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五章 真相大白了
    花晓芃回到陆宅的时候,几名佣人正抬着大厅的古董钟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这钟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突然不走了,可能是零件老化了,二夫人让我们送到钟表行去修理。”佣人说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颔首,走上楼去,这钟年代久远,零件出了问题是很正常的,不过零件也是古董,就算坏了,也得留着,不能扔了。

    司马钰儿虽然是工薪阶层出生,但品味倒是很高,喜好玉石。

    但凡有玉石拍卖会,她都会去。

    今天,她就拍到了一块上好的和田古玉,欢喜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不是为自己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晓芃,你看看这块玉晶莹剔透,洁白无暇,传说中的和氏璧估计也不过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很漂亮。”花晓芃瞅了一眼,笑着说。作为一个珠宝设计师,她对玉器也有几分研究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雕刻成两块玉佩,等两个孩子出生,就给他们戴上。”司马钰儿笑得十分慈爱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代他们谢谢奶奶了。”花晓芃也没有客套,都是一家人,要是不接受的话,反而显得见外了。

    她似有意似无意的省了一个“小”字,按照位分,陆夫人是妻,她是妾,管陆夫人才能叫奶奶,而她要叫小奶奶。

    但她刻意省略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节骨眼上,大家的关系都很微妙,她自然要机灵一点。

    司马钰儿听出来了,脸上的笑意加深了,“等这两个孩子生出来,陆家就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从外面跑了进来,她刚刚放学回来,“嫂子,小钧什么时候回来呀?”

    花晓芃笑了笑,“他好久没见到爸比,想要多呆几天,可能要到下个星期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撅撅小嘴,“他不在,我回到家都没有人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多同学,还缺玩伴吗?”司马钰儿笑嗔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,小钧又漂亮又聪明,是我最可爱的小侄子,我特别特别的喜欢他。”陆初瑕裂开小嘴,甜甜一笑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。

    “你有空也带小昭玩嘛,你们表姐弟之间好像越来越生疏了。”司马钰儿说道。

    陆初瑕双臂环胸,露出一副鄙视的模样,“我跟他没有共同爱好,我的智商比他高太多了,我玩得东西,他都不会玩,就算教也教不会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的嘴角抽动了一下,“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小昭呢,他还是很聪明的,只是贪玩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知不知道一篇才五百字的文章,他背上一天都记不住,我看一遍就能记住了。这就是智商的差别。我看他就跟大姐一样,没有继承到父母的好基因,不好的倒是全都继承了。”陆初瑕歪着脑袋,说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司马钰儿虚戳了下她的额头,“不能这么说弟弟,你也就这么一个表弟,应该好好的爱护他才对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吐吐舌头,“我不喜欢弟弟,就喜欢小钧这个小侄子。下个星期我要跟嫂子去许哥哥家把他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摇头一叹,“你呀,越大越难以管教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一笑,“小妈,小瑕又聪明又乖巧又懂事,你根本就不用操心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笑了笑,没有再说话,只是抚了抚女儿的头,目光含蓄而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,绿景别墅里,陆夫人把陆锦珊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最近和竞宝生活的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就那样呗,他又不是我喜欢的人,能有多好呢。”陆锦珊瘪瘪嘴,“都是该死的花晓芃,破坏了我的姻缘,还害得我被陆家赶出去,我一定要弄死她,否则难消我的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她嘀咕的声音很小,像是在自言自语,但陆夫人还是听到了,“锦珊,你跟我说句实话,阿香那件事,跟你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陆锦珊没有回答,而是露出一副极不甘心的模样,“花晓芃这个贱人运气也太好了,怎么就不让她流产呢?只要她肚子里的孽种流掉了,她在陆家就横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一瞬不瞬的看着她,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而阴沉,像是把她看穿了,“那件事竟然真的是你做的,你是不是疯了?我是你亲妈,你居然敢坑我,让我来背黑锅!”

    陆锦珊的目光闪烁了下,几乎是下意识的移到了一旁,不敢再直视陆夫人,“妈,你在胡说些什么呀?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呢?阿香的事明明就是花晓芃做的,她让阿香把香囊放到她的床垫底下,再诬陷是你做的。她诡计多端,心机深沉,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。不过没关系,我已经想好了后招,一定能帮你洗脱嫌疑,让花晓芃原形毕露。”

    这话等于彻底的暴露了自己,陆夫人脸上一块肌肉狠狠一震抽动,但她未动声色,只是低沉的问道:“你有什么后招?”

    “我找人模仿了阿香的笔记,写了一封忏悔书,到时候我就把它拿出来,指证花晓芃,让陆家的人知道,所有的事情都是她指使的,让她再翻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陆夫人就猛的一拍桌子,跳了起来,“胡闹!”

    陆锦珊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发怒,还十分的委屈,“妈,我可是在帮你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愤怒不已,“知女莫若母,你眼睛动一下,我就知道你干了些什么。是你在我这里用小号登录qq,冒充我的身份联系阿香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陆锦珊见母亲看穿了自己,也没有隐瞒,直截了当的说道:“妈,我要不亮出你的身份,阿香怎么会乖乖的听话呢?我这是一出连环计,先弄死花晓芃的孩子,让你暂时背一会黑锅,等到阿香的忏悔书一出来,就能真相大白了。父亲知道冤枉了你,肯定十分愧疚,接你回陆家,恢复你主母的身份。而花晓芃这条咸鱼就再也翻不了身了。那个香囊里的药狠毒的,只要连续闻一个月,不仅会流产,以后还生不了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陆夫人一声低吼打断了,“简直愚蠢至极,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蠢蛋!你以为拿张忏悔书出来,陆家的人就会相信了吗?阿香一旦被定罪,她说得任何话,都不会再有人相信了。你这么做只会弄巧成拙,模仿的字迹再像也会有破绽,就算陆家的人没有查出来,也会认为是我伪造的,想要给自己脱罪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