄死她,就是要让她流产。你畏首畏尾,不敢做,就让我来做,她不死,我就不能舒心的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恼怒不已,“锦珊,我告诉你,再斗垮司马钰儿之前,你绝对不准动花晓芃。”

    她太了解陆锦珊了,她完全被自己惯坏了,什么都敢做,不计后果。

    这样的性格最容易被人利用。

    这一次她坑了亲妈,下一次没准就是谨言了。

    她的那个香包里藏了很多辛烈的毒药,不仅会伤到花晓芃,也会伤到谨言,她不能再让她任性妄为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